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丰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汉末贤人 > 章节目录 第一百七十九章 危局
    吕布唯一可以依靠的部队现在却被黄叙所牵制,这也意味着在曹军在如此多的优秀兵种配合下,对吕布军队形成了碾压的优势,大局已定。

    尽管吕布多次派兵阻止曹军完成对自己军队的切割,但最终却都以失败告终。吕布麾下的士兵质量自己也清楚,尤其是自己带出来的征战沙场无数的老将,但都倒在了曹军的进攻下。面对这种情况,吕布也只好下令退军。

    但这可不是吕布想退就可以退的。在曹操知道吕布欲退军的时候,马上便把自己的预备部队压了上去,开始了对吕布军队的收割。曹军毕竟还是人,不是铜墙铁壁,在吕布率军冲击下,终究还是让他找到了一个口子。

    眼看着吕布就要跑到弓箭的射程之下了,曹操也赶忙命令鸣金收兵,可不敢一路追到城墙之下,被人家当作活靶子射。

    待全军回营后,曹操对众人说道:“今日一战,吕布大伤元气,明日当全力攻城。”

    “主公且慢,”曹操刚刚说完,郭嘉就说道,“主公,此事不宜过急,现在陈将军尚在南面与曹性周旋于淮阴城之下,还未完成对孙策与吕布的切割。而我等现在还未收到吕布求援的消息,证明现在吕布还不知我等用意。但若主公强攻,已襄贲城之状况,不日便可攻下,但如此也会给吕布压力,万一其求援于孙策,局势便会巨变。”

    听完郭嘉之话,曹操问道:“今日是何日?”

    众人中只有曹操知道陈容的近况,所以对于陈容的计划也全都清楚,所以才会有这么一问。

    “已是五月廿七日。”

    曹操仔细想来一会儿,说道:“那便在等几日,淮阴乃徐州重镇,非重兵不可攻,而耀邦所带兵马不多,一时也无法攻下。淮阴不下,就无法完成对孙策何吕布的切割。那我等便在等几日,相信很快耀邦就会给我等带来好消息了。”

    曹操已经将基调定下,众人自然就会依照此去办理,但军队停在这里又不能什么也不做,不然这不是耗费资源吗!于是刘晔建议道:“主公,我军不防先用投石机,先让吕布的军队造成损失,等我军攻打的时候,也可以减少点阻碍。”

    曹操同意了刘晔的意见,于是在刘晔的亲自指挥下,就和淮阴的曹性一样,吕布在第二日就被一声声砸击的声音吵醒。吕布在亲自观察了一番后,说道:“此物虽然破坏力极大,但极不稳定,这点只要看看这毫无规律的石头便可清楚。此物射程虽比弓箭要远,但其为了躲避我军弓箭的反击,已经牺牲了一部分射程,所以能射到城里的石头也是极限了,只要吾军躲好,也不会有太多损失。”

    吕布话音刚落,一颗石头就直接砸在了城墙上,将士们见一点事情也没有,再加上吕布刚才所说,便认为这也只是吓唬吓唬人,只要躲好就没事了。

    但吕布还有几句话没有说,此物虽然伤害不大,但这只是说众人躲好了的情况下,万一众人没有躲好,前车之鉴才刚刚被抬下去。这也就意味着现在吕布军一点反击能力没有,但幸好的是曹操在这种情况下也无法进攻。

    吕布此时心里也松了一口气,但随着时不时的石头砸击城墙的声音,吕布也不知道这些夯土而做的城墙能不能支撑的住。离开的时候,吕布的心思不由得就想到了淮阴的曹性,这里的曹军会有此物,淮阴的曹军又怎会没有?

    现在曹操已经将襄贲包围了个水泄不通,一时之间吕布也无法得知曹性的消息,吕布现在也只能干着急了。

    淮阴,曹性站在屋外,呆呆的不知在想写什么。这时,曹性的眼中突然便出现了一颗石子,又很快便消失不见。与曹性站在一块的人此时问道:“将军,你说这陈容到底是什么意思?直到现在也没有派兵来攻,这不符合常理啊!”

    曹性此时内心也疑惑不已,陈容的做法实在是让人捉摸不透,要说是因为淮阴城难攻,陈容害怕损失过大,曹性倒也信几分。但是这一次也不来攻,陈容在那干等着也拿不下淮阴啊!

    “此事过于蹊跷,我等不可以掉以轻心?”曹性刚开始说完,接着问道:“我让你注意到事情可安排好了?有什么发现?”

    这人摇摇头,答道:“将军之事我早已安排妥当,只是现在这几人并没有什么异常之处,或许是将军多想了吧。”

    曹性无奈道:“非常时期,不得不行些非常手段。既然他们没有异常,就把那些人换下来吧,但记住,监视的力度虽然小了,但并不代表就不去监视了,此战不结束,这件事就不可以放松下去。”

    “诺。”

    或许是见的多了,曹性看着这投来的石头,也不是那么担忧了,但这仅仅是代表曹性是这么想的,其他人是否是这样想还不确定。

    于是在等陈容停下来之后,曹性便前去军营里看看这些士兵。一进军营,曹性便感觉到了一股压抑的气氛。这几天没有训练任务的众人本来应该充满活力的,但自从曹性进来之后,不用说无事可干的众人,就是连站岗的士兵都无精打采的模样。

    曹性对于这种情况倒也有所预料,所以他今日才会来此巡查。虽然这也可以说是事出有因,但若一直这样下去,先不说日后与陈容作战影响效率,就说现在,万一哪天发生炸营,曹性就连后悔都来不及。

    来回看了几圈的曹性觉得,这件事已经到了不得不处理的地步了。他必须做点什么,不能让事情继续这么下去。但现在曹性被困在这里,一时之间也没有什么办法,曹性现在也算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了。曹性现在就算是想要让士兵们借酒浇愁,一时之间也弄不到啊。

    这时的他唯一能依靠的,就是自己这张嘴皮子子了。虽然曹性知道自己是个粗人,不如史涣等人会说,但事情已经到了这个地步,曹性也只好硬着头皮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