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丰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汉末贤人 > 章节目录 第三十七章 立志
    陈容家中,陈容看着众人说道:“我最近才辞去太守之职,故下人尚在泰山郡,家中无甚人招待各位,诸位莫要怪我。”

    荀彧笑道:“耀邦哪里话,我等有哪一个是那迂腐之人,还是随意的好。”

    “那便好,”陈容回道,“诸位皆座,我等已有好长时间未交谈,今日莫要拘谨,我等可要纵情谈论。”

    众人刚刚坐下,便听刘晔说道:“耀邦所造这桌椅实乃一利器,吾平日便好专研此等事物,见到此物,便知耀邦同我一样啊。”

    戏志才此时哈哈一笑,说道:“说到此物我便想起昔日耀邦所为,实在是令人发笑。”

    陈容连忙说道:“志才莫要说了。”

    郭嘉听到陈容的话,也有了兴趣,说道:“志才兄莫要怕我大哥,尽管直言便是,看看是何等事竟让我大哥如此。”

    “尔等可知耀邦造此物是为何?”

    荀彧回道:“让我来猜猜。平日跪坐,时间一长,腿部甚为酸麻。耀邦可不是愿意受罪之人,定是由此才造,是也不是?”

    “文若所言不差。耀邦曾跪坐一下午来处理事务,无事以后,便想起身,岂料腿部酸麻,一站便倒,当时只有仲康在侧,可把仲康吓坏了。”

    陈容此时说道:“当时腿部无感,也没多想,便站了起来,岂料会直接摔到地上,故我才让工匠造此物,不然一直跪坐总归不好。”

    荀彧说道:“耀邦此法可是又是游历时所见?”

    撒谎撒多了的陈容也不着急,慢道:“是也。”

    “唉,真想当年同耀邦一样去外面看看,此实乃人生一大憾事!”

    陈容笑道:“文若莫要如此,待我等助主公完成大业以后,容必拉上文若前往各地游历,岂不美哉?”

    “自是极好,只是不知到时我等可还有精力一去?”荀彧说道,“今日主公所提议事处之事想必是耀邦所提吧?”

    “然也。”

    “吾一猜便是,但吾实在不明白,你提此法是何意?”

    陈容沉默了一会,说道:“诸位以为桓帝灵帝执政时如何落到那种局面?”

    众人不解,此事早有定论,无非是宦官与外戚之争,耀邦不该不知才是。程昱说道:“耀邦莫非另有见解?”

    陈容笑了一笑,说道:“容粗略二朝乃至历代,皇帝的个人因素将对一朝得失有着重大影响。故吾想以百官之力来限君权。”

    众人大惊,连忙说道:“话不可乱说,此话若传出,尔将处于何地?”

    陈容摆摆手,说道:“诸位莫慌,我既说于诸位,便是对诸位充满信任,诸位都是高洁之士,岂会害我?”

    众人都沉默下来,无一人敢搭话,都在静静地思索。陈容也不着急,坐在一旁,慢慢地等他们。

    荀彧说道:“今日议事处的设立便是耀邦的第一步吧?”

    “文若所言不错,吾想法还未完善,故想先一步步来,待一时机,便是水到渠成之日。”

    “何为时机?”陈群问道。

    陈容想了一会,说道:“待主公大业一成,天下繁盛之时。”

    程昱笑道:“耀邦实在是大才,我等还在考虑接下来该如何,耀邦便已想到定鼎天下之时。”

    陈容回道:“仲徳难道认为天下有人可挡主公?”

    程昱摇摇头。

    陈容笑道:“这便是了。即使有,吾等又有何惧?”

    众人皆笑,这不是众人自大,只是自信罢了。现今形势惟有袁术可一看,日后大敌袁绍现在还只是冀州一州之地,孙刘两人更不用多言。

    荀彧此时说道:“此事不用多说,现在主要还是耀邦所提一事。”

    陈群此时问道:“耀邦行此事是何目的?”

    陈容回道:“吾只愿再造千秋盛世,此愿一了,吾便是乡野闲人。”

    荀彧站起来,说道:“耀邦之志实在令吾惭愧,文若想问耀邦一句话,不知耀邦能否回答?”

    陈容也站起来,走到前面,说道:“文若尽管问便是,以你我二人之关系何须此言。”

    荀彧盯住陈容,说道:“敢问耀邦之志是何?”

    陈容看着荀彧,又看了一眼众人,陈容直起身来,以一种无比坚定的语气说道:“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玩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

    众人听到此话,不觉心里一震,感慨万分。

    陈容说完这番话以后,便回到了座位上,静静地坐在那。所有人都不知道陈容到底想做什么,陈容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做到,即使做到又能否延续下去,一切都是未知,但陈容绝不会放弃,否则陈容来这一世又有何意义。难道还要明知有对的方法却不用,只是让它在破碎中发展,历经百姓鲜血才好?

    戏志才说道:“平日与耀邦谈论,今日才知耀邦之志,吾等自愧不如啊。”

    荀彧接着问道:“耀邦还有何想法,当说来一听。”

    陈容不回答,只是静静地坐着。众人都是当世智绝之士,岂能不知陈容是何意。

    此时郭嘉笑道:“大哥总是想些别人不敢想的事情,我郭奉孝也不是胆弱之人,当助大哥一臂之力。”

    陈容听到此话,说道:“还是吾二弟懂吾,不枉我等结义之情。”

    荀彧、戏志才和陈群听到这句话便不高兴了,说道:“耀邦此话何意?奉孝虽与你有结义之情,但我等昔日颖川之情便做不得数?今日我三人也把话说明,既是利万世之事,我等博一把又何妨?”

    刘晔与程昱也说道:“吾等虽与耀邦尚未深交,但今日吾等也佩服耀邦之志,吾等自要尽一份绵薄之力。”

    陈容听完几人的表态,说道:“今日又得两位挚友,吾甚为欢喜。有尔等一同,吾道不孤啊!”

    刘晔与程昱也知陈容所说是他二人,便回道:“今日与耀邦一论,方知我等与耀邦的差距,今日当我等人生一大事。”

    陈容此时笑道:“诸位莫要过谦。容有自知之明,临敌决策吾不如志才、奉孝与仲徳几人,调度粮草,处理政务又不比文若、长文二人,子杨也是有急智之人,又通工匠之道。吾只是多看了点东西,知道了点尔等不知之事,若几位有我头中所见,要吾还有何用?”

    荀彧此时也说道:“耀邦之才不下我等,更是有奇见,又通于练兵统兵之数,为人处事更为一绝,耀邦莫要妄自菲薄。”

    陈容哈哈大笑,郭嘉此时说道:“诸位莫要在此客套,还是主要听听我大哥的想法,我等商议一番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