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丰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汉末贤人 > 章节目录 第一百五十七章 等待
    一路不曾停歇的刘备终于进入了河内,走出这里,便是并州了。一路上,刘备所见之人也不算少数,而且也没有发生什么事情,有时候刘备不由得便思考这背后会不会有什么阴谋,毕竟这一路太顺利了。

    以刘备与曹操对阵数次的表现来看,曹操麾下,像司隶的这些人定为少数,所以当刘备见事情这么顺利以后也无法不担心。

    刘备三人见到最后一人后,其只是让刘备将一封信带给袁绍,并告诉刘备前方便是并州了。

    刘备得到这个消息后,心里也松了一口气,无论这背后有没有事情,只有自己进入并州,便什么事情都没有了。

    刘备三人于是这便向前赶去,三人赶了一段时间,就看见前方有人在等候,刘备大喜,以为是接应自己的人到了,于是赶忙向这些人跑去。

    三人离这些人越来越近,似乎双方都能看见对方的脸庞。就在这时,陈登急忙将刘备二人叫住,但二人反应过来后也已经走到他们面前了。

    刘备与关羽回过头来看向陈登,看看他是什么意思。二人只见陈登摇摇头,接着走到二人身边,对着对面的人说道:“几年未见,二弟过得可好?”

    刘备与关羽听到此话,这才把脑中那对陈容模糊的印象与眼前这人对上。此时的刘备心里无比悔恨,就说事情怎么会这么顺利,一定是陈容从中安排,为得便是等我几人。

    刘备能想到,陈登自然也想到了,但是他现在对此事还有一个疑问,需要陈容回答。

    “托大兄的福,弟弟我一切都好,只是大兄看来像是过得不是很好啊!”

    陈登笑笑,并未接这一话茬,“韩狄定是你安排好的吧,只是吾不懂,你为何偏要让我等跑这么长时间?好玩吗?!”

    陈容哈哈大笑,“大兄错了,韩狄并非是我安排,不过让你三人现在被抓,也是我有意为之。”

    陈容此话可就让刘备三人不懂了,韩狄并非是陈容安排,那韩狄口中的接应之人怎么会是陈容?

    想到这里,陈登突然想到一个可能。

    “二弟此举是为了将韩狄等暗通袁绍之人一一暴露,好让你能够彻底根除。”

    “大兄所言不差,既然大兄已经知晓,我便不多说什么了,三位就随我一同回去吧,曹公早已等候三位多时了。”

    “我等若是不从呢?”此时刘备突然出声说道。

    陈容盯着刘备,回道:“玄德莫不是以为就凭你三人便可重出我等包围?我知云长有万夫不当之勇,但其一人,如何救得了你二人?!”

    “能否救得,试试便知道,不是我自夸,就你这些人,吾都没放在眼里,吾观之皆插标卖首之徒尔!”

    关羽此话一出,顿时便成了剑拔弩张的局势,此时就见陈登说道:“且慢,此事不在这一时,且容我与我主商量一下。”

    陈登此话可是让关羽刘备三人气愤不已,一路上陈登的表现二人也看在眼里,皆把他引为兄弟之情,但如今陈登所作所为,实在是令人心寒。

    这时,陈登会过头来,对二人轻声说道:“拖延时间。”然后陈登又用所有人都能听见的声音说道:“主公,如今我等已别无办法,袁绍那里定是去不得了,不如便依吾弟所说,前去投奔曹公吧。”

    刘备关羽二人都听到了陈登一开始轻声说得话,虽然不知道什么意思,但此也可证明陈登并非真心投曹,于是二人便遵陈登的吩咐,开始拖延时间。

    对面的陈容等人左等右等,就是等不到他们有一个定论,期间陈容催促,也被三人借口推了过去。

    “将军,你说他们是不是故意耍我们,会不会是在等人来救他们。”

    陈容毫不在意的说道:“应该不是,刘备好歹也算一方诸侯,做这个决定想必也十分困难,所以可能时间长点。至于你说的等救兵,简直就是无稽之谈,他们现在又联络不上袁绍,袁绍又怎么会知道他们的情况?再说即使有救兵也不会顷刻而至。”

    说到这里,陈容突然想起一件事,好像那次从韩狄那里拿到的书信里好像提过接应二字,想到这里,陈容也有点慌了,他们不会真的会有援兵吧?陈容这时对自己极为自责,本来信上得到的消息就没有多少,自己非但没有注意,反而把这件事给忘记了。

    陈容回过头来再看看自己带的人手,心里也有点底了。这件事情陈容不能说出来,说出来对陈容等人有百害而无一利!除非三人等的援兵还距离此地尚远,这个时候陈容到可以借此来吓唬吓唬他们。

    陈容赶紧派两人去后面探查情况,然后又上前向三人问道:“诸位商议了这么长时间,想必也应该有定数了吧。时间可不等人啊,诸位要是做不了决定,吾也可以为诸位代劳。”

    三人这才回过头来,问道:“不知我等投在曹公麾下,可得到什么益处?”

    陈容心里知道这三人是在拖延时间,于是回道:“这件事曹公必不会亏待诸位,等诸位见到曹公后,自会有定论,吾无权过问此事。诸位若可以,便随吾回去吧。”陈容说完便命几个拿着绳子的人上来,想要将三人控制住。

    “二弟此举何意?”

    “诸位自己干的事情自己心里清楚,为防止意外,多有得罪,三位勿怪,到了许昌,吾会过三位亲自赔礼道歉。”

    三人自知理亏,也不知该如何回答,但眼看着这绳子就要绑在自己身上了,自己总不能坐以待毙吧!

    “二弟稍等,二弟这么一说,吾倒是想起来了,上次还是因为吾还起,这次为了让二弟放心,我三人先去将那些污秽排出去,路上就不必麻烦二弟,让二弟担惊受怕了。”

    陈容用刘备三人之事来堵陈登的嘴,陈登便也拿这件事来赌陈容的嘴,于是乎,现在是陈登站在了制高点,陈容无话可说,只好让他们快点,然后自己又在心里祈祷,袁绍的大军定要来得迟点,不然自己便要像上次一样,错失良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