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丰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汉末贤人 > 章节目录 第二百零三章 郑玄
    路上陈容一直在向刘晔询问鲁肃现在的情况,谁知道刘晔也是一问三不知,就连鲁肃现在在太学的情况他都不是十分清楚,陈容无话可说。其实此时的陈容心里也一直有一个疑问,就是本来应该在周瑜的建议下留在孙策身边的鲁肃怎会出现在这里,就凭刘晔的那一封信?陈容是不信的。

    二人一进太学,就见一群人围坐在一起,并在中心形成了两方阵营,在两位阵营的一边,还有陈圭等几位老师坐在那里,而现在里面的一方正有一人在那侃侃而谈,此时的刘晔也一眼认出了他,并告诉陈容,他就是鲁肃鲁子敬。

    陈容与刘晔此时却并未直接上前道明来意,反而是寻得一处地方,二人静静地坐在那里,听鲁肃在那里讲话。而由于鲁肃的原因,众人的目光都聚焦在了他上,竟对陈容与刘晔没有丝毫的察觉。

    自太学设立之日起,陈容就提倡大家各自抒发己见,并从皇帝那里求来了一个太学内不以言论获罪的诏令,这一点也自然得到了曹操的允许。陈容又觉得这样随处发表议论,而太学的学生又多意气风发之辈,难免因一些言论发生冲突,于是便参考后世辩论赛的机制,在太学里设置了一个这么地方。

    只要你们有不同的意见,你们就可以来此互相争辩,若是一方便不过,另外持同一意见的人也可以出来一起辩论,知道一方在没有人出来为止。再有老师在一旁作为公证,也极大的避免了冲突发生的可能性。当然,陈容也明令禁止这里禁止武斗,作为名义上的院长,陈容还是有这个权利的。

    随着时间的推移,中间已经慢慢变成了鲁肃一个人的舞台了,原先还有人上来与鲁肃辩一辩,但无一不是上来没说几句话就已经被鲁肃给弄得哑口无言,现在就只是鲁肃一人在那表演了,就连在场外的陈容都十分佩服。

    待鲁肃说完之后,全场都是表扬他的声音,鼓掌的声音也是充满了整个院子。此时老师的席位中几人互相看了一眼,纷纷点头示意,于是便有一人出来示意众人安静,然后说道:“鲁子敬所言句句有理,实乃大才,太学也非子敬该留的地方,吾等几人会亲自写信为曹公举荐,子敬就先在书院稍候一段时间。”

    鲁肃听到众人此话,也十分开心,他虽然是因为刘晔的一封信而来到这里,但他一路上也听到了不少士子对太学一事的议论,喜欢用自己实力证明自己才能的鲁肃当时就打算从太学那里证明自己,所以才会在来到许昌之后连刘晔都没见就直接去了太学。今天能够得到此话,也算是鲁肃的目的达成了,自然十分高兴。

    只是这位老师话音刚落,就见有人此时喊道:“此事就交由吾处理吧。”众人循声望去,就见是陈容与刘晔二人,这位老师此时也对鲁肃笑道:“看来子敬此事有了着落了。”

    鲁肃自然认识二人中的刘晔,但是对于另一人却并未谋面,但听老师这么一说,又是刘晔在陪,自然也知道此一定是曹操所设立的议事处里面的几人了。

    等二人走到身前,只见陈容与刘晔先是给众位老师行了一礼,然后老师们也纷纷离去,便把鲁肃留在了这里。此时刘晔也对鲁肃埋怨道:“子敬来此也不见吾一面,若非吾今日想起,还不知你要在太学待到何时。”

    鲁肃赶紧给刘晔赔罪,但陈容从鲁肃话里也可以听出这二人私交甚厚。

    “子扬。莫要误了正事。”

    “哦对,子敬,我给你介绍一下,此人便是陈容陈耀邦,”刘晔说完又对陈容说道,“这便是鲁肃鲁子敬了。”

    二人互相行礼,刘晔见了却说道:“你二人都不是拘谨之人,就不要如此见外了,我等日后都要在一起共事了,不需要这么客气。”

    陈容与鲁肃二人对视一眼,皆大笑,“那吾便不见外了,吾年长几岁,就称呼您耀邦如何?”

    “自然可以,子敬兄,”陈容笑道,“好了,话不多说,子敬就随吾一同走一趟,去见曹公吧。”

    只是三人还刚踏出一步,就见一名书生来到三人面前,对陈容说道:“郑师想见一下您,不知您可有空闲?”

    虽是郑玄亲唤,但现在陈容毕竟还是要带着鲁肃去见曹操,于是便问道:“可是急事?吾能否稍候再去?”

    “吾这便不知了,郑师并未交待与我。”

    这句话可就让陈容犯难了,陈容一时也无法做出判断,此时的鲁肃却对陈容说道:“郑师已年近七十,今日特意来唤耀邦,定是有急事,耀邦不防先去,吾的事情不必着急。”

    鲁肃话音刚落,就见刘晔也开口说道:“子敬所言有理,不如耀邦先去见郑师,由吾带着子敬去见主公,待耀邦处理完郑师的事情之后再过去不迟。”

    陈容见二人如此说,也就只好答应了,于是便向鲁肃告罪一番,并嘱咐刘晔几句便跟着这位书生一同前去了。

    来到郑玄处,陈容便见郑玄正拿着一物在那仔细观看,竟未留意到陈容已经到了。陈容于是便先开口唤了几句,郑玄这才知道了陈容来了。

    “耀邦来了,快坐。”

    陈容一边坐下,一边问道:“郑师近来身体可好?”

    “一切都好,有元化与仲景两位医师在,吾哪能不好,吾现在还能把元化教吾的五禽戏来几遍呢。”

    郑玄乐呵呵的说道。

    “这便好,不知郑师叫容前来有何事吩咐?”

    郑玄此时便拿出一封信,然后把他交给了陈容,陈容先是看了一眼,便见司马德操收五字直入陈容眼帘。

    “吾知道耀邦一心想要壮大太学的规模,而吾此时心中也有此愿,但奈何吾身体老迈,已属有心无力,而吾以前的底子也大都投到各个诸侯手下,无法来帮衬于吾。故而吾便修书一封,希望自己的多年好友司马德操等人来相助于吾,吾知道这也是耀邦一直想要的,故而吾想把此事交给耀邦,希望耀邦能把此事办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