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丰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汉末贤人 > 章节目录 第二十三章 破敌
    晚上,张辽和麾下五百骑兵已准备妥当,陈容看着这五百人,对张辽说道:“此次破营,文远万事小心,知不可为便退,自有许褚为你断后。”

    “末将知晓。”

    张辽于是再带领五百骑兵出城后,照陈容所言,从敌军营侧突袭。张辽率领所部一路砍杀。这时,敌将也披上盔甲,骑马来战张辽。但不料被张辽所部校尉阻挡,愣是没有再前进一步。再加之所扎营盘不利,故军队炸营情况即为严重。

    张辽见效果不错,再下去怕是要被包围,于是便下令撤退。拨转马头,见有一人正与士兵缠斗,挥枪将其刺于马下,接着便向营外冲去。

    得亏张辽是在夜色下战他,光线不是很好,这位被刺下马的将领只是受了一点小伤,被人扶起来后气道:“快快追击,莫要让他们走脱。”

    副将于是便组织军队追击张辽,可是当他看见许褚率兵在前面等待的时候,以为是张辽故意将他们引出来,为了一举歼灭而设的伏兵,故吓得命令士兵撤退。

    待张辽同许褚回营以后,陈容笑道:“文远此战当扬名天下,一举挫其锐气,待明日我军再在两军阵前破其大军,则此战可定。”

    “将军谬赞。”

    “文远之功待吾面见主公时表明,定位你讨一个将军之位。”

    “多谢太守。”

    翌日,当陈容摆开大军与对方对阵之时,对面有一人出来叫道:“无耻之徒,昨日趁我不备从背后刺我,今日可敢当面较量一番?”

    张辽此时说道:“没想道昨夜一枪竟让你躲了去,你本该庆幸,没想到今日却来寻死!”

    “休要多言,快来战过。”

    张辽于是便向此人杀去,两马相交,他的头盔便被张辽挑去,这下他更是生气,举枪来战,张辽不慌不忙,抬手便是一枪,便见此枪已穿透此人腹部。

    敌军见长官被斩,军队大乱,陈容见此,便挥兵攻之,敌军无心抵抗,只知逃命,遂一冲即破,毫无半点压力便将此军消灭。

    陈容让人打扫战场,言道:“如今田楷援军已破,我等也需修养,传令下去,各部就地驻守,等候主公派援军前来。”

    -------------------

    扶沟城,接到刘表回信的曹操大喜,说道:“刘表已派兵前往截取袁术粮道,按时日算,此时袁术也应该收到消息,其随军粮草不出七日便会耗光。诸位,袁绍不日便将退兵,尔等要等待时机,掩杀袁术。”

    “诺。”

    袁术军内,纪灵向袁术说道:“荆州牧刘表派蔡瑁袭我粮道,如今我粮草只够四日之用,还请主公定夺。”

    “定是曹操向刘表求援,否则刘表老儿怎敢如此。”

    袁胤此时道:“主公,刘表既已袭我粮道,则南阳必定不保,还请主公早做打算。”

    “依你之见,该当如何?”

    “臣以为,当尽早退兵,据守豫州,再取扬州,积聚实力,再报此仇不急。”

    “如今之计,也只有如此了,传令退兵吧,注意莫要让曹操发现,”袁术摆摆手,说道,“你们下去吧。”

    待众人退下后,袁术轻声道:“终是没赢了孟德。”

    翌日,当曹操派兵前往袁术前挑衅时,才发现只剩一座空营。曹操听到消息后,说道:“是我大意了,没想到袁术竟退的如此果决。”

    郭嘉此时出声道;“主公,既如此,我等还是回师吧。”

    “恩,传令下去,即刻回师,想必耀邦此时也该退陶谦兵了。”

    几日后,当曹操返回昌邑的时候,便听荀彧向曹操说道:“主公,前日耀邦送来消息,言其已经破田楷军,并据有北海国大部,还请主公即刻派人前往。”

    曹操大喜,说道:“耀邦实为大才,今袁术虽败,吾却没有得到一点好处,耀邦此举也算是慰我心啊。”

    “主公,耀邦刚刚攻下城池,尚无足够兵力驻守,待田楷腾出手来,必危矣,还请主公快快派兵且派人前去治理。”

    曹操想了一会,说道:“不知文若可知满宠满伯宁?”

    “臣有所耳闻,此人在耀邦抵御陶谦军时,只率耀邦亲兵和民夫,便前往防卫公孙瓒,如此胆量,令人敬佩。”

    “文若不知,我曾派人辅助耀邦修订法律,听人说,耀邦将此事全权交给满宠,耀邦更是多次向我举荐他,可见此人大才。你我皆知耀邦看人从来没有出错。”

    “主公言之有理,主公莫非是想让满宠前往治理?”

    “然也,你认为如何。”

    “臣并无异议。”

    “那便就这样吧,再另夏侯惇率兵五千,前往驻守,如此便不惧田楷。”

    “诺。”

    “对了,让耀邦也赶快回来一趟,我还有要事相商。”

    莱芜城,当陈容接到曹操的消息时,并不是十分意外,他曾经不止一次在曹操面前说过满宠之才,心里也是十分希望能让满宠管理这些地方。但他却不能直接向曹操提出,无他,不想让曹操多想罢了。

    陈容于是叫来满宠,向他说明曹操的意思,满宠自是不胜欣喜。陈容便告诉他自己先走一步,待夏侯惇到来之后,再将兵马换防。

    来到昌邑的陈容见到曹操,向曹操说明了此次战况,当听到赵云连破青州县城和张辽五百骑破营后,大为赞叹,直言年少有为。

    陈容这时突然想起了糜芳之事,故向曹操说道:“南城一战,俘陶谦军糜芳,不知主公有何想法。”

    曹操知道陈容提起此事便一定有好处,便问道:“耀邦之意是?”

    “主公,陶谦无故攻打我方,俘其将,理应斩之,然糜家乃天下豪商之一,徐州更是富庶之地,此次若能以糜芳来换取一些粮草钱财,何乐而不为。”

    “耀邦之意我已知晓,既然糜芳是你俘虏,此事便交予你处理,有了结果通知我便好。”

    “主公宽心,陶谦在徐州的助力之一便是糜家,此次必让他后悔出兵。”

    “耀邦处理便好,”曹操笑道:“上次因陶谦之事你匆匆离去,值你在此,便将上次未说完之事说完,尤其是密探一事,若非此次密探提前得知,我等必损失惨重啊。”

    “我也正想和主公说及此事。吾训练他们,便是为了让其在其他地区生活下去,平时不用做认何事,只需要收集一些有用的情报,而且要记住当地地形,为我军日后做好准备工作。”

    “耀邦此想法甚为高明,未雨绸缪啊。只是若其反叛,如何?”

    “臣已将他们的家眷接到一起,主公放心。”

    “有耀邦在侧,无事可愁啊,”曹操笑道:“今日乃我家宴,我曾多次向子修等人提起过你,都是对你敬佩有加,平日你在泰山,无时间可用,今日你可得来,好让他们见见。”

    “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