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丰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汉末贤人 > 章节目录 第五十八章 贾诩
    得知此事的李傕自是十分愤怒,但其深知现在其所处之境。杨奉宋果叛,自身实力大降,又处于同郭汜交战之中,一招不慎,便会丢掉自己性命。他也来不及去追究杨奉与宋果,急忙叫来众人议事。

    待众人到齐,李傕便言道:“想必诸位已经听说杨奉宋果一事,不知诸位认为该如何?”

    众人互相看看,皆沉默不语。李傕见此,说道:“今日无论说什么,我都不会怪罪尔等。”

    李傕话刚说完,便有一人说道:“将军,此时我军实力衰减,又有郭汜在侧,岌岌可危,我等一届武夫,无甚大智,此事还得多劳烦将军。”

    李傕听完其所言,叹一口气道:“尔等就无一点想法?”

    众人低下头不语,此时李傕的副将说道:“将军,我想一人可教将军。”

    李傕急忙问道:“何人,快快说来。”

    副将回道:“将军,我等能有如今地位,多靠昔日贾公,今贾公还在城内,将军自可问之于他。”

    李傕听完此话,无奈道:“吾也曾有如此想法,但吾在迎天子入营时便告于他,他不让吾如此行事,吾不听,转身离去,遂有间隙;前日吾招来羌、胡数千人,想让他们攻郭汜,不料他们竟向陛下讨要财物,陛下惊慌,让贾公设计于他们,故皆纷纷离去,此事吾也曾怪罪于贾公。如今又要我去求之,其怎会理我?”

    副将笑道:“将军多虑,贾公阻将军迎天子入营,乃是大义,设计遣胡、羌,也是尽忠。将军只要赔罪于贾公,贾公如此之人,怎会不帮将军。”

    众人也皆赞同副将所言,让李傕求助于贾诩。李傕见此,只好说道:“既如此,我这便前去见贾公。”

    李傕在前往见贾诩的路上时,感觉光赔罪还不能够,于是便先折返,见于皇帝,言道:“前日吾不慎,引来胡、羌而扰陛下,臣万死,幸有光禄大夫贾诩为陛下除患,还望陛下封赏于他。”

    皇帝身处此境,一来不愿得罪于李傕,二来贾诩确有功在此,于是便同意了李傕所言,封贾诩为宣义将军。李傕大喜,急忙带着诏书来到贾诩处。

    此时的贾诩正在家中谋划,他知李傕必败,郭汜也非长久之人,当寻脱身之机。但今二人相争,无可趁之机,故当务之急,要么是二人停战言和要么便是一方失败。想到这儿,贾诩便十分头疼,照现在的情景,都非自己可成,昔日李傕郭汜尚听自己的话,但随着二人久居高位,变得越来越目中无人。

    此时,门外的一声喊叫将贾诩的希望再次提了起来,贾诩大喜,却依然跪坐于席,不动身,并将笑容收回。此时便见李傕手拿诏书进来,笑道:“贾公,多日不见,吾甚是想念啊!”

    贾诩冷冷道:“不知李将军今日所来为何,莫不是又要臭骂一顿?”

    李傕尴尬道:“贾公哪里话,今日前来是有一件好事告于贾公。”李傕说着便拿出诏书,说道:“陛下感贾公前日所计,解胡、羌之危,故拜公为宣义将军,又因此事是因我而起,故特让我来赔罪。”

    贾诩听完此话,出来跪下道:“多谢陛下圣恩。”然后便接过李傕手中诏书,李傕此时也向贾诩告罪。

    贾诩知其定非为此事前来,故冷道:“吾还有诸多要事,将军若无其他事,便不留将军了。”

    此时李傕站在那里也不知该如何了,李傕此时的心中是又气又恼,但自己却不能就此离开,便说道:“贾公,念在昔日之情,还请贾公教我!”

    贾诩一脸疑惑道:“天下还有能难住将军之事?就连天子都被将军困于此地,将军还有何事不敢做?”

    李傕当下道:“此事吾已之错,悔不听贾公教诲,还望贾公包涵。”

    贾诩也知不可太过,便说道:“念在我等昔日之情,汝便直说吧,吾若有法,必教之于你。”

    李傕大喜,说道:“今吾部下杨奉宋果叛,吾势大减,若如此下去,郭汜必胜,吾也会兵败,故希望将军教我。此也是为陛下好,我知贾公心有对大汉报国之心,不然昔日不会拒绝张绣。”

    贾诩笑道:“看来什么事情都瞒不过将军。”听到此话的李傕也什么也不说,只是笑着看向贾诩。

    贾诩想了一会儿,说道:“郭汜并非无智之人,你二人如此长时间的争斗,想必其也知如此下去乃两败俱伤之境地,今只要有人出面,想必你其也会退兵。”

    李傕赶忙问道:“贾公,前日百官前去与其求和,都被郭汜拒绝,不知还有谁可担此任?”

    贾诩笑道:“此事唯有张济一人可解。”李傕一听我贾诩所言,便恍然大悟,说道:“多谢贾公,吾这便派人前去向张济求救。”

    待李傕走后,贾诩看着眼前之物,心道:待二人退兵,吾当上还印绶,离开此等事非之地。

    话说李傕回到营中时,副将便赶忙上前问道:“不知贾公可将将军何事?”

    李傕便将贾诩所说告之于他,副将当即说道:“此事乃当务之急,不可怠慢,将军日理万机,不可离开,便由吾前去求救于张将军,向其陈述利害。”

    李傕大喜,说道:“吾本意亦是如此,你当速速启程。”

    副将当即便向李傕告辞,收拾好行装,便赶往弘农。副将知此事重大,也不敢怠慢,一路快马加鞭,经过几日的奔波,忠于见到张济。

    话说张济本来就有劝李傕郭汜和解之意,毕竟三人同出西凉,又身处乱世,自当互相扶持,而非内耗。于是张济在听完副将所言后,也不多说,吩咐其下去休息,自己即刻点兵启程。

    副将大喜,连日的奔波让其早已疲惫不堪,今确定张济会出兵劝和,身体便缓了下来,不料却晕了过去,张济赶忙叫来医师为其诊治,在得知其是因为过于疲惫而晕后便放下心来,命人将医师送走后,张绣看着副将,对张济说道:“此等忠义之人,实在令人敬佩。”

    张济点点头,说道:“当务之急应是即刻发兵,劝二人言和,莫要再耽误时间了。”说完便带着张绣前往校场点兵,命部队明日启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