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丰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汉末贤人 > 章节目录 第七十二章 说词
    营帐外,张飞发叫声又一次将刘备拉回现实。几日来,麾下的将士以张飞为首,

    纷纷请战,刘备看见他们如此激昂,自是令人欣慰。只是让刘备觉得蹊跷的是,吕布到现在仍然没有一点要动的意思,这令刘备十分困惑,自然疑心大起。

    张飞看着刘备,说道:“主公,我等到底何时攻城?若如此下去,军心涣散,对我极为不利。”

    刘备早已想好此事,见张飞又一次请战,便准备依了他,于是说道:“此事吾也知晓,既然如此,翼德可下去马上准备,即刻攻城。”

    得到刘备许可的张飞自是十分高兴,于是便匆匆下去准备。刘备此时又想到了吕布,于是便命人告诉吕布,言我即将攻城,让其攻打西门。

    当刘备的消息传到吕布这儿时,吕布便叫来史涣,对其说道:“一路来,我依汝所言,从未主动请战,然刘备今日却让我配合张飞作战,我该如何?”

    听完吕布所言,史涣便知晓刘备所图,于是回道:“主公,此次主公万万不可推脱。刘备今日命主公攻城,想来也是对主公的一种试探。主公从起兵起的所为皆不同往日,刘备必心生疑虑,以此来试探主公。”

    吕布也知史涣之意,只是其不知道到底该如何做,于是问道:“那此次吾全力一击便可?”

    史涣遥遥头,回道:“主公大可不必如此,刘备派张飞为主攻,主公为辅,主公只要跟着张飞便可,若刘备问起,就言主公为刘备计,不想再与张飞爆发冲突,想必到时刘备也无话可说。”

    史涣所言皆让吕布十分满意,自从吕布知道刘备对自己的防备后,其便想保存实力,今日若能保存实力,自是极好。吕布便吩咐史涣说道:“今日说做一切需完美无缺,故我意让你指挥此次战斗,你可行?”

    史涣也没有推辞,当即领下这个任命。就这样,在这个平静的丝毫不像战场的地方,终于在这时变得沸腾起来。

    城楼上,担任戒备的士兵远远的看到了向此处行来的军队,马上便通知全军,再告知陈容几人。得到消息的陈容几人也来到城楼上,准备亲自督战。曹休看着远处的兵马,兴奋道:“我还以为刘备要一直龟缩下去,陈将军又不许我出城,实在令人手痒。今日刘备来攻,自是尽兴。”

    看到曹休此福面貌,曹昂说道:“文烈莫要轻敌,我军还是以防为上。”

    陈容此时也点点头,赞同道:“子修所言不错。刘备要么不动,要动便是全力一击,敌人来势汹汹,我等要小心为上。传令下去,此乃刘备第一次出兵,定势头强劲,诸将士要小心。”

    陈容话刚说完,城池周围已被刘备军所围。随着张飞一声令下,全军便开始攻城。于是乎,喊杀声便冲天而起,皆向城池奔去。战争总是残酷的,只要有战争,就会有伤亡,在通往城池的路上不知道留下多少具尸体,城楼上也多多少少有人中箭而亡。

    陈容知道此乃守城之战,自己麾下精兵毫无发挥之机,这实在令人心里难受。陈容暗暗生誓:待时机到来,定要让其试试吾麾下兵士之厉。

    随着张飞一波一波的攻击,天色也慢慢暗了下来,张飞也只好下令撤军。陈容几人看着撤去的军队,不禁长出一口气,对着曹休说道:“文烈可先清点人数,将死伤数字报于我。”

    “诺,”曹休领命道。

    陈容接着对曹昂说道:“今日攻势虽解,但仍不可放松警惕。晚上不利作战,想必张飞也不会夜袭,子修可将兵士分为三组,轮换着来。此战非几日可完,我等需保存实力。”

    曹昂也毫不犹豫的接下此道命令。待二人走后,陈容望向天,心道:不知主公何时可到。此城不比平原,若刘备执意要攻,此城必危。

    话说刘备营内,出军前满脸兴奋的张飞得到如此结果,自是郁闷不已。刘备看到张飞脸色,出言安慰道:“翼德,此城非一日可下。今日翼德一战,想必也耗费其不少守城之物,此当功劳一件。翼德明日可继续率兵攻城,早有耗尽其物资之时,那时便是我军胜利之机。”

    听道刘备的鼓励,张飞心里也不再挂怀此事,于是保证道:“吾定位主公攻下此城。”

    刘备看到张飞的表态,笑道:“吾等着翼德的好消息。”

    待张飞走后,满脸笑容的刘备突然变得阴沉起来,然后便传令亲兵,言自己要去吕布大营一趟。

    而此时的吕布大帐内,众人皆在此议事。突然营帐帘子被人拿起,众人皆回过头看去。此事刘备的声音也传了进来,说道:“奉先在否。”

    众人看到刘备之后,皆对其行礼,刘备挥挥手,让他们都放松。此时吕布问道:“不知刘州牧来此有何事?可是对吾令有安排?”

    刘备摇摇头,笑道:“非也,吾此来只为同诸位叙旧。”

    吕布一听此言,便说道:“既如此,吾先吩咐人准备事物。”

    刘备拜拜手,说道:“免了,吾待一会边走,不必如此费心。”

    吕布此时也只好听刘备所言。刘备又接着说道:“吾素闻奉先麾下兵士皆有虎狼之风,今日吾在后观战,觉此言似有不妥。”

    刘备的一席话令在场的众人皆紧张起来,不知该如何回应。到事吕布一脸笑容的问道:“哦?不知刘州牧有何看法?”

    刘备回道:“奉先既然问了出了,便莫要怪吾。吾今日在后观战,觉奉先麾下兵士自是极好,只是与传闻中似有出入。当然,此乃吾的感觉,奉先可不必记在心上。”

    吕布此时哪还不知刘备之意,于是便将事先所准备好的话说了出来。吕布先是叹了一口气,然后说道:“玄德公都如此说了,吾便不在隐瞒了。玄德公应知晓吾与张将军素有嫌隙,此次出兵前,吾为玄德公,也为徐州计,便准备藏拙。吾认为如此一来,张将军便不会针对于我,不然到时我俩矛盾一起,恐让人钻了空子。还望玄德公体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