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丰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汉末贤人 > 章节目录 第二百一十五章 印刷
    几日后,当司马徽等人站在曹操与陈容面前时,比之曹操,陈容显得更加激动与兴奋。

    因为心里惦记着暗卫所说之物,司马徽等人一路上可是紧赶慢赶,刚开始的时候庞德公还说一下司马徽,毕竟二人的年岁都十分大了。

    不过在司马徽向他说明了此事之后,庞德公激动的心情比司马徽一点也不差。依他们行进的速度,路人一定不会知道这里面有两个年近七十之人。

    曹操与陈容正要对二人行礼,不料司马徽与庞德公二人却突然走上前来,一左一右抓住了陈容的胳膊,说道:“莫要行这些,快快带我二人去看看那利器!”

    陈容再看看更早二人身后的徐庶与庞统,见二人也是一副期待的目光,陈容想要劝众人去休息的话也没有说出来了。

    陈容先是向曹操示意一下,接着便对众人说道:“几位请随我来。”

    众人于是便在陈容的引领下,不知饶了多少圈,走了多久的路,然后才看见了一座孤零零的院子。

    “诸位,进去之前,还请诸位听我安排,莫要贸然行事。而且此物之重要想必也不用容为诸位介绍,故而容希望诸位今日之后可以忘记此事。”

    司马徽听陈容的意思是不准备将此物拿出来了,这可是令其十分不解,于是问道:“如此利器,自当拿出来以造福百姓,你如此行事,又有何缘由?”

    “先生所言,容自然清楚,容当初创造此物,就是为了造福天下,此点先生就不用怀疑了。”

    司马徽还要再问,却被一旁的庞德公阻止,并对陈容说道:“此事你自己考虑便可,我等无权插手,只希望你今后之举能对得起你今日之话便可。”

    庞德公说完又劝了几下司马徽,见其气已消,便接着对陈容说道:“你先前所说我等都答应了,你先让我等抱一抱眼福可好。”

    想庞德公与司马徽何等人物,天下能让他们用这种语气说得人恐怕也没有几个了,不过这样也可以看出他们对于此事是真的关心。

    众人进去院里,就见院子里已经有不少人了,他们有得拿着一块木板和凿子,敲敲打打,不知在干些什么有的在用墨水往木板上刷,再拿起木板放在已经被司马徽等人见过的白纸上。

    “此物便是容所说的利器了,”陈容举起一块刚刻好的木板,对着众人说道。

    众人循着陈容的声音看去,再仔细看看陈容举起的木板,就发现这木板上不知刻着些什么东西。

    “耀邦,这些符号是什么?”司马徽一边用手触摸木板,一边问道。

    “符号?”陈容看了一眼刻木板上的字,这才想起木板上是用的楷书字体,陈容于是便把楷书的事情也给众人说了一遍。

    “此地所用字体,皆郑师等人用楷体所写,然后才被刻在这木板之上,再用木板印刷。”

    由于陈容只是给众人简单介绍了一下,所以众人对于楷书这种字还是不清不楚,他们知道这不是一时可以改变的,以后有的是时间去了解,现在主要还是要看一看陈容所说之法到底有没有用。

    “楷书之事先暂且放下,耀邦现在可否先让我等见一下成果?”

    “这是自然,诸位请随容来。”陈容于是便带着众人来到一座屋子面前,这里不同于别处,众人很明显的就看见了此地的防守要比别处严密。

    陈容从守卫那里取得一个钥匙,给众人打开屋门,然后做了一个请的动作。

    众人一进去,就见一排排书架出现在了众人面前,书架上放置的书更是数不胜数。

    此地乃是陈容根据后世图书馆的布局而设置的,每一座,每一排架子上都放置着一模一样的书,并在书架一旁贴上了标志,从儒家经典到各派典籍,可以说应有尽有。

    而司马徽等人在翻阅过后,也是十分惊喜,因为有不少藏书众人都没有见过,更何况是这么多。

    对此陈容可就要说说了,要知道陈容为了收集这些书籍,他可是跑遍了太学所有的老师家中,无论是郑玄还是谁,可以说现在陈容这里的藏书没有谁能超过了,即使是皇家,当然,这也要怪董卓当初一把大火,不然陈容现在还真不敢说这句话。

    “耀邦,看来你所言非虚啊,此物真乃一大利器!就是不知此法可否普及?”

    司马徽说着说着,就又绕的这上面了,这可是让陈容哭笑不得。

    “好了好了,就当吾没有说过。”

    陈容赶忙摆手,说道:“先生你先听吾说,此物自然可以普及,但确有一要求。”

    “说来听听。”

    “要想让此物普及,唯一的办法便是让天下人都识字!”

    陈容这句话一下就把众人的目光给吸引过来了,陈容于是便在众人的注视下,继续说了下去。

    “此法最为重要的便是在木板上刻字,稍有失误,就会前功尽弃,所以能做此工作之人,第一便是要识字,不然到时的书上若全是错字,岂不是误人子弟。”

    “难道外面的那些人都是识字的吗?”

    “自然,外面的那些人都是容从各地木匠中挑选而出,再派人对他们进行教学,强化他们的印象,而且容还让一些熟悉楷体的人在确认刻好的木板无错的情况下,才会交付给工匠印刷。如此双重保证,容才敢让他们大规模印刷。”

    “原来如此,”司马徽说道,“那你弄这么多书又是为了什么,难道是太学?”

    司马徽说得自然不是陈容心里真正所想,但为了避免麻烦,陈容也只好先假装司马徽说对了。

    “刚才耀邦说是第一点,是否还有其他要求?”

    “庞德公所言正是,刻制木板十分枯燥,而且一有错漏,便前功尽弃,故而此事十分考验人心,非大耐力者不可胜任,这也意味着此法只能在特定人群中普及。”

    “唉,既然如此,吾也就不强求了,今生能见此法已然大幸,”司马徽说完后又回头看了一眼这慢慢的藏书,说道,“吾那里还有几本,待吾与郑玄学会楷体之后,便抄写一本交给你了。”

    “吾那里到也有几本。”

    “如此便多谢二位了,容在这里向二位保证,以后容一定不会让二位失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