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丰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汉末贤人 > 章节目录 第四十三章 拉拢
    河内郡,张杨府内。张杨看着眼前之人,问道:“公来此有何贵干?”

    袁绍使者笑道:“自是为将军送一场富贵而来。”

    张杨也笑了,说道:“还请公言明。”

    使者回道:“张将军据河内,略并州,本该大有所为,然西有李傕郭汜,南有曹操,北有匈奴,使将军有心无力,在下说道可对?”

    张杨笑道:“公请继续。”

    使者于是接着说道:“河内四战之地,并州又被匈奴等肆虐,将军现在只可自保,而无出兵之力,若将军同我主公联合,以冀州富庶,再配以雄兵,到时将军不救能一展胸中抱负。到时便可西进迎天子,如此之功,天下何不羡焉?”

    使者此话确实让张杨有所心动,迎天子之事无所谓,只是昔日与匈奴之事还使其耿耿于怀,若得袁绍资助,当报此仇。张杨于是问道:“不知公还有何话要说?”

    使者听张杨此话也不知他是否答应,于是便说道:“我家主公乃四世三公之门,天下豪杰力士皆投于我主公,而他们还无立功之机。只要将军奉我主公为主,到时将军便是立下大功,岂不美哉?”

    张杨待其说完后,恨不得马上答应,但此时还需与众人商议,不可强求,于是说道:“公先去歇息,吾与众位将士商量一番后再给你答复。”

    使者见此,只好退了下去。张杨待其走后,便传令众人议事。众人听完张杨所诉以后,皆看向张杨,问道:“不知主公何意。”

    张杨略微思索了一下,说道:“吾认为可。”

    此时再人群中的吕布慌了,赶紧出声道:“不可。将军听我一言,袁绍背信弃义之徒,若将军投之,恐有大祸,将军难道不知陶升之事?”

    张杨听道此话也楞了一下,心里产生悔意。这时人群中便有人说道:“主公不必担忧,陶升其身为黄巾贼,居功自傲,袁将军又岂能忍之。而将军乃是投于袁将军门下,出身比之陶升不知多好,又有军队在手,到时袁将军定不会亏待主公。至于吕将军如何出此言,在下猜想应是吕将军与袁将军有隙,怕到时对吕将军不利。”

    张杨一听此话,后悔的心便消失了,而且看着吕布说道:“奉先莫要害怕,袁绍使者尚在此处,我定让其承诺奉先无事。”

    吕布见此,虽心里不愿意,但此情此景也没有其他办法了,于是只好听张杨的,等袁绍使者的答复,再做打算。

    张杨见吕布已无意见,于是便说道:“尔等先下去吧,我同袁将军使者商议后再与尔等言明。”张杨此时毫不担心,他认为袁绍与吕布之间的事不会太严峻,定会容易解决,就算不行。也可让吕布逃走,离开这里。

    出去后,吕布心里越想越觉得不安,他认为袁绍绝不会放过自己,于是便奔向大营,准备同成廉等人商议。

    吕布见到几人,将张杨欲投袁绍之事与自己内心不安之感告于众人,众人也不知该如何办,若留,则性命可能不保,若走,又可往何处去?

    就在吕布同众人商议的时候,张杨与袁绍的使者已经开始了又一次交流。二人一见面,袁绍的使者看着眼前喜笑颜开的张杨,便知此事可成,于是问道:“不知将军考虑如何?”

    张杨也不着急,总归要谈谈条件,于是也问道:“不知袁将军如何待我与我麾下将士?”

    使者笑道:“将军放心,若将军愿意投我主公,将军必能高升,麾下将士即使不能升官,也会有所奖赏。”

    张杨也不再多说,现在已经很满意了,只要将吕布之事处理好便可,于是说道:“此事我可以答应,但还请公为吾做个承诺。”

    使者大喜,说道:“还请言明,若在下能办到,定会尽心尽力。”

    张杨笑道:“一桩小事罢了。公也只袁将军与奉先有嫌隙,故我想让公保奉先无事。就此一事,只要公能答应,我马上便派人同公前往邺城。”

    “这,”张杨此话让使者很是难办,毕竟出使之前袁绍就嘱咐他一定要将吕布人头带回。使者于是说道:“张将军此事怕是不可。”

    张杨听到此话,十分不解,问道:“奉先与袁将军能有何大仇,竟非要治奉先之罪?”

    使者苦笑道:“将军莫要为难我了。”

    张杨见此,说道:“这样吧,我将奉先叫来,当面说清楚,向袁将军认个错,可好?”张杨也不管使者的意见,直接便派人前去找吕布。

    此时与众人商议的吕布还不知该如何办,正考虑时,便听有人在帐外叫道:“吕将军,张将军叫你前去议事。”

    吕布问道:“吾知道了,马上便去。”

    待人走后,成廉说道:“将军,定是张杨与袁绍使者谈不妥,故想让将军前去。只是吾不知将军此去是福是祸。”

    吕布疑惑道:“何意?”

    成廉回道:“将军不知何进是如何死得吗?”

    听到成廉话的吕布大惊,赶忙问道:“那吾是去不去。”

    成廉像是下了狠心一般,说道:“将军可去。将军,我等现在尚无容身之处,若张杨能与袁绍使者谈妥,则万事大吉,若不能,主公当先下手。将军现在手握大部兵权,张杨一死,河内便是将军的了。”

    吕布听完此话,一声不吭的便走了。成廉见此,向众人说道:“我等几人当一同前去。”

    来到张杨府上,吕布看到张杨前面之人,便心里有个大概。张杨见到吕布,说道:“奉先,今日叫你前来无甚事,只是想让你同袁将军使者言明,解开你与袁将军之仇。”

    吕布听到此话,便开口向使者赔罪,毕竟成廉之法乃是迫不得已之时方能用。

    使者听完吕布的话,向张杨说道:“张将军恕罪,在下来之前主公并无向我言明如何处置吕将军。”

    张杨急了,说道:“那该如何?”

    使者不慌不忙道:“不如可让吕将军先行住在府上,待我向主公言明之后在做打算。”

    吕布听完此话,一股狠意便出来了,只是现在还要看张杨的表现,于是便看向张杨。张杨此时也不知该如何办,在他心里他一直认为袁绍与吕布之仇可解,于是便说道:“那便依你所说吧。”

    使者大喜,正欲说话,旁边的吕布却大笑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