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丰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汉末贤人 > 章节目录 第一百六十五章 开学
    就在袁绍孙策等人听到这些消息后不久,便有朝廷派出的使者拿着椅子这些东西来慰问他们。皇帝念他们辛苦,特赐此物以缓解疲劳,但因名贵木头有限,只好每人都只送几把。

    而袁绍这些人虽然不知道曹操在搞什么东西,但仔细感受一番过后,也觉得此物甚好,便自己留下几把好的,其余的都赏给了麾下之人。但由于东西不多,袁绍等人也不好当着众人的面给,只好私底下悄悄送过去。

    得到之人觉得这是主公赏赐,这证明主公是在意自己的,于是对待此物也更是慎重,只在会客时用。这么做倒也没什么,但总有那些没有得到的人心里出于嫉妒自己也想要几把。于是这时的他们就不由得想起那日送来此物的使者说此物只有许昌产,诸位若想要可在下一批东西出来后购买。

    于是这些人纷纷派人也赶往许昌,准备买几件回来。但他们从始至终都没有想到过让木匠来做一把,一是因为在他们的眼里,从来没有过木匠的地位,也就谈不上会想起他们。二是即使有人想到木匠,但一个是出于皇家之手,一个是匠籍,是个人都会选第一个。

    随着时间一天天过去,在招贤令与太学的双重影响下,不少士人都来到许昌,就拿司马芝来说,其更是携母一同求学,对于这种情况,是数不胜数,陈容也自然是乐意看到的。

    就在一切都准备好以后,也是好几个月之后了,陈容虽已开始处理政事,但对于这些事情还是一直放在心上,而这太学的第一天也将要来临了。陈容早早便安排好由郑玄准备这第一课,这位花甲之年的老人或许是出于对治学一道的兴奋,在得到陈容的消息后,好好准备了一番。

    建安三年的一天早上,在无数学生的注视下,这位老人拄着陈容给他设计的拐杖,一步一步的走上了那个筑起的高位,待其坐下以后,所有的学生都站了起来,对其施弟子礼,底下的曹操陈容荀彧等人也皆如此。

    随着郑玄那苍老但却雄厚的声音出来,众人也跟着其一起畅游在儒家典籍当中。但郑玄毕竟年纪大了,精力早已不如以前,于是他在强撑了一上午之后,也迫不得已结束了今天的课程。

    就在众人打算寻找吃食的时候,人群中就有不少人提议到附近的知味轩,人们问这是何地,得到的却是不可多说的回答。于是众人也不免好奇,纷纷随着这人前去。众人一进屋,便看见满堂的桌椅都已被占据,空气中弥漫着的香味更是让众人唾液横生,于是急忙问于店内小二,得到的回复却是已经爆满,恐需要等几日。就在众人还欲细问的时候,小二便已经被一桌客人叫去了。

    这时学生中便有似乎是常来的,说道:“平日里虽然人多,但也没有发生如此情况,今天这是怎了?”

    其话音刚落,他们附近的一桌客人中就有一人说道:“想必诸位是太学的学生吧,今日本来诸位来得就晚,再加上今日下午还有一批东西要出,众人都是奉命前来,自然想占个好位置,于是便都来得早了。众人站在门口,这知味轩里的香味是动不动就传出来,众人难免好奇,于是便全都涌进来一尝,不得不说,确实是厉害,我等大半辈子都没吃过这么好吃的东西。”

    此时的二楼上,正在靠栏杆的一旁,一位食客听到这句话嘴上也弯起一个弧度,心道:你当吾这训练了一个月的厨子是瞎弄的!不过这椅子到确实是个好东西,现在几乎变成了家家户户都要备几把,有钱的,比如许攸这种贪污犯,恨不得屋里每个地方都摆上几把名贵木头制成的椅子,没钱的,比较清贫的就备几把普通的,来客人的都会夸主家清廉,但若是你一把都没有,会客的时候客人虽然不说,但过后人家心里都瞧不上你。

    酒楼加上椅子这些,说是日进斗金有些夸张,但每当陈容拿着账单给曹操看的时候,陈容总会看见曹操在一旁傻乐,看到这种情况的陈容心里不免就鄙视曹操,但他却不知道,他在每天看到这个账单的时候,露出的表情甚至更甚于曹操,只是陈容跟前没有人,所以他不知道罢了。

    要按理说,曹操这种人应该不缺钱了吧,但怎么会对此物看得如此重要呢?这其中原因要深究的话还得说到陈容身上。当初陈容在和曹操谈世家的时候,为了避免世家势力的进一步扩大,所以陈容便让曹操从他们的经济命脉土地入手,但凡有功来,只赏金钱,不赐土地,这就导致了曹操的资金缺口有较大的问题,所以曹操才会这么看重这些东西。

    陈容此时又推算了一下时间,觉得时候不早了,于是便加紧速度吃饭,之后便赶到了就与太学有一墙之隔的院子。这里虽然比不上太学那里,但也仍不失格局地位。

    “元化兄,一切可还顺利?”

    华佗听到有人叫他,这才将视线从眼前的“不为良相,便为良医”移开,回过头来看去,“原来是耀邦啊,此事多亏耀邦,方能如此顺利。而且这几日吾与众人交流,也收获不少东西,更是有几人甚得吾与仲景的喜爱,我二人打算各自将本领传授于他们,好让他们能够成为真正的一代名医。”

    “此事您二位商量便好,吾今日来此,是想有一事拜托元化兄。”

    华佗见陈容如此,连忙说道:“耀邦有事直言便可。”

    “那吾便说了,不知元化兄可知道一些止血救治的手段?”

    “这是自然,不知耀邦需要做什么?”

    “是这样的,元化兄应当知道,只要有战争,难免就要有死伤,而大多数军人本来是不会死的,就是因为在战场上得不到即使的救治,所以吾之前便在想,既然如此,为何不能为军队配备医师呢?但吾又仔细一想,便知道此事不妥,因为吾没有那么多的医师。但吾这几日看见这里的场景,昔日的想法便又涌上心头,所以吾今日才会来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