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丰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汉末贤人 > 章节目录 第一百二十一章 开始(三)
    典韦看见此物,马上便将其控制住。曹操从典韦手中拿来纸包,打开看了一眼,问道“此乃何物啊?”

    那人不答话,只是底下头不看曹操。曹操冷哼一声,“来人,取一碗水来。”

    下人按照曹操的吩咐便取来一碗水,接着曹操将纸包递给了下人,“将此物到于水中。”待下人将东西准备好以后,便听曹操说道,“你若不言,吾便让人将此物灌入你口内,此是何物,一试便知!”

    那人虽心里害怕,但还是不肯答话,见多识广的曹操便知道其开口定十分容易,不然其早已自杀了。曹操用眼神示意了一下典韦,典韦便一手弄开那人的嘴巴,一手结果那碗水,准备灌其。那人看见此情景,便闭上了双眼。曹操见此,又命人将其双眼扒开,那人看着越来越近的碗,心里防线也在一步步崩塌。

    就在那碗水即将到其嘴边时,那人突然开始挣扎,嘴里也不知道说些什么。众人此时便知道,此人定是想招了。曹操于是便让典韦停下,并放开其,看其想要说什么。

    那人先是揉了揉自己被典韦捏的十分疼痛的脸颊,并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曹操隐隐感觉有些不对,此时却听其说道:“吾此举实乃迫不得已,还请曹公莫要逼吾。”

    “只要你将背后主使之人招了,吾可留你一命。”

    只见那人摇摇头,说道:“曹公何人,吾岂会不知?吾也不是三岁小儿,曹公便莫要诓骗于吾了。再说,吾得知自己所做之事后,便没有想过会有什么好下场,即使此事事成,吾也逃脱不了一死。”

    “既然你都知道,为何你还要如此做?”

    “这便是吾不能告知曹公的了,”那人说完便脸色一变,还未等众人反应过来,一把夺过典韦手中之碗,并将其饮了下去。曹操哀叹一声,便见那人七窍流血而死。曹操先是命人将此处处理干净,又吩咐下人将荀彧等人叫来。曹操遇刺之事也从这传开。

    此时的董承也带着吴普去给皇帝看病。吴普细细把脉过后,却发现并无什么迹象,于是看向身边太医,太医也是摇摇头,表示自己也不清楚。唯有皇后此时再一旁抽泣,见吴普已经把过脉,于是便问其到底是何病。

    奈何吴普什么也没有把出来,也不敢胡乱开药,董承见此,便让其与几名太医先一快商量一下,尽快做个诊断。董承左等右等,就是不见自己派去的人回来,心里也暗暗发怵。

    话说荀彧等人得知曹操遇刺,便赶忙赶往曹府,见其安然无恙,这才放心下来。

    “不知主公是否得知是何人行刺?”

    曹操摇摇头,说道:“刺客趁吾不备,已经自杀,故而未透露背后主使之人。但以吾之猜测,定是董承等人么。”曹操于是便将董承派人试探自己之事以及皇帝突发疾病一事告知众人。

    “照主公如此说,董承之嫌疑最大。若再联想最近这些事情,那么此时便定是刘备与其商议之事。”

    “主公可等吴普回来后,问其陛下状况,到时便可知道此事究竟是何情况。”

    曹操点点头说道:“此事便先这样,但还是要命令暗卫查明刺客身份,到时也是清算董承等人的一个证据。”

    “主公,既然如此,应先命人前往皇宫,就言主公遇刺,无法前往皇宫探望陛下。一来可以免遭别人口舌议论,二来也可给董承施加压力。”

    可怜的董承,等来等去却等了一个这样的消息,也幸亏自己手中握有那人的把柄,不然此次定会引火烧身。经此一事,曹操定会加倍防守,先前提出的刺杀也就无需再用了,只有等着刘备起兵后,趁时局混乱之时再择机行刺。

    事已至此,皇帝再装病也没有什么用了,董承便顺着太医的意思,给皇帝开了一个养神的方子,之后便让吴普离开了。得知吴普回来的曹操命人即可将其找来,向其问清楚陛下到底所犯何病。吴普于是便将自己的诊断都说了出来,总之就是以脉象来看,皇帝并未生病,但一直昏迷不醒,众人便以为是陛下太过劳累了,于是开了一个养神的方子。

    听完吴普叙述的曹操对董承等人也有了一丝蔑视之意,如此丑陋的招数,尽然还用了出来。待泰山郡文书一道,便是尔等死期!

    几乎与此时同时发生的,便是泰山郡王服等人被抓一事。就在王荣进城门后,便有人将此事报予钟繇。钟繇即刻率领兵士将王府围住,,此也是因为王服认为此事万无一失,故而将自己所有的亲信都派往各地,故而钟繇才敢如此大摇大摆的将王府围住。

    屋内的二人听到外面的动静,王荣便紧张道“钟繇此举何意?难道我等败露了?“王荣再细细回忆一遍这些日子发生的事自己并未被人跟踪或发现。想来应该不是此时。

    与王荣的紧张不同的,是王服的从容和平静。其呵斥道:“想这么多没用的干什么。既然人家都打到家门口了,我等也只好出门一见了。”

    二人还未说完,便见屋门被人一脚踹开,那踹门之人看到王服二人,马上便招呼众人前来。二人也不着急,能下令冲自己府门的只有钟繇,他们等的便是钟繇进来。

    “钟太守,此举何意啊?”

    刚刚进来的钟繇便听到王服如此问,钟繇轻笑一声,“二位做了何事,心里自然清楚,吾也给二位在众人面前留点面子,二位便自己跟着吾走吧。”

    谁知王服此人还不承认,一直在那狡辩,“这便不对了,我等犯了何事,钟太守总得说个明白,不然吾糊里糊涂的便跟你走了,万一来个屈打成招可如何是好。”

    钟繇只好把暗卫从王服家中找到的书信拿了出来,说道:“王大人不会不识此物吧?”

    是的,当钟繇拿出这封信的时候,王服就知道自己无法狡辩了,但此也给他留了一点侥幸心。这封信乃刘备写给他的,其中只涉及二人商议起兵之事。对于董承以及泰山郡将士之事没有丝毫提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