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丰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汉末贤人 > 章节目录 第三十章 视察(上)
    兖州,泰山郡太守府,正在处理公务的陈容被工匠营的主事所打断,他告诉陈容,先前让造纸匠们所做之事已经完成。陈容大喜,连忙赶往一览。

    来到工匠营的陈容看着造纸匠们造好的纸,拿手摸了一下,喜道:“将我前些日子刻的木板拿来。”

    工匠们便拿来刻板,用刷子沾上墨水,在木板上刷了一遍,然后将纸铺了上去,再拿刷子轻轻的刷了几下,然后将其揭了下来。陈容看着眼前之物,大喜,因为他知道,这不仅是普及教育的东西,更是瓦解世家的第一步。

    陈容命人封赏造纸的工匠,并下令告诉他们此事不能传出,否则按军法从事。众人不知有何深意,但他们知道面前这位太守是说一不二的主,不让做便是真的不能做,反正自己得到的封赏也不薄。

    回到府内的陈容坐在椅子上,静静思考将来的步骤,时而自语,时而拿起笔写字。当然,看不懂陈容所写何物的许褚只知道自家兄弟又开始了。

    不知不觉,陈容来到泰山也满了两年,其先前答应曹操之事也到了履行之人。曹操也定不会忘记此事,于是便率荀彧等人来到泰山,观陈容所为。众人皆知陈容来泰山前,曾与曹操相赌,今日便是揭晓结果之日。

    进入泰山郡,曹操等人的速度便一路加快。路上,看到休理平整的土地,曹操说道:“耀邦先前多次所言,要想富先修路,今日一见,方知其所言有误。”

    众人问道:“主公何意。”

    荀彧笑着说道:“尔等观此路,试想,若是一支军队行于此路,行进速度会有多快。战机稍纵即逝,若我军行军速度加快,则战争主动权便握于我手。”

    曹操也说道:“故耀邦所言富实在是不对。”

    “主公言之有理。”

    “此事非要事,你等且观这泰山郡,可还有所说?”

    这时,枣祇说道:“我观这土地与其他土地不同,地上似有一条条堆积之土,还有百姓手中动作,似乎与我等治下百姓不同。”

    曹操大笑,问道:“诸位可知泰山郡产粮数为多少?”

    “还请主公名言。”

    “泰山郡一年产量数接近尔等三郡之和。”

    众人大惊,急忙问道:“主公所言为真?”

    曹操看向陈群,说道,尔等不信可为于长文。”

    陈群便向众人说明,无一人敢信。曹操见此,也不多说,朝众人说道:“我知尔等心里疑问甚多,故莫要拖延,早早到达奉高,亲自问于耀邦。”

    “诺。”众人于是便一路狂奔,恨不得长一双翅膀,只因陈容所为实在是大为诱人。

    接到消息的陈容早早地便在奉高城下等候,见到远处有尘土飞扬,便知众人以来,于是便令人前往准备饭食。

    众人见到陈容,来不及客套,一个接一个地问陈容,弄得陈容都不知道该怎么办。曹操见此,笑道:“我等此来时日不短,诸位可寻找机会自行前去询问,今日还是听耀邦的吩咐吧。”

    众人此时也不好多说,便都退了下去。陈容见此,也笑道:“容听诸位将来,故命家中厨子备好饭食,诸位劳累一天,也该歇息一下。”

    来到陈容家内,陈容便让厨子开始做饭,众人一开始都十分冷淡,只因心中有事所想,故心不在此。

    陈容见此,说道:“主公,诸位同僚,容在泰山之时,闲来无事,便做了几种菜式,今日可得好好品尝一番。”

    曹操此时说道:“耀邦所做之物,定要好好欣赏。只是不知这吃食能有何改变?”

    “主公莫急,还请主公稍候片刻,”陈容刚说完,便有人告诉陈容说可以上菜了,陈容于是便令人开始上菜。

    众人刚开始心中甚是不屑,认为吃食再怎么好吃还能吃出花来,但当下人将一道道菜端上来之后,众人的喉咙便一直在动,待最后的馒头上来之后,陈容便说道:“诸位,请用吧。”

    上到曹操荀彧,下到一郡从事,皆拿起筷子狼吞虎咽,陈容看到此景,便向陈群等人问道:“诸位,香否?”

    众人哪有时间回答,只是竖起一个大拇指,点点头便继续开吃。待众人用完饭后,曹操向陈容问道:“今日一餐,方知何为美食。耀邦,你可要将此法教予我等。”

    陈容此时也说道:“主公,容此次款待诸位,是想明日好向诸位介绍泰山郡之事,至于此法,容自会交给主公,当此法还不到公开之时,还请主公莫急。”

    曹操此时便问道:“耀邦何意,此法有何机密?竟让耀邦如此看重。”

    “主公,此事耀邦日后自会言明,还请主公莫急。”

    曹操此时也说道:“也罢,便依你,只是可怜了我等肚子了,不知何时才能再吃一顿。”

    此时荀彧出声道:“主公,一时行乐无可厚非,但请主公记得商纣王做玉箸一事。”

    曹操此时也笑了,说道:“文若多心,吾自晓得,日后文若还要多多提醒吾。”

    “诺。”

    陈容见此,说道:“主公,诸位,今日时辰不早,我已为诸位备好住宿,还请诸位歇息一晚,明日我再详细向诸位介绍泰山郡之事。”

    待众人走后,陈容来到曹操处,曹操不解,问道:“耀邦此来何意?”

    “主公可记得我在席间的一番关于吃食的话?”

    “自然记得。”

    “主公可记得容先前与主公说过要想富先修路一句?”

    “当然,今日我还与他们提及。”

    “这便是我的想法,”陈容于是接着问道,“不知主公如何看待商与农之事?”

    曹操大为疑惑,说道:“自然是农为重,商人与民夺利,且不事生产,弊大于利。”

    陈容叹了一口气,问道:“主公可知糜家之富?”

    “自然,前日汝与糜竺之事我早已知晓,也不禁感叹糜家之富。”

    “主公可曾想过,若有一日主公能从商人身上切下一块肉来,能有何种收获?”陈容接着问道,“自古以来,所有朝廷都以重税来遏制商人,可商人是否发展受滞?”

    “耀邦之意?”

    “主公,商人会永远存在,我等既然无法阻止,不如试着利用一番,看其能否为天下所用,到时再观之如何。”

    曹操见此,说道:“我知耀邦常有独到见解,但此事吾实难理解。”

    陈容此时说道:“主公,容之意是主公莫要抑制商业。容以为商与农一样,皆是国之本。故容希望主公可让容一试,在下定论。”

    曹操想了一会,说道:“既如此,耀邦尽可一试,吾可要看看耀邦能做到何种程度。。”

    陈容喜道:“多谢主公,只是如今条件尚不充足,还请主公莫要着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