陆丰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汉末贤人 > 章节目录 第二百一十九章 诈取
    在出城的时候,苏宁很是不解,黄叙的本事苏飞也应该知道,可是苏飞为何一点也不犹豫就答应了黄祖了,苏飞于是便问道:“你应该知道黄叙的厉害,为何还要答应黄将军?”

    “我不答应又能有什么办法,此战是必须有人要上的,你我二人联手,应该也能在黄叙底下撑几十回合,到时若情况不对,我等也可伺机返回,想必那时黄将军也不会多怪我二人。”

    随着城门打开,黄叙便看见有两人从城门走出,笑道:“我说怎么这几天没人出城呢,原来是怕了,此次你二人同来,希望能多陪我玩玩。”

    “小儿,休得猖狂,今日便由我兄弟二人前来会会你。”苏飞话音刚落,就拍马奔向了黄叙,一旁的苏宁虽然反应慢了一拍,但最终还是跟上了。

    如今的黄叙虽说不能像他夫亲那样勇猛,但武艺也在一天天成长,所以对付这二人还是绰绰有余的。尽管这二人配合得要比一般将领要好,但也就是那样了,自身的实力在那里,配合得再好也有一个上限。

    三人在过了几十招后,苏飞与苏宁二兄弟就感觉没有余力了,如此下去,失败是必然的。而在城上擂鼓助威的黄祖也看见了二人的模样,他知道继续下去也没有什么好结果,于是便让二人回来了。但是黄叙又怎会轻易放过这二人,要知道其父最为厉害的便是射术了,黄叙又怎能不会,黄叙于是便拿出弓来,刻意偏转了一点方向,让弓箭只是将二人的头盔射下。

    苏飞二人见此,也不敢有丝毫停留,便丢下头盔匆匆往城里跑去,二人只听见了身后曹军传来的笑声。

    接下来的几日,陈容继续派黄叙去城下挑衅,但黄祖就是龟缩不出,陈容也只好放弃了这个办法了。就在这时,潜伏在荆州的暗卫给陈容送来了一个天大的消息。

    由于当初刘表只是打算让黄祖威胁一下曹操,并没有打算真的打仗,所以也没有给黄祖一次性送去太多的粮草,而三日之后,正好便是刘表为黄祖送粮的日子。

    “徐晃、张绣,你二人各率三千兵马埋伏在运粮队伍行军的路上,待事成之后,你二人便假扮成运粮之人进入城内,到时立刻将城门控制,吾会派人去接应尔等。”

    “诺。”

    “夏侯渊、黄叙,你二人各率五千人马潜伏在南城门附近,待徐晃与张绣控制城门之后,即刻率兵攻入城内。”

    “诺。”

    “好了,尔等下去准备吧,吾等着尔等的好消息。”

    官渡,袁绍与曹操都选择了这里作为主战场,双方在此地扎好营地,并呈现一种僵持的状态。

    两军阵前,曹操既然以拖为主,于是便命人拿着一顶伞盖摆在阵中央,并邀袁绍前来一叙。

    “主公不可,恐曹操有诈!”

    “无妨,曹孟德为人吾甚是清楚,他不是你想的那种人。”

    袁绍于是便同曹操一样,也是孤身一人来到伞盖下坐下。二人相视一笑,袁绍说道:“想不到啊,想不到,你曹操也会有今日!”

    “操能有今天这一切,也多亏有本初相助,操再此还要谢谢本初。”

    袁绍冷哼一声,说道:“莫要说这些没用的了,你今日叫吾来此到底所为何事?”

    “”也没有什么大事,操只是想与本初叙叙旧罢了,本初应该知道,操向来是最念旧情的。”

    “两军阵前,吾哪里有空与你闲叙!更何况是与你曹操,你若真念旧情,就好好想想吾之前待你如何,你若有心,当尽早退兵,吾自然会保你一生无忧。”

    曹操哈哈大笑,“本初,你我如今已不再是昔日洛阳城的时候了,你说你说的此话,吾会相信吗?”

    “那还有什么好说的,拉卡阵势好好干一场便是,你曹孟德不要以为靠兵甲之厉便能胜过与我,要知道威震一时的白马义从还不是葬于我手。”

    “本初,多年未见,你怎变得如此冲动,这可是为帅者的大忌啊。”

    “行了,曹孟德,一句话,打还是不打!”

    曹操见此,也没有聊下去的必要了,于是说道:“打自然是要打的,不过不是现在罢了。既然本初无心叙旧,操也就不强求了,请便吧。”

    二人各自走回自己的队伍,只见曹操一声令下,便让众人回营了。接下来的几日,尽管袁绍如何挑衅,曹操就是不出兵,曹操现在就是拖,等着袁绍自己按捺不住了再说。

    几日后,早已埋伏多日的徐晃与张绣二人可算是等来了运粮队伍的消息,二人赶紧命令自己的队伍做好准备,而这一切运粮队伍还毫不知情。

    两相对此,结果也就不用多说了,徐晃与张绣二人没有付出多大伤亡就轻松拿下了这支队伍。然后二人便赶紧命令部队赶快换装,按陈容所说一步步往黄祖那里赶去。

    二人先是与夏侯渊与黄叙二人互相交换了一下消息,然后二人便带着部队一步步走向了城池。

    “将军,主公命我等送来的粮草到了,将军快快打开城门放我等进去!”

    起初守城的人看见这支队伍便知道是送粮的来了,正准备开门,就听到了这个声音,心生疑惑,于是问道:“你不是黄将军,黄将军在何处?怎这次不是他来送粮了?”

    “还不是曹军闹的,主公怕其他地方有失,便征调黄将军去守城了,然后便让我来押送粮草,而且这一次的粮草足够三月之久,主公也是打算让我送好粮草后便待在这里助将军守城。至于粮草,下次也会另有他人来送。”

    城门上的将军见徐晃如此说,心里也有点相信了,于是也不在纠缠了,命人打开城门将他们放进来了。

    他还想着既然此人要助自己守城,于是便想着上前与徐晃多聊几句,以增进关系。这或许就是老天想让他死吧。

    “我听你口音不像荆州人氏吧,不知你是从哪里来的?”

    “这位将军好耳力,我确实不是荆州本地人氏,我祖籍在并州。”

    “并州?这不是袁本初将军麾下吗?怎会来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