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丰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汉末贤人 > 章节目录 第二十四章 见女
    晚上,陈容如约前来,一进门,便听曹操笑道:“耀邦来了,快快坐下。不得不说,耀邦所设计的这个椅子甚是舒服。”

    “小道尔,容只是画了个图形,多亏工匠才能把他们做出。”

    “耀邦总是这样,如此过谦,也得你想出这种图形,工匠才能做出不是?”

    “惭愧。”

    曹操大笑,此时,便有一妇人带着几人上来,曹操说道:“耀邦,我来为你介绍一下,此乃我长子曹昂,不日即将加冠,我已提前赐字子修给他,你与他年岁相差不多,还要多多亲近才是。”

    “容知晓。”

    接着便向陈容介绍了其他几个孩子,知道说道曹丕与曹彰时,陈容才多看几眼。不过在此时,曹昂以后肯定不会死于宛城,到时候谁继承曹操基业可就不好说了。

    曹操在介绍完以后,只留下曹昂,便让其他人走了,说道:“耀邦,我有一事想拜托于你。”

    “主公请名言,耀邦定尽力办好。”

    “我想让子修今后跟着你,让他在你身边多多学习,可好?”

    “容定会好好教导公子。”

    “如此便好。”

    皆大欢喜,自是要饮酒作乐,这时,曹操问道:“不知耀邦可曾婚配?”

    “启禀主公,容幼时父母皆去,是吃百家饭长大,被老道教了几年后被叔父收养,悉心教导,才会有容今日成就,故尚未婚配。”

    “耀邦今年年岁几何啊?”

    “容二十有五了。”

    曹操心道:相差七岁,尚可,待日后与夫人商议一下。便说道:“耀邦还是要早早成家才是。”

    “耀邦会考虑的。”

    欢快的时间总是过得很快,陈容见天色已晚,便向曹操告辞,曹操却让陈容在此住下,好好休息一夜,明日直接回泰山郡便可。陈容推脱不过,便住了下来。

    等下人将陈容带向客房的时候,曹昂向曹操说道:“父亲,你可是有意将妹妹许配给陈将军。”

    “你意如何?”

    “我观陈将军姿颜雄伟,才识过人,且听人说诗词歌赋样样精通,配吾妹正是合适,只是年岁相差七岁,怕妹妹不愿意。”

    “无妨,先让其接触一下,不急不急。吩咐下去,明日不可有人前去打扰耀邦,你让你妹妹明日去叫耀邦。”

    曹昂笑道:“诺。”

    翌日,最近颇为劳累的陈容睡得很香,正梦到陈容帮曹操消灭刘备和孙权的时候,阵阵敲门声将陈容惊醒。陈容看着阳光,便知道是日上三竿了。

    正准备随意回两句的陈容便听到外面有女声道:“陈将军,家父叫您前去用餐。”陈容连忙回道:“吾马上前去,小姐有事先忙吧。”

    陈容见外面没有了声音,便以为是人走了,于是便起来整理了几下,刚开门,便看见门外有一女子等候,陈容急忙道:“小姐莫怪,吾以为小姐已经走了,故稍微磨蹭了一会。”

    只听那女子道:“不碍事,家父知你不知路,便让我带你前去。”

    “如此便多谢小姐。”

    她带着陈容来到曹操等他的地方,说道:“家父就在前面等候,将军自行前去便是。”

    “多谢小姐,容先走一步。”

    看到曹操,陈容便说道:“主公勿怪,容今日颇为劳累,故起得有些迟,还望恕罪。”

    “无妨,耀邦可看到小女?”

    “正是小姐待我来此。”

    “那便好,先坐,用完餐再说。”

    “多谢主公。”

    吃了一会,曹操问道:“耀邦观吾女如何?”

    “小姐自是极好。”此时的陈容在不知道曹操的意思是什么,便白活这么大了。但陈容也没办法拒绝,多个身份也好办事,而且刚才那个女的长得也不错。

    曹操大笑:“如此便好。”

    陈容此时说道:“主公,某已经吃好。泰山郡还有诸多要事需要处理,这便启程了。”

    “也好,耀邦闲来无事时定要多来转转,至于子修,过两日我让他自行前去找你。”

    “那容这便走了。”

    待陈容走后,曹操令人将女儿叫来,问道:“你观耀邦如何?”

    “女儿不懂父亲意思。”

    “哈哈,今日难得一见你竟有如此娇羞之时。”

    “父亲!”

    “好好好,不说了,不说了。”

    待陈容返回泰山郡,便将众人叫来,说道:“我在外作战这几日,郡内可有事情发生?”

    “回太守,郡内并无大事。只是工匠营里传来消息,主公所命打造的装备已经生产了一部分,发现照此法所练,不仅军备质量更好,而且所需材料也减少了。”

    “这是喜事,应该奖励。你先将打造好的军备往主公处送一批,然后再令工匠继续生产。”

    陈容让几人退下后,便准备自己一个人前往底下走走,换好衣服,走出城门,见先前所建的路现在已经大部分修好,自是十分欣慰。看着田地里的小麦,再看看田地里百姓脸上的笑意,便知明年收成定会让人满意。

    陈容现在已经将政治,经济搞得有声有色,便想要开始搞文化了,但要发展文化,首先便是要弄印刷术,陈容对此不是很有印象,但他不是个轻言放弃的人,搞不来活字印刷,搞个雕版印刷还是可以的。

    想到便做,陈容从来就是给雷厉风行的人,于是便一头跑到了工匠营。雕版印刷术无非就是一个木板和一张纸的事,其中重要的无非就是木板的选择。不怕,总共就难么几种木头,总会找到合适的。而且既然被用来雕刻且普遍使用,就不会是多名贵的木头。锁定范围,一个个找便是。

    陈容于是命人拿来集中木头,再叫来几个会雕刻的人,让他们拿着自己写的字反贴在木板上再用刀按比划来刻。发现只有枣木和梨木可行,其他要么太软,要么太硬。

    陈容大喜,如此一来,这印刷术便可以说大功告成了。拿纸来一试,让陈容失望的事情便来了,虽说这个时代纸张已经可用,但质量不是太好,这下可把陈容打击坏了,原来最不重视的事,现在便成了阻挡书籍普及的重要问题。没办法,只好改呗。

    陈容于是便令人将所有会造纸的人找来,告诉他们,让他们好好专研一下如何提高纸的质量,并提高纸的洁白度。还是一句话,只要有突破便赏。众人的兴趣一下便提起来了。

    陈容蒙头发展的同时,外面的形势却发生了变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