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丰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汉末贤人 > 章节目录 第九十二章 进展
    董承转过身子离开时,陈容与荀彧也站到了曹操身边。三人看着走远的董承,心中所想却皆不同。

    曹操带着一副玩味的表情说道:“今日之后,且看他如何行事。若其真有自知之明,当及早停止,不然便莫要怪吾无情了!”说完便带着二人离开。三人刚刚进门,便见众人皆在,陈宫更是举起一封信,说道:“泰山有信传来,还请主公一观。”

    曹操接过陈宫手中书信,坐在主位看了起来。众人分列两旁,分别以陈容荀彧为首。众人互相看了几眼,皆表示不知,于是齐刷刷看向陈宫,陈宫见此,给了众人一个放心的眼神,便接着看向曹操处。

    此时曹操也正好看完,将信放在桌上,便陷入沉思。众人见此,也不好多言,便静静等着曹操开口。一会儿,便见曹操站起来,说道:“钟繇传来书信,言王服连日来宴请泰山郡军官,有时更是通宵达旦。钟繇恐事情有变,故传来此信,问于对策。”

    曹操话音刚落,便见陈容说道:“王服此举与我等所料不差,然主公现在也不用过多担心。王服现在的目标还是联络与众人的感情,其定不会有逾越之行。然主公不可不准备,虽泰山郡有岱山大营,即使有变,也不会酿成大祸。但恐其此举乃是为刘备铺路,其若如此,定会寻找时机派人前往徐州,那时有其接应,刘备也定会出兵。”

    待陈容说完后,荀彧也说道:“今日主公朝堂之举,再加上对董承的一番言行,董承等人定会让王服尽快行动,故此事不可耽误。为防万一,主公可派一人前往泰山郡,再令一支部队屯于泰山郡周围,若时局生变,也可为一援军。”

    程昱此时也说道:“虽然此事严峻,但主公还要收集董承等人罪状,待万事俱备,主公便可一击置其于死地。”

    程昱所言才是让陈容真正担心之处,若按原来历史来看,此事一出,牵连之人甚广,就连皇后都未能幸免。陈容并非圣人,也知道什么人该救,什么人不该救。但陈容只是认为曹操之举未免有点激动,伏完等人可杀,但皇后不应该杀,皇后一死,便是彻底站在刘家与忠于刘家的臣子的对立面上,这对日后终归没有什么好的影响。

    想到此处,陈容也知道了自己该做什么,但此刻还不到时候,故陈容暂且不说。这时,便听曹操说道:“如此,诸位谁愿意往泰山一行。”

    众人皆自荐,曹操也不知该如何定夺,于是看向陈容与荀彧二人。二人看着曹操投来的目光,皆低下头来,像是没有看到一般。曹操于是只好自己定夺,想来想去,觉得只有荀攸一人十分适合,于是便决定让荀攸前去。众人见曹操已经定好,便皆不再多言。

    然后曹操接着说道:“公达此去可令许褚陪同,切记要保护好自己。我再令赵云率骑兵跟在你身后,子龙在泰山军中威信颇高,且行事稳重,其若出现也有百利而无一害。”交待完此事之后,曹操接着看向陈宫,说道:“公台便按之前一般,仔细收集情报,有事可先于众人商议,若事情重大,再通知于我。”

    二人于是皆表示领命。曹操见事情已经解决,便离开此处,只是嘱咐众人记得通知赵云。待曹操走后,荀攸也表示此事刻不容缓,便早早离开,赶往泰山。众人之后便如同之前一样,继续忙碌起来。

    而此时回到府上的董承想到今日曹操所言,觉得其意有所指。为安全起见,便让管家闭门谢客,对外称自己生病。但还是嘱咐管家若看见前日的几人,也要表示拒绝,但可暗示其从后门进入。管家表示知道后,董承便让其退了下去。

    董承此时并未觉得曹操得知他们所谋之事,虽然曹操今日所言颇为奇怪,但其也只是秉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原则,让曹操无话可说。至于自己所谋之事,乃是为大汉计,刻不容缓,再加上今日曹操朝堂所为,曹操欲伐刘备之意早已表面,故为避免夜长梦多,也只好铤而走险了。至于此事细节,还得等今晚众人到后,再详细商量。

    泰山郡,王服府上,王服正在宴请城内军士。众人谈到兴起之处,便开怀大笑,王服看着眼前之人的形态,不禁暗暗骂道:一群武夫,如此形态,实在有失脸面。若非有事要用尔等,我定不会与尔等扯上关系。

    王服还未骂完,便见一人举杯向其敬酒,王服马上便摆出一副微笑的样子,也举起酒杯,二人遥遥一敬,便干了下去。军士见王服此举,感叹道:“王将军连日来如此对待我等,自是让我等与有荣焉,自陈太守、赵将军与张将军之后,便再无如将军一般这样对待我等之人。”

    其余人听到此话,皆点头表示赞同。更有一人起身道:“此言不差,我等今日可放下此话,将军若不嫌弃,日后若要我等相助,且我等力所能及,只要将军一句话,我等便为将军办好。”

    王服见此,便聚齐酒杯与众人对饮。一边饮酒,一边内心暗喜,心道:自己连日来的功夫总算没白费。今日之事便是好的开端,只要日后详加引导,再加上高官厚禄诱之,想必让这些武夫倒戈也不难。王服越想越觉得此事可行,内心便也越来越高兴,之前对这些人的不满也抛到脑后,也对这些人越来越热情。

    王服此时高兴不已,而钟繇却有点担忧。王服所作所为皆被自己看在眼里,其狼子野心不用多言,若如此下去,如何回报曹公之恩遇?岂不是会辜负耀邦文若等人的举荐?想到此处,钟繇便再次干劲十足,寻找破局之策。只是由于其刚来不久,先前陈容培养之人也皆派到各地,导致其身边无一可用之人。于是只好事事自己亲为,导致其多有力不从心之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