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丰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汉末贤人 > 章节目录 第二十八章 交易
    兖州,泰山郡太守府。陈容看着眼前之人,问道:“糜家主此来是代表糜家还是陶刺史?”

    糜竺笑笑,回道:“竺此来当为陶刺史。”

    陈容听此,也不多说什么,便问道:“那我等便可以谈谈了。”

    “曹将军说此时已完全托付于你,不知陈太守何意?”

    陈容坐下来,也示意糜竺坐下,摸着椅子的把手,说道:“糜将军也应知道,兖州四战之地,百姓流离失所,人口十不存一。我主自坐镇兖州而来,虽有一定恢复,但远远不及徐州富庶,更遑论糜家。”

    “还请陈太守言明。”

    陈容靠再椅子上,说道:“不多不多,比起徐州之地来说,微不足道,只需粮十万石,金五万。”

    糜竺起身说道:“陈太守是否缺乏考虑,以糜芳和几千兵士的换如此多的东西,竺无法决定。”

    “糜将军是否会错意了,我说这只是糜芳的身价,何来几千兵士?”陈容坐起来看着糜竺说道。

    “太守,你怎能如此?”

    陈容站起来,说道:“将军此言何意?须知是陶刺史先举兵攻打我方,我让其以财赔罪总比以地赔罪好吧。”

    “陈太守何意?”

    “无意,糜将军不如先好好想想,我们过几日再谈。容还有事要忙,先不陪公了,”陈容说完便走了。

    糜竺此时也十分着急,连忙喊陈容,但陈容一下也没有停,径直走向军营。

    来到军营的陈容向赵云说道:“子龙,你现在便可派兵通知张辽,立刻率兵攻徐,莫要暴露自己。”

    “诺。”

    几日后,在泰山郡的糜竺接到了陶谦的通知,糜竺便匆匆地赶往太守府。

    “太守有事要忙,不便见客,还请糜将军过些日子再来。”

    糜竺气愤地说道:“这几日我天天来此,陈耀邦不是在忙,就是外出。他当我是什么!今天你就是不让我进我也得进!”

    “何人喧哗?”

    “启禀许将军,糜竺求见太守。”

    许褚看向糜竺,问道:“你就是糜竺糜子仲?”

    “正是。”

    “既如此,你先随我来。”

    糜竺于是便同许褚来到陈容跟前,看到陈容正在整理公务,许褚便让糜竺先等候一番。糜竺现在哪有心思等,再等下去,怕不是徐州一郡之地都要没了,于是便绕过许褚,来陈容眼前。

    陈容见事糜竺到来,也不着急,说道:“子仲先稍等一下,待我处理完公务。”

    糜竺一把握住陈容的手,说道:“陈耀邦,你究竟是何意?”

    陈容一头雾水,问道:“子仲何意?你先坐下,我等慢慢交流。”

    “陈耀邦,今陶刺史来信,言你麾下张辽已率兵攻入我地。今你我在此商谈,你又行此事,可为君子?”

    陈容也不高兴了,说道:“糜子仲,你且注意,今是你弟再我手,不是我要求于你。你先是一人闯我屋内,又不分青红皂白诬陷我部下攻你徐州,你意何为?”

    糜竺也质问道:“闯你屋是吾不对,然今有陶刺史书信在此,你还有何辩解。”说完便将陶谦的书信交给陈容。

    陈容拿起书信,看了一会,说道:“陶刺史只是言有将士攻你徐州,如何得知是我部下攻你?”

    糜竺气道:“除了你,还有谁可行此事?”

    陈容回道:“糜将军还是先让陶刺史调查清楚,我也让人前往我部查验一番,可好?”

    糜竺心说等你查完,我徐州不知是什么样了,于是便说道:“你也不用多说,便依你之前所言,可行?”

    陈容问道:“糜将军是何意,你莫非以为是我派兵前往攻打徐州。”

    糜竺轻蔑道:“是谁所为,谁心里清楚,此事不必多言。还是先谈好我弟与将士之事。”

    “既然糜将军是这个意思,那我陈容也不便管你徐州之事,但我之前所说,不可有一字改动。”

    “也罢,也罢,就依你。我再加粮食一万石,金两万,可换回我徐州将士?”

    陈容笑道:“如此,便依子仲。还请子仲先行启程,向刺史禀告此事。”

    糜竺摆了一下袖子,说道:“告辞。”

    陈容笑道:“日后还要糜将军多多关照。”

    糜竺回去收拾好东西,便带着人启程了,路上有人问道:“家主,不知陈耀邦可改口?”

    “未曾改口。”

    “那我等便依他吗?”

    “你还想如何,难道你要让陈容把我徐州攻下?”

    “并无此意,只是刺史那里如何交待,如此条件,刺史定不会答应。”

    “到时不够之处,也只能是我糜家补足了。”

    此时的糜竺也知道,靠陶谦是无法让糜家立足了,还是得早做打算。

    回到徐州,糜竺将事情告诉陶谦,陶谦气道:“陈耀邦欺人太甚!”

    “刺史,此时不是与陈耀邦计较之时,还是先摆脱此事为好。”

    陶谦看着糜竺,说道:“子仲,徐州实在是无力承担啊。”

    糜竺也知晓陶谦何意,便说道:“糜家愿为刺史分忧。”

    陶谦笑道:“有子仲此言,吾便可放心。”之后,二人便开始了一番讨价还价,终归是不想自己吃太多亏。

    讨论完之后,糜竺说道:“刺史,今曹操陈容虎视我徐州,刺史当早做打算。”

    陶谦也严肃道:“子仲所言有理,不知子仲有何想法?”

    糜竺回道:“此事还需刺史定夺。”

    陶谦想了一会儿,说道:“今诸侯割据,多有吞并他人之意,实在难以抉择。”

    糜竺说道:“刺史所言不假。可恨这天下,竟无一人可挺身而出。”

    陶谦此时突然说道:“子仲之言道让我想起一人,此人曾助孔融消灭黄巾军,可见其能,且为汉室之后,若我求与他,他定不会拒绝。”

    “刺史所言,可是刘备刘玄德?”

    “正是,不知子仲何意?”

    “此人之能,我曾有所耳闻。其起于黄巾之乱,后效力于公孙瓒,麾下有两位不世猛将,若有他助,定可解围。”

    陶谦大喜,说道:“子仲,你将同陈容之事了解之后,便前往求助于刘玄德。”

    “诺。”

    几日之后,陈容与糜竺再南城下相见,陈容问道:“糜将军可准备好?”

    “陈耀邦,我弟何在?”

    “子仲莫要着急,糜芳和徐州将士待我交接以后,自会交于你。”

    糜竺于是便令人将东西送到陈容处,陈容见检查之人回复没有问题,便也将糜芳等人教给糜竺,陈容喊道:“子仲,期待我等下次相见。”

    糜竺哼了一声,便带人走了。陈容见此,哈哈大笑,挥了一下手,也命令部队回城。然后派人告诉张辽。可以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