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丰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汉末贤人 > 章节目录 第二百一十六章 许贡
    司马徽与庞德公毕竟年岁大了,再加上一路的奔波,身体早已及乏了,之前是因为出于对印刷术一事的极大热情,才让他们坚持到了现在。而现在可以说他们心里的包袱也已经放下了,疲惫感也就上来了。

    陈容看见二人的状态,于是便先带着众人去休息了,不过像庞统与徐庶二人身体却还一直有活力。待司马徽与庞德公二人休息后,陈容也终于能和这二人交谈一番。

    三人年岁相差不大,彼此间也就没有什么不能说的,而且古代大多讲究个以酒会友,陈容于是便带着二人前往酒楼了。

    当初因为太学之事,酒楼准备的还不是十分完善,再加上刚开张时酒楼的火爆程度,陈容也没有办法去继续推进酒楼的工作。不过什么事情都也有一个困倦期,人们对于美食自然也是这样的,再加上酒楼当初的目标就是针对太学的世家子弟,所以没有新的客人出现的酒楼的盈利程度已经大大不如原来了。

    正是因为这个原因,陈容才宣布酒楼停业两月,争取在两月之内将自己的想法都完善了,如此作为一种重新吸引人流的手段。而今日距离开业正好相差一日,酒楼内的众人也早已开始了忙碌。

    徐庶走南闯北倒也听说过此地,但是因为他没有口腹之欲,故而也没有来过此地,今日陈容带他进去,倒也算是让徐庶开开眼。

    因为一些技术原因,以现在的酒楼规模,三层建筑已是极限。一进酒楼,除了一排排排列整齐的桌凳之外,酒楼的正中央是一个圆形高台,这里便是陈容打算让艺妓施展的地方。

    因为开业匆忙,艺妓来不及学习新的东西,很多东西准备的也不是很完善,陈容也就只好让一部分艺妓先顶上去了。在之后的日子里,陈容便为他们量身打造了不少剧本,无论是梁祝还是什么,陈容凭借自己的印象与能力,生生的把他们弄出来,至于好不好,就看观众的反应了。

    当然,陈容也知道单靠这个是不行的,于是除此之外,陈容也将说书等形式也一同般了出来,早晚说书,中午吃饭时唱剧,两相搭配,也是极好的。作为传统,听书自然少不了茶水与早点,早点还好说,但是茶水可就把陈容给难住了,陈容只会喝茶,但不会做茶,一切只能靠自己摸索。

    酒楼之所以为酒楼,最为重要的便是菜肴与酒水了,得益于曹操治下粮食的产量提高,陈容也能通过粮食来酿造一部分高度酒,当然,这是有限的,毕竟现在的粮食更多的还是要储备下去的。

    至于菜肴,陈容可以说是已经把自己能想到的,会做的都交给酒楼的厨师了,陈容已然尽力了。但是陈容从来都没有认为自己就一定是对的,做得也一定是最好的,于是为了鼓励他们,陈容也拿出奖励作为他们改进与创新的奖励。

    除此之外,除了三楼都是包厢以外,在一楼二楼的外围也设置了不少包厢,专门用来为一些人提供安静的场所,就像今日的陈容三人一样。

    酒楼虽未开门营业,但酒楼的小二早已把东西都准备好了,更何况是陈容亲自,怎么也是要招待的。

    酒过三巡,三人已然尽兴,三人所谈话题也是从天南扯到地北,基本是无话不谈,席间,陈容也试探了一下二人的口风,知道他们也是有意出仕曹操的,陈容心里也是十分高兴。陈容正一步步打破原来曹操旧有的部下结构,庞统徐庶已及鲁肃的出现,可以说已经打破了曹操的原来以汝颍为主的文人结构。

    而颜良文丑赵云甘宁的出现,则是打破了曹操沛谯的武人结构。权力的分散,也让这些人不能因为在涉及自身利益时抱作一团,到时的陈容便可利用一批去打压另一批,这自然是打破世家垄断的一个好手段。

    先前调查鲁肃是因为他也周瑜等人的关系,而现在的徐庶与庞统二人则没有那么多顾虑了,于是在陈容的力荐之下,二人也得以进入议事处。

    扬州,袁绍的使者再一次来到了孙策这里,早有准备的孙策也毫不意外。在袁绍的使者说出来袁绍结盟的条件之后,孙策就已经心动不已了,于是在没有知会周瑜张昭等人的情况下,便答应了袁绍。

    随着此事的透露,周瑜等人也无可奈何,孙策既已答应,就不能反悔了,自己要做的就是尽量把事情做到极致。最终此事也被早有心思的许贡得知,他知道这是自己除掉孙策再从中获利的最好时机,于是便亲自给曹操写了一封信,打算利用曹操来杀掉孙策,不过可惜的是,他的这封密信被孙策得到了。

    “许贡,你可有什么话要说吗?”孙策看着眼前站着的许贡,内心也是杀意四起。

    但是此时的许贡却还不知道密信被截的消息,于是便搪塞过去。孙策早就想杀此人泄愤了,于是也不给他时间了,直接把截来的书信便扔在了许贡的面前。

    只要是信,大都千篇一律,许贡自然也不可能因为这便看出这信是他的那一封。许贡于是先从地上把这封信捡起,然后打开来看,就这么一看,许贡的脸色顿时就变得惨白了。

    “这是何人如此无耻,竟向曹操提出如此歹毒的建议,主公一定要趁早查明,否则日后定生大患!”

    孙策看见许贡这副模样,感到十分好笑,于是便抬头示意了一下站在许贡一旁的侍卫,于是乎,一把利剑便出现在了许贡的脖子旁边。

    即使许贡现在心里拍得要死,但他还是想着活下去的,于是许贡强装镇定道:“主公这是何意?”

    “事到如今,你还想狡辩,你先看看此信的署名是谁!”

    许贡这才想起,自己为了得到曹操的帮助,专门在信的后面写下了自己的名字,没曾想,今日却成了他最为要命的把柄。此时的许贡也不知该如何辩解,只好一直大喊自己冤枉。孙策却再也不想听他如此嚎叫下去,直接便离开了,而在他出门的一刻,嚎叫声也戛然而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