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丰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汉末贤人 > 章节目录 第七十七章 袭幽
    袁绍看着眼前刚被杀退而留下一地尸体的场面,说道:“今异族之乱,略汉民十余万户,如之奈何?”

    荀谌回道:“自古以来,边境之民便饱受异族摧残。朝廷多次征伐,多次无果,唯有当年冠军侯一战直捣狼廷,自此之后,匈奴逐渐分化,一部分归降朝廷,一部分继续游牧。然今鲜卑等族发展壮大,故常常袭扰汉地,若如此下去,北地便再无宁日,也会阻挡主公霸业。”

    袁绍此时问道:“尔等有何计策可让这北地太平几日,待吾腾出手来再剿灭他们。唉。此时吾真想同当年公孙伯圭一般,杀尽异族!”

    荀谌此时说道:“今异族势大,且多为部落制,主公可封其中几个大部落为单于,再许其好处,让他们互相提防,并与他们联络关系。异族虽狡猾,但其全名皆兵,到时主公也可征其军队,一来为主公霸业提供军队,二来也可消耗其力量。”

    袁绍觉得荀谌此言不差,于是便命人照此办理。

    异族本就是为利而来,也是趁袁绍攻青州之时才发兵,不然他们也不敢轻易袭击。接连的败仗已经让他们没有再打的。现在袁绍又封自己为单于,这让这些得到利益得人便再无想法,纷纷撤军。而身为乌丸首领的蹋顿见众人毫无战意,也只好撤军。

    众人皆没有想到此乱竟这样被平定,持续大半年的战争终于在此刻结束,袁绍此时笑道:“今异族之乱已平定,接下来我军该如何?”

    荀谌说道:“主公,如今之际,当先平定公孙瓒。”

    袁绍本意是想回师再攻曹操,不料荀谌却认为先攻公孙瓒,袁绍于是问道:“为何?”

    “主公,今异族袭扰,我冀州并州皆受害,公孙瓒也定不会安宁。现在其定然被异族牵制一定兵力,现在我军若攻之,其定会腹背受敌,此战易耳,”荀谌回道。

    许攸等人此时也补充道:“主公,若我军现在转头攻曹,且不言曹操此次是否会有防备,就是行军消耗的粮食也不是少数。今若我军直接攻公孙瓒,比攻曹操更为有利。”

    袁绍见众人皆是这个意思,于是便下令向幽州进军。但毕竟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公孙瓒如今再怎么不济,那也是曾经差点把袁绍打爬下的一方诸侯。所以袁绍攻取幽州也不是那么顺利。

    而且袁绍本以为可以趁着异族也袭扰幽州,公孙瓒两面作战不利,所以才现在攻打。但袁绍没想到的是,自己退异族之策最后也帮着公孙瓒退了异族。

    当身子幽州的异族见与自己一同袭掠的人纷纷退兵,他们虽然不知道发生何事,但总有小部分人也跟着他们一块离去。

    这样,身在幽州的异族见自身实力下降,且他们起兵也是以劫掠为主,况且公孙瓒之名在异族中也是威名赫赫。在综合利弊之下,幽州的异族也纷纷选择退兵,于是乎,公孙瓒的压力顿时大减。此时再听闻袁绍袭幽州,本来在这场战争中就没得到好处,反而被异族掠去人口,公孙瓒此时更是怒火中烧。

    公孙瓒于是调转方向,率兵直奔袁绍所在地。几日后,当公孙瓒赶到此处时,袁绍也得知此消息。这自是令其十分疑惑,便问道:“公孙瓒为何会到此地?此时他不是应该再抵抗异族吗?”

    众人心中所想皆同袁绍一样,那能知道此中缘由,于是都沉默不语。袁绍见此,也知深究此事无用,于是主动放弃这个话题,说道:“既然公孙瓒已来,我军之后该如何?”

    其实现在的袁绍军先是攻青州未果,后匆匆回防冀州,现在又开始同幽州作战,本以为可以借些优势迅速取得战果,却事与愿违,在此地没有丝毫进展。且现在公孙瓒来援,本身优势尽去,似乎再执着于此也无甚意义。

    荀谌与许攸几人见是这种情况,便说道:“主公,今天时地利人和皆不在我手,此战或再无进展。且多次作战耗费物资极大,我军当以修养生息为主。”

    这时边有人出言讽刺道:“昔日力主攻幽州之人,怎今日却言撤军?徒劳一场,当有人为此负责!”

    荀谌此时反驳道:“昔日我等力主伐幽,乃是上上之选,奈何局势变化,才有今日被迫撤军之结果。反是你审正南,昔日在选择是回防冀州还是继续攻青州之时,便不知有何意。主公念汝多年来辅佐之情,只是令你反省十日。不料汝却在此时再次挑拨主公与我等,吾现在真不知你是何意!”

    荀谌的一番话自是令许攸等人十分解气,但对于审配来说便不那么好了。若审配现在不做回应,岂不是让人以为其作贼心虚,落下口舌。审配于是反驳道:“荀友若,汝莫要污蔑于我。昔日决策,是吾考虑欠妥,主公已经罚我,我也深知自己之错。然今日撤军之结果,乃是尔等一手造成。怎么,我审正南犯错主公可罚,尔等犯错却在此狡辩,尔等可为大丈夫乎!”

    审配又接着向袁绍说道:“主公,为服众,还请主公罚许攸与荀谌几人力主伐幽州之人,好给诸位和全军将士一个交待!”

    此时的袁绍本就愁的不行,现在麾下幕僚又吵了起来,更加令其烦躁不已。且若袁绍真要撤军,袁绍怎么向将士交待,多次作战毫无半点战果,回去之后又怎么向死去将士的亲人交待。但无论如何,袁绍是不会担这个骂名的。

    而许攸与荀谌见审配将此事说到如此境地,就算自己不想挨罚也不得不挨罚了。于是心里都骂审配如此无耻的行为,然后便对向袁绍请罪道:“主公,虽说审正南巧言如簧,不可尽信,然此战我等却有错,望主公责罚。”

    袁绍见有人主动替自己背锅,于是也不想闹大,便说道:“此战尔等有错无疑,理应重罚。但尔等也算尽心尽力,若非局势有变,也不会到此境地,此非尔等之过。这样,吾罚尔等停职反省五日,可有异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