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丰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汉末贤人 > 章节目录 第一百五十六章 计划
    几日来,黄叙已经将陈容提到的各种手段用尽,但韩狄还是像以前一样还是不开口,现在黄叙对韩狄也是有点佩服了。前两日也有一人犯事拒不承认,后来正好赶上黄叙审人,所以也让他体验了一下,就让他试了一种,便什么都招了,而且据说此人还是悍匪,两相对比,不佩服也难啊!

    就在这时,有兵士对黄叙说房子已经弄好了,黄叙于是便带着韩狄来到这个房子里。连日来的摧残让韩狄看起来都不像是一个人,只见他刚被兵士放下,便瘫坐在地上,怎么也扶不起来。

    黄叙此时也说道:“这两日韩大人也辛苦了,吾特意未韩大人准备好了一间屋子,不过就是小了一点,还望韩大人莫要怪罪。韩大人好好休息几日,吾先下去看看您府上的下人,不知道他们能不能像韩大人一样?”

    黄叙话刚说完,便见韩狄的眼睛突然睁开,似乎想要爬起来,但其这几日实在是太累了,一点劲力也没有,现在韩狄的模样就像一个蠕动的虫子,只能一点一点的爬。黄叙见其这副模样,也不愿多待,于是便命众人退下了。并且对人吩咐道,为了避免影响韩大人休息,不能有一人和他说话,即使送饭的时候也不可以,违者末怪吾手下无情!

    黄叙吩咐完以后便带着人走了,只留下两人看守。路上,跟在黄叙身后的兵士见不是去大牢的路,于是问道:“将军刚才不是说要审韩府下人么?怎么现在不是往大牢方向去?”

    黄叙听这声音便知道是谁了,这几日审韩狄,属这人来劲,越审越有精力,黄叙都有点惊讶,不过这也是陈容不在,不然他就会知道这是怎么回事。

    “那么多下人,怎么审?你能保证你审的人一定知道内情吗?若是不能确定,那不是白费时间?”

    “那将军刚才所说是为何?”

    “此事吾自有安排,你先带几个从未在韩狄面前露脸的人来见吾。”

    不得不说,这人的办事效率还是很高的,黄叙刚刚回府,他便已经把人找来了。

    “会假死不?”

    底下站着的兵士不知道黄叙此话何意,“吾等多次战场厮杀,看得死人也不少,假装一下倒也不难,不过将军这是要我等做什么事情?”

    黄叙见这事已没有难度,于是便将众人聚到身边,轻声说了几句。

    “尔等可明白?”

    “将军放心,我等自会遵从将军安排。”

    “尔等先下去准备吧,今晚便可动手!”

    晚上,躺在地上休息了一天的韩狄也算换了一口气,其趴着趴着,就听见好像似有什么东西倒在地上的声音,然后其便听见开门的声音。一开门,其便看见有三人进来,还十分神秘。

    “尔等是何人?”

    “韩大人,我等奉太守之命,特意前来知会韩大人一声。韩大人已无法相救,若韩大人能识大体,太守可保韩大人全家日后衣食无忧。”

    就在这时,一名刀上带着血迹的人也进来了,并且门口就躺着一个被割喉的兵士。躺在地上的韩狄突然心里一下就凉了,他抬头看看眼前站着的这些人,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自己在这里受了这么多天的苦,为的就是能活下去,但是现在这些人的到来是什么意思,韩狄也不会不知道。但是,他真的很想活下去!

    就在这时,众人突然听到屋外有人大喊,有人劫狱,这时屋内的众人除了韩狄都看起来十分慌乱,有一人正要拿刀砍向韩狄,却被一人阻止,然后给韩狄扔下了一个东西,并让其自己看着办。然后他便率着众人离开了。

    屋内的韩狄拿起这人丢下的东西,一直在盯着,丝毫没有留意外面打斗的情况。过了一会儿,就见黄叙带着一些人来到韩狄这里,韩狄抬起头,就看见黄叙的身后摆着几具尸体,而他们的装扮正是刚才那些人的。

    “哟,韩大人还在呢!吾还以为韩大人已经不在了呢!”

    “黄将军这是何意?这些人前来劫狱,吾觉得自己并未犯法,故而没有离开,为的就是黄将军日后亲自对吾道歉!吾若跟着离开,不就让黄将军把吾的罪民坐实了!”

    黄叙轻笑一声,“韩大人,何必如此?到现在您还在这样。这些人来此目的吾随便一想便可知道,大人何必要骗自己。”

    黄叙说完便扶起趴在地上的韩狄,笑道:“大人,你说你这几日,什么都抗下来了,为的是什么,不就是活下去吗!但是现在,您看看您等来的结局是什么?大人,您还是好好想想,只要大人说点什么,说不定曹公可以对您网开一面。大人吾也是为了您好,您想想看,您自己在这受罪,能不能活下去还不好说,你再看看外面那些人,好吃好喝,不顾大人死活,您还有什么可以知网他们?”

    黄叙看着陷入呆滞的韩狄,说道:“吾在提醒您一句,可不是每一个人都像大人这般骨头硬,你府里的人大多都是一些凡人,可不会像大人那样扛过这么多东西,万一他不小心说点什么,大人可就板上钉钉了。”

    黄叙说完之后,便把韩狄的手打开,从其手中拿出那人丢给韩狄的东西,然后命人打扫东西,之后便离开了。

    路上,黄叙走到被抬着的几人身边,夸道:“好小子,装得不错啊!现在可以不用装了。”黄叙话音刚落,便见几人突然笑了起来。其余的士兵现在都是懵的状态,从一开始黄叙便让他们不要下死手,等到众人面对面,见是自己同伴,这下更懵了,众人随意打了几下,便见这些人一个个都直接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现在又这样,这下众人便纷纷向黄叙问道:“将军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啊?”

    黄叙心道:我还不知道呢,我都是按照我大哥说的来办,具体细节也是什么也不知道。

    “此事吾日后会告诉尔等,但现在尔等最主要的是防卫好此处,莫要让我等刚才的事情真的发生!”

    此时屋里的韩狄内心早已崩溃,黄叙的一番话也正好说在自己心上,只见其趴在地上,抱头痛哭。他就这么哭了一夜,屋外的人都不知道这是怎么了,虽然想要问,但是又黄叙命令在前,众人也不敢逾越。

    翌日,正在用饭的黄叙却突然听见有人在外面大喊,像是十分喜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