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丰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汉末贤人 > 章节目录 第一百五十八章 亲至
    在陈容堵刘备的同一时间,阳翟,黄叙在亲自导演了一场戏之后,第二天早上,便有人前来告诉他一个好消息,韩狄要说了。黄叙听说这事之后,什么也不管的便赶往了韩狄那里。

    “韩大人迷途知返,实在可喜可贺啊!”

    “黄将军言重,昨夜之后,吾想了很多,自己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什么,这些日子吾抗了这么久,不就是为了将来能活下去,为了这事,自己现在受些苦又能怎样。不过这些无耻之徒,吾在此为他们扛着,他们非但不感激吾,想办法救吾出去,反而派人前来暗杀于吾,是可忍熟不可忍,吾也要让他们尝尝这大牢的滋味。”

    韩狄说完便又补充道:“黄将军,你可要答应吾,吾所受的,他们一个都不能落下,反而要多来几次,以报我胸中愤恨!”

    黄叙此时便回过头来看着那位经常对韩狄施刑之人,说道:“韩大人所说你可听清楚了?此事吾便交由你,记住,定要让韩大人到时在一旁看着,好让韩大人泻泻火。”

    黄叙此话可算让这人十分满足,他本来就对这件事十分感兴趣,黄叙又把这件事都交给自己,自然十分高兴,赶紧答应下来。

    黄叙这才继续向韩狄问话,而他也逐步将司隶的情况都告诉了黄叙,黄叙越听韩狄说,心里便越来越感到惊悚,这些但凡被韩狄提到的,皆是一方郡守或县令。不过让黄叙有点欣慰的是,军中并未传出这些情况,细细想来,这倒也是,不然韩狄也不会如此拉拢游侠了,估计就是为了利用游侠与军队相抗吧。

    听了一天的黄叙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只是命人好好照顾韩狄,自己先回去将此事汇报上去。

    再说陈容,其最不像看到的局面还是发生了,就在陈容派去的探查情况的几人还未跑多远,便急匆匆的赶回来,在陈容身边耳语几句。而此时,刘备三人也正打算下马,但突然传入他们耳中的马蹄声可是让三人的眼睛突然充满光亮,众人朝着马蹄声的方向望去,只见一片黑色的人群朝自己这里扑来,这时,刘备三人也突然驾马,朝着对面跑去。

    陈容身边的人正欲追,却被陈容阻拦道:“没用了,就算现在过去也无济于事,而且就以我等兵力,去了也是白费力气罢了。”

    随着刘备三人与对面之人回合,只见刘备调转马头,对陈容喊道:“陈耀邦,任你百般谋划,还是棋差一招啊!”

    “刘玄德,吾好心劝你,你却不听,日后再有如今这个局面,到时可莫要怪吾手下无情!”

    “陈耀邦,你休要在此诓吾,你还是回去好好和曹孟德商议如何面对接下来的形势吧!说不定到时吾念你今日之情,可以饶尔等一命!”

    这个刘备,这个时候还想着污蔑陈容一下,陈容好气又好笑。“此便不劳玄德挂念了,你见了袁绍之后替吾告诉他,莫要再来拉拢曹公麾下官员了,今日之后,他会明白的。对了,说起此事来,此事还有一半的功劳是玄德的呢,那这么说来,玄德好像日后又有一次机会求吾助你了!”

    陈容说完之后,刘备不知道如何回话,只有陈容与身边将士在那大笑。事已至此,僵持在此地已经没用用了,陈容于是便下令众人回去了。一路上,陈容虽有不甘,但也无可奈何,这件事到头来只能怪自己一时头大,没有注意身边线索,才会造成今日的局面。此次回去见了曹操,也只能向其请罪了。

    说来也是好笑,当初曹操与众人犯错,还是陈容一力批评,到了今日,反而他自己却又犯错了,这脸打的,啪啪的响,陈容都觉得不罚自己有点说不过去了。

    翌日,阳翟县,准备妥当的黄叙正欲带着韩狄前去袁涣那里,毕竟现在所有的司隶官员都聚集在那里,也不用大动干戈。黄叙还未出城,就见城外迎面赶来一人,黄叙细看,是典韦无疑了。作为曹操的贴身护卫,典韦出现在这里,也就意味着曹操到了。不出黄叙所料,待典韦走到其跟前,便告诉他,曹操就在后面。

    黄叙昨夜刚刚写好之信,而且是连夜送出,半路上,送信之人便撞到了曹操一行人,其确定以后,便将信封交给了曹操。看完信之后的曹操对身边的荀攸贾诩说道:“韩狄已经招了,他把所有事情都招了,他所说名单与耀邦送来的的名单也没有什么大的纰漏。你们说说,吾该怎么办?”

    “主公,前番耀邦信上说得已经十分清楚,主公按理来说,应当将这些人全部处斩,以儆效尤。但如此一来,官职空缺,司隶很有可能就这样瘫痪下去。”

    “斩也不是,不斩也说不过去,你们说吾该怎么选择?”

    “主公,这件事情也不急于一时,不若等主公见到耀邦以后,先与耀邦商议一番,毕竟耀邦对这件事情是最熟悉的了,主公不防问问他的意见。”

    “也只好如此了。”

    暂时定下来的曹操几人于是便加紧赶路,这才能够在今日碰上黄叙。曹操见到黄叙之后,先是问了一番情况,然后便随着黄叙一起赶往袁涣那里了。于是乎,现在曹操与陈容便都在往袁涣那里赶去,就这样赶了几日,双方在同一日赶到了袁涣这里。

    得知曹操亲自的司隶众官员皆惊讶,内心活动是十分不同,有的是担心自己事情败露,惶惶不可终日,有的是觉得曹操这次肯定也是和陈容一样,是为了司隶不防一事而来,而他与视察的陈容一块到此也算一个证据。

    曹操刚到,众人本以为今夜曹操会宴请官员,但令众人奇怪的是,曹操先是把这件事拖到明晚,还命令众人从现在开始不得踏出自己住宅一步。

    曹操反常的举动也令众人难免会多想,没事之人自然也不怕,到头一睡便什么事情都没有了,而那些心怀鬼胎之人却一个晚上辗转反侧,难以入眠,但他们现在又不敢有什么过激的举动,毕竟曹操什么也没说,自己若跳出去,不是自己找死吗!他们于是就这样忐忑的过了一夜。

    而今夜的曹操屋里,也注定是个不眠之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