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丰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汉末贤人 > 章节目录 第一百六十九章 战起
    随着时间的流逝,明日便是陈容与曹操约定好的日子,今天一早,陈容就在校场上开始点将了。

    陈容先是命令赵云为先锋,率麾下虎豹骑与兵士三千先行开路,除了留守的一万兵马由程昱统率,其余人都由陈容率领,跟在赵云身后。

    由于陈容是突袭,再加上吕布没有防备,导致很多地方的守备力量都不够,这就给了陈容可趁之机。军事力量不足的同时,是吕布残酷统治下的不得民心。起初的徐州在刘备治下,民心归附,百姓爱戴,而这个安乐的局面却被吕布所打破,其先是抢占徐州,赶走刘备,刚开始还好,由于徐州在战场上接连失败,为了稳固自己的地盘,吕布还算一个像样的诸侯。

    但在之后随着徐州的恢复,吕布骄奢淫逸之心又起,尤其是在陈圭离开之后,吕布变得尤为明显。陈圭在时,吕布虽然独断,但有时也还听一下陈圭的意见,但当陈圭离开后,便再也没有人可以阻挡吕布,徐州百姓成了满足他**的来源,所以民心也是尽失。

    在这两种力量的作用下,不少县城看到陈容的军队以后,都献城投降,即使有人负隅顽抗,陈容大军一攻,没有防守力量的他们也很快就被拿下了,所以陈容一路进军倒也顺利。但与陈容的军队一天进军的,还有通知成廉的人,因为陈容一路上有小股势力的阻挡,再加之军队的速度远远不如斥候来得快,于是在后方的成廉也很快便得到这个消息了。

    “敌军来了多少人马?”

    斥候仔细回想了一番,说道:“吾来得急,没有细数,但观其先锋,恐有五千之数!吾还看见先锋打的是赵字旗号,吾猜测,先锋应当是赵云,而且…”

    成廉见其说得好好的便开始吞吞吐吐,于是着急道:“而且什么,快说呀!”

    “而且据吾推算,赵云离此地已不足四日的路程!”

    “什么?!”成廉大惊,一把抓住斥候的衣领,问道:“他们怎么会来得如此之快?”

    “禀将军,只因各地县令见陈容兵锋难挡,又无守备力量,故而献城投降,偶尔有几人反抗,也马上会被平定,故而陈容之军来得比较快。”

    成廉听完其所说,一圈垂在桌子上,喊道:“快传众将议事!”成廉说完便命这个斥候下去吩咐几人,一人前往吕布出求援,其余几人便传令各地将士来此地集结。

    一会儿之后,成廉见麾下众人已经到齐,于是便把众人面临的情况告诉他们,然后商量该如何是好。

    “将军,陈容先锋赵云有五千将士,不出意外的话陈容大军应该有两万之数,然我军留守下邳得不过八千人马,而且还有两千分散在其他地区,也就是说,我军现在可用之兵不过六千,如此实力根本无法与陈容展开野战,为今之计也只有固守城池,以待救援了。”

    “张将军所说与吾不谋而合,吾以另人前往温侯处求援,又派人将各地兵马召集起来,让敌军先锋离此地已不足四日之路,恐这些人也赶不回来了,也就是说,我等还是只有六千兵马可用。”

    “将军,兵力相差如此悬殊,恐我军士气大减,而敌军远道而来,一路也未曾好好休息。而当他们来到此地时,以先锋五千人马,是断然不敢攻城的,他们定会趁此时机好好休息。但我军却是以逸待劳,不如趁此时机,夜袭敌营,也可挫其锐气,大涨我军士气,对之后我军守城也有极大的好处。”

    成廉听完此话,也频频点头,认为此计不差,正要允许,不料此时一位徐州旧将说道:“将军,此事不妥,敌方有五千之数,要想造成袭营的效果,人马也不能少于三千,此三千兵马事成倒好,若事败,便会使我军实力大减,如此便得不偿失了。而我军现在的任务是防守,当尽量保守,不可莽撞!”

    成廉还未说话,刚才那位提出这个意见的将领就问道:“曹将军为何会认为我军此次会失败?”接着他又用一种极为轻蔑的语气说道:“莫不是徐州旧将怕了经过几场败仗成了缩头乌龟?!”

    这人第一句话还好,但你说你攻击一个人,就只攻击人家就好了,但你好死不死的偏要连其他人一起带上,你说众人会怎么看你。于是在这人说完之后,屋内的不少徐州旧将便都抬起头来看着这人,成廉见此,赶忙劝道:“陈将军修得胡言,快给诸位将军道歉!”

    或许是其也看见了众人的反应,于是在成廉的命令下,这位陈将军以一种极为不情愿的表情更众人施了一礼,却什么也没说。成廉见此,只好又赶紧和稀泥,而且转开话题,说道:“陈将军言语过分了些,诸位大人有大量,就不要责怪他了。我等还是继续说陈容之事吧,吾倒也是对此十分好奇,不知这赵云有什么能耐?”

    “将军不知,先前陈容担任泰山郡太守时,陶州牧便派曹豹袭青州,不料这一战便直接遇上了陈容,给曹豹将军弄的是灰头土脸,而这赵云更是在战前轻易便连挑我两员大将,这才让军心溃散,大军一败涂地。所以说,赵云确实有能耐,但这背后的陈容更是不可小觑,进其派赵云担任先锋,肯定会安排一些阴谋,所以我军当小心为上,不可莽撞。”

    不得不说,有的人确实是贱,就刚才那位陈将军在听到这些话以后,嗤的一声便笑了出来,而且还一发不可收拾,怎么也收不回去,最后还是被成廉给一耳刮子才给扇了回去。

    “你若再无理取闹,休怪我不念旧情,现在我军还没有祭旗,你若想着奉献一下,也不是不可以!”

    屋内的其他人看见成廉这副模样,也不敢太过造次,急忙收起自己懒散的模样,好好的站在那儿。

    只见成廉这时又回过头来,继续同曹将军说道:“曹将军的顾虑吾已知晓,但就像陈将军所说,我军急需一场胜仗来鼓舞士气,所以这是个不可多得的好机会。不如这样,待这先锋赵云到后,我等看看其是个什么水平在做打算,曹将军你看如何?”

    见成廉如此说,其他人也不好多说什么了,也只好等着赵云前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