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丰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汉末贤人 > 章节目录 第四十九章 破裂
    待高干攻下并州的消息传到袁绍耳中时,袁绍大喜,说道:“今并州以下,实乃可喜可贺。如今便只有公孙瓒了,公孙瓒一除,则大事可定。”

    袁绍刚刚说完,便有人向袁绍报告了曹操攻取河内之事,听到吕布逃亡一事,恨道:“又让此獠跑了。”

    许攸安慰道:“主公莫要着急,如今吕布便入丧家之犬,不足惧尔。”

    袁绍也说道:“子远所言不错,吾且看他吕布往何处去。”说完袁绍便停下来,问道:“你言曹操曾在吕布阵前说其弑张扬一事?”

    那人回道:“是。”

    “如此便怪了,”袁绍疑惑道。

    众人不解,问之于袁绍,袁绍回道:“昔日元皓之言给我提了个醒,故吾也想削弱曹操的势力,所以并未告知其张扬一事,其怎会得知?”

    许攸此时回道:“想必是其偶然得知,此事不必担忧。若主公放心不下,便可派人让曹操将其家属送来邺城,如此其定不会心生二意。”

    袁绍回道:“便依子远所说。”

    昌邑城内,曹操笑道:“今河内已定,吕布不知逃往何处,我等接下来该如何?”

    荀彧此时说道:“今主公刚定青州,又下河内,不宜再起战事,当修养生息,积聚实力。”

    众人都赞同荀彧的意见,曹操于是说道:“那便依文若所言,正好可将耀邦婚事办理,也好了却吾一桩心事。”

    众人听此,皆笑,说道:“恭喜耀邦,贺喜主公。”

    此时,有人喊道:“主公,袁绍使者求见。”

    众人不知其来意是何,曹操便令人将其带进来,说道:“不知本初派你来此有何贵干?”

    使者笑道:“无他,吾此来是恭喜曹公,今曹公又得河内,实力大增,吾主公与曹公为盟友,自然是欢喜的紧。”

    曹操也客套道:“如此便多谢本初了,不知使者还有何事?”

    使者笑道:“我主与曹公友情深厚,但皆要事在身,无法相聚,然我主又想增进两家之谊,便想让两位的孩子多亲近亲近,故派我前来,接曹公之子前往邺城。”

    众人一听此话,都沉默不言,曹操此时也内心不满,但又不可发作,毕竟现在还与袁绍是盟友关系,于是便说道:“此事吾已经知晓,你且先下去歇息,待吾考虑好后,再通知于你。”

    待使者走后,曹操说道:“诸位,该如何?”

    此事程昱说道:“主公万万不可照袁绍所言行事,若如此,主公日后便会多一阻碍,到时悔之晚矣。”

    曹操说道:“吾岂不知,但今若与袁绍断盟,百害而无一利,又该如何?”

    陈容此时说道:“唯今之际,只有一个拖字。”

    “如何拖?”

    荀彧此时也说道:“主公可以耀邦要与主公之女成婚,众子需再场为由,请袁绍暂缓些时日。且如今正处乱世,只要有事一起,主公便可再次以此为由。”

    曹操此时问道:“但耀邦婚期一定,若到时无事发生,又该如何?”

    程昱此时说道:“主公之子年满二十岁者唯长公子一人,而其现在身兼要职,不可擅离,主公便向其说明此等情况,再耀邦成婚之前将长公子调往青州,再以诸子年幼为由,可再拖些时日。”

    听完几人所说,曹操也知只有此办法了,于是便叫来袁绍使者说道:“吾也甚想与本初增进感情,然今陈容即将与吾长女成婚,众子尚需在场,故等二者成婚之后,再派人北上。”

    使者此时也说道:“此乃人之常理,无可厚非,且吾再进城之后便听说此事,成婚之日将近,粗略一算,便是七天以后,不急不急,吾等着便是。”

    曹操见此,只能笑道:“那便请使者暂等几日。”说完朝着人说道:“将使者带下去,好好照顾,莫要怠慢。”

    待其走后,曹操说道:“我本欲将耀邦婚礼延期举行,不料其已经知晓,唯今之计,也只好将安民调往青州了。”说完便把典韦叫来,说道:“你此去青州,告诉安民,耀邦婚礼不可回来参加,当速速前往青州,没有我的命令不许回来。”

    “诺。”

    待典韦走后,曹操说道:“尔等也下去吧。”

    七日之时很快便到,这一日,陈容从黄府出发,前往曹府接亲,一路上敲锣打鼓,好不热闹。来到曹府,将曹洛接走,告别曹操与丁夫人,曹操嘱咐道:“耀邦定要好好对吾女。”陈容向其保证后,便接着曹洛回道黄府,待一切程序走完以后,曹洛便被带到婚房,等着陈容。

    而陈容此刻与众人开怀畅饮,还有人说道:“耀邦可要好生努力,为我等生个侄子。”

    此时有人说道:“此言不妥,一个哪行,多多益善。”

    众人皆大笑,陈容挨个向其敬酒,待宴席完了之后,陈容早已喝的酩酊大醉。一人摸索着回到婚房,看着眼前被红盖头盖着的人,在老妇的指示下完成一步步,之后便退出了房间。

    面对面坐着的二人互相盯着,曹洛耳根渐渐发红,说道:“夫君莫要如此。”

    陈容也说道:“我等还是先歇息吧。”曹洛嗯了一声,陈容将其抱到床上,说道:“今后还有你多多劳累。”

    曹洛回道:“这是臣妾的本分。”曹洛刚刚说完,陈容便一头栽倒了床上,曹洛哪还不知是为何,于是便将蜡烛吹灭,与陈容躺在床上。

    翌日,酒醒的陈容看着眼前之景,心里一叹,便准备去议事处了。陈容刚刚进去,就见袁绍的使者已经站在那儿了,众人看到陈容,说道:“耀邦今日该歇息才是。”

    陈容回道:“诸事要紧,歇息之事以后再说。”

    此时袁绍的使者说道:“不知曹公可想好?”

    曹操无奈道:“今长子曹昂尚在青州,又有要事在身,就连耀邦成婚都没回来,可见其实在是走不开。而其余诸子年岁尚小,其母皆不愿其离开,故还请使者回去同本初言明,只要安民回来,我便将其送到邺城。”

    使者此时也知晓曹操是何意,也不强求,于是说道:“既然如此,吾便不多留了,还请曹公多多留心此时。”

    曹操笑道:“使者勿忧,操铭记在心。”于是使者便吩咐随从启程,前往邺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