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丰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汉末贤人 > 章节目录 第五十五章 相斗
    长安城内,李傕府上。郭汜说道:“李兄,我等二人自并樊稠部众以来,实力大增,不知我等之后该如何?”

    李傕回道:“此事我等日后同贾公商议,此间不谈正事,只是娱乐。”

    郭汜也笑道:“那便依李兄。”二人于是招来舞女,相谈甚欢,好不快活。酒过大半,李傕说道:“今日郭兄便留在府上过夜,吾已备好房间,我等不醉不归。”

    郭汜听到此话,也不在意。前些日子李傕多次设酒于家,宴请郭汜,并留宿李傕家中。此时郭汜也没有多想,便答应下来。

    翌日,酒醒的郭汜想到昨日,觉得有点不对。郭汜知道自己从未醉酒,怎昨日偏偏醉了。想到此处,郭汜也不辞于李傕,便匆匆赶回家中。回道家中,郭汜命人将粪汁拿来,饮之,方才安心。

    郭汜此时也被妻子得知,于是她也匆匆赶来,听完郭汜所说,她言道:“前日李公送来食物,我便提醒将军要小心。一栖不二雄,将军应早做打算。”

    听到自己的妻子都如此说,郭汜也疑心大起,说道:“此事我日后定会注意。”而李傕得知此事后,也开始对郭汜小心提防,至此,二人便渐生嫌隙。

    一日,在朝堂上,郭汜对李傕提出的事情表示反对,二人互辩,最后,二人开口对骂,后被杨彪阻止。二人心生不满,回道家中后,二人越想越气,便举兵对斗。此事被皇帝得知后,慌乱不已,赶忙召集群臣劝架。

    百官与皇帝亲赴二人战斗处,苦苦相劝,方才阻止。待回道皇宫后,杨赐说道:“今李傕郭汜二人互斗,虽被劝阻,然气未消,此乃大祸。若二人斗到最后,必会对陛下造成危险,到时我等也不得安宁。”

    皇帝也着急了,说道:“卿等有何建议,快快说来?”

    司徒赵温回道:“明陛下,我等无一兵一权,二人若争,我等百官必会已死相互!”

    杨彪也说道:“请陛下放心,吾等虽无兵权,但料其也不敢大开杀戮。”

    听完二人的话,皇帝也放下心来,说道:“既如此,卿等便退下把。”

    此时,长安城内人心惶惶,不知日后会发生何事。

    杨彪家中,杨彪看着眼前众人,说道:“今李傕郭汜二人内斗,到时必会前去寻找盟友,此等时机,我等不可多言,明哲保身。”城内各家家主都吩咐家人,所说与杨彪无甚异处。

    就这样过了几日,郭汜副将对郭汜说道:“今将军与李傕相争,实力无甚差别,如此一来,便不可力取。将军可将陛下控制在自己手中,那时以陛下令分化他,不日便可灭其。”

    郭汜大喜,言道:“便依你所言。记住,此事不可声张,待我谋划一番后再议。”

    副将被郭汜夸奖,便知日后定不会亏待自己,于是心里高兴,便将自己好友叫来喝酒,喝到大醉时,有人问道:“今日你到底为何如此高兴,多次问你你也不说。”

    副将早已大醉,醒时还不告之众人,今一醉,便什么也不知道了,于是便将郭汜谋迎天子之事告之众人。众人笑道:“原来如此,日后富贵,可莫要忘了我等。”副将拍拍胸口,说道:“定不会忘了诸位。”众人便继续玩乐,后因时辰不早,又皆有醉意,便纷纷告辞。

    众人回到营中,皆满心欢喜。便有一人亲信问道:“将军何事如此兴奋,怎今日饮如此之多。”

    那人见是自己亲信,便也不避讳,将此事告于他。起初听到此事后,也是奉承一番,待将其送回营内后,便换下衣服,悄悄离开大营。

    李傕看着眼前自己安插在郭汜营中的人,说道:“此事幸亏有你,不然到时我必被郭汜谋之。”

    那人回道:“将军还是想想该如何才好。”

    李傕想了一会儿,说道:“今事已至此,我定要先控制陛下,趁郭汜还未行动,我要先下手为强。”李傕接着对其说道:“你这便传令李暹(xian),让其引兵围宫,将天子送到北坞,此事了解后,郭汜定会怀疑有人泄露消息,你便不宜回去,自可率兵监坞门,隔绝众人。”

    “诺。”说完便依李傕所言行事。

    李暹被人告知此事后,知事关生死,也不拖延,马上传令部下,率数千兵围宫。此事,皇帝正欲众臣议事,得知此事后,杨彪出来向李暹说道:“自古帝王无在臣家者。举事当合天下心,诸军作此,非是也。”李暹回道:“将军计定矣。”杨彪见此,也不好多言,于是便回到宫内将此事告于皇帝。于是皇帝独坐一车,贵人伏氏一车,贾诩,左灵一车,其余人皆步行。

    得知此事的郭汜大怒,将副将叫来,说道:“我与你相谈之事可有泄露?”

    副将想到饮酒一事,慌道:“臣并未告于他人。”

    郭汜接着问道:“有人言你乘宴请众人,可有此事?”

    副将一听此话,跪下道:“此事确有,然臣可保证,并未向众人说及此事。”

    郭汜冷笑一声,说道:“将人带上来。”副将于是转头看向后方,见一人被人押着,再一细看,便知其是那日自己宴请之人,心里更加着急。

    郭汜看着跪下的副将,对那人问道:“其前日宴请尔等,可言其它?”

    那人也知此事不可泄漏,不然小命不保,于是回道:“没有。”

    “是吗?”郭汜看着这人,问道:“不知你帐下副将在何处?”

    那人此时也慌了,想要辩解。郭汜却说道:“尔等坏我大事,不杀尔等,不足以泄愤。”说完便令人将二人杀之。郭汜本欲将前日同其饮酒之人统统抓来,后又觉得若全部杀之,于己不利,但又十分气愤,便只将罪魁祸首杀之。待人告知二人已死后,郭汜说道:“恨不得将那告密之人碎尸万段!”

    此时的李傕也得知李暹已将此事办成,于是便亲自前往北坞,驻守于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