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丰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汉末贤人 > 章节目录 第一百三十八章 传授
    首先,拼音倒不是很难,作为当时有西方人参与的工程,无非就只有二十六个字母,这已经很简单了,没有必要去寻找新的东西去代替。同时这本来就是一个人为定义的东西,所以说陈容想把哪一个字母定成什么音,只需要结合实际来就可以了。

    陈容想的是一件一件来,所以在基本框架定好以后,陈容便开始着手准备这个东西。不得不说,二十来年没有用它,陈容对它有一种说不上来的感觉。这本来就是在原来的基础上去改变一些东西,所以说它不是很难,但又因为发音的不同,有时候一变就需要顾及到多个方面,从这儿来说,这件事又有点复杂。不过中华文化向来就是一个传承的东西,所以改动也不是很大。

    陈容于是就这样待在了书房之中,无论是曹洛还是谁,都没有打断陈容。经过几个时辰的努力,陈容终于是将这件事情给弄好了。陈容很是高兴,正欲叫人把陈堪与曹冲找来,不料抬头就看见了屋外黑漆漆的景色,陈容再看向前方的桌旁,见曹洛也已经趴在那儿睡着了。

    陈容微微一笑,先将手中之物放好,打算明日再将此物教给二人。然后其便走到曹洛身边,先轻轻的叫了几声,见其迷糊的样子,陈容也心生怜爱,一把将其抱起,向卧房走去。

    翌日,昨夜劳累的陈容睡得是十分香甜,太阳早已将阳光照在其身上。期间曹洛也多次叫其起床,奈何这几日十分劳累的陈容好不容易今天不用过去,自然要睡个舒服。曹洛见此,也无可奈何,便放他不管,自己前去照看陈堪与曹冲。

    正在熟睡的陈容耳边却突然想起一阵阵孩子的声音,不想理他的陈容却听见声音越来越大,越来越急促,于是陈容的睡觉时间不得已宣告结束。其一睁眼,便看到陈堪早已趴在其身上,陈容拿手捏捏他的小脸蛋,一转头,见曹洛拉着曹冲也站在一旁发笑。

    “父亲是个大懒虫,太阳都晒屁股了还不起床!”陈容还未说话,陈堪却早早开口教育上了。

    陈容于是将手上的力气又稍微增大了一点,说道:“好好好,堪儿说得对,我现在就起床。”曹洛此时也将陈容的衣服一件件递了过来,陈容先是将陈堪从自己身上抱走,然后便接过曹洛的衣服一件件穿了起来。

    曹洛见陈容衣服已经快要穿好了,于是便命人将饭食带了过来。陈容正要吃的时候,突然便想到了昨日之事,于是便告诉陈堪与曹冲自己待会要亲自教二人读书,所以不要乱跑,待自己吃完饭以后便一块去书房。

    陈容除了某些事情,大多时候都在追求一个速度,所以说,陈容很快便将早饭用完。之后便带着二人一块来到书房。二人虽说是个孩子,但由于全家上上下下对读书的重视,所以二人一旦到读书的时候都会很庄重,不敢有一点过分之举。记得先前陈堪由于一些小的过错,曾被陈容罚把自己所学的字一个抄一百次,即使曹洛向陈容哭着求情,陈容依然不肯减少。毕竟其当时所学的字也就是那么几个,但每过一百次,对于一个孩子来说也是很痛苦的。

    陈容之所以现在变如此严格要求他们,无非就是因为自己当年所学的教育心理学罢了。一个好的学习氛围与习惯总是在最初养成的,早有早的好处。陈容虽然现在只是在教两个人,但他却依然不会松懈。毕竟陈容最初的理想就是尽早结束这乱世,做一个教书匠,现在的一切都是为了以后积累经验。

    陈容于是先是强调了一下自己规定,然后变开始了这次最主要的一件事。但陈容没有预料到的是,这件事还未开始,便草草结束了。

    “今日我先教你二人一件新的东西。”陈容说完便拿出昨夜弄好的拼音,一个个的给二人讲了起来。为了避免二人学得过多导致记错,所以陈容便将这二十六个字母分开来教,先将今日的目标完成,看看学习的效果以后再决定是否要继续增加。

    令陈容欣慰的是,二人学得都很快,曹冲不用多说,但即使是陈堪也丝毫不弱于曹冲,陈容虽然不知道这是为何,但想来应该还是遗传的问题吧。陈容因此越教越快乐,对于二人的夸奖也是更不会吝啬。

    日子便就这样一天天过去,陈容这几日不像从前一样往往回到家中全府的人除了几个下人便都睡了,而是每天都会尽早的将事情处理完,对于一些事情也是定好框架,然后便交给曹植了。回家之后,除了给陈堪与曹冲教授拼音之外,对于启蒙之物也开始着手准备。不过这个东西比起拼音还是麻烦许多,所以进展不是很顺利。

    “好了,今天我就将这二十六个拼音教给你二人了,你二人这几日学东西可有什么感觉?”陈容满脸笑容的等着二人说话,不料一盆冷水却扣在了陈容脸上。

    “姐夫,单说此物,吾认为是极好的,有了此物,姐夫在教我二人认字的时候很是便利,但此物毕竟是姐夫所创,别人都为得知,故而先生再教我二人的时候完全不知此物,所以也谈不上如何用它。如此一来,我等便是守着宝物却不知该如何用。”

    曹冲的话十分简单明了,陈容对其指出的问题也很快便反应了过来,说白了,还是教师的问题,现在只有自己知道此物,但由于自己特殊的身份,又无法将这个东西传授出去。如此便导致了全世界现在只有三人会此物,但此物对于世人来说又是一大利器,这也怪不得曹冲会有刚才所叹。

    “父亲,叔叔刚才所说我有一个想法,既然现在只有我三人知道此物,父亲又由于某些原因无法将此物传播开来,如此便只有我二人了,不如我二人明日再读书时,将此物说给先生听,想必其得到此物也定然会十分高兴。”

    陈堪此话算是点醒了陈容,无论是当局者迷还是什么原因,有此二人,陈容便十分欣慰了,陈容由于这几日与陈堪和曹冲待的时间相对较长,有时候看着陈堪,觉得他一点也不必曹冲差,无论是什么原因,这自然是令陈容十分高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