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丰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汉末贤人 > 章节目录 第二十二章 叙旧
    两人见面,心里不知所想,但脸上都是充满笑意。曹操此时说道:“讨董一别,我与公路已有几年未见了吧。”

    袁术感慨道:“是啊,昔日一别,没想到再见会是如此场景。”

    “平日无所事事事,总会不免想起昔日雒阳之情,你我本初三人之事总历历在目。”

    “当年你与本初所做之事我可还曾记得,昔日无所畏惧,胆大包天之人,今日也各位一主。”

    “时光荏苒,你我都已不在年少。昔日你我曾有言,终有一日要为这大汉开疆扩土,行那冠军侯之功。今日想来,总是不免惆怅。”

    “孟德,你我本无仇怨,可你为何助袁绍而不助我?”

    “境况所迫罢了。”

    “那今日你可助我,我等先灭袁绍,在灭各路诸侯,迎回天子,到时你便再行那冠军侯之事,可乎?”

    “公路,你还是那么天真。”

    “听你此话,是不可行了?”袁术就要起身,说道:“那今日我等还有何旧可叙,恕不奉陪。”

    “公路且慢,再答孟德最后一问,”曹操也起身道。

    “你且说,这一问完,你我便是敌人了。”

    “昔日你我开疆扩土之愿,今天你是否还想?”

    袁术背向曹操,沉默了一会,说道:“昔日稚儿之言,想他做甚?曹操,你我战场上见吧。”

    两人各回阵前,说道:“鸣金收兵。”

    翌日,两军阵前,刘匡拍马来挑,说道:“我乃袁将军麾下先锋刘匡,可有人与我一战?”

    曹操阵前,赵风拍吗来战,并喊道:“曹公帐下校尉赵风,前来战你。”

    二人战作一团,你来我去,甚是精彩。只因郭嘉等人不擅武艺,便问道:“不知二人战况如何。”

    颜良回道:“祭酒放心,风之武艺虽不如其弟,但也不差,刘匡败阵是迟早的事。”

    颜良刚刚说完,赵风便将刘匡的头盔挑飞,刘匡见此,只好灰溜溜地回去了。袁术见此,大怒:“这个刘匡,要之何用,真想那他祭旗。”说完便让纪灵前往战赵风。

    二人战作一团,几十回合过后,曹操见赵风似乎体力不济,便让颜良前往替下赵风。

    颜良骑马赶到阵前,说道:“赵将军且退后,让吾来战他。”

    赵风也知自己难胜纪灵,便退了下去。此时颜良道:“敌将,你可要歇息,莫要到时怪吾胜之不武。”

    “要战便战,哪来那么多废话。”纪灵说完便向颜良冲去。颜良大笑:“某来也。”

    二人你来我去,见招拆招,好不热闹。但颜良武艺本就略胜纪灵一筹,再加之纪灵与赵风之前已战过几十回合,体力已渐渐不知。颜良于是瞅准时机,一枪便将纪灵的武器挑飞。

    纪灵见此,只好拨马回阵,颜良大笑道:“今日你我酣战,我已占了你便宜,你我日后有机会再战。”

    曹操见二人已分胜负,于是便下令大军进攻,袁术见此,也只好迎击。曹操一方由夏侯惇,夏侯渊,颜良,文丑和赵风等人率领,袁术大将不多,再加之士气受挫,便节节败退。李丰见此,便下令鸣金收兵。

    回到大营的袁术大怒,看着纪灵与刘匡二人,怒道:“你二人真是让我丢尽了脸,尤其是你刘匡,你莫非真以为我不会把你祭旗?”

    “臣等有罪,还望主公恕罪。”

    这时,袁胤说道:“主公,二位将军已经尽力,实在是曹操对面将领甚为厉害。”

    “曹孟德怎会有如此多的良将,想我袁术坐拥南阳,豫州富庶之地,竟无一人能与之匹敌,实在可恨。”

    “主公,观今日之战,我等实不能在于曹操对阵。此种情况只好后退几里扎营了,但我军粮草之多,曹操之兖州又无粮可与我等对峙,到时我军再攻不迟。”

    “也只好如此,传令下去,即刻拔营。”

    “诺。”

    此时城内,曹操正给几位将军嘉奖,便听到袁术退兵的消息,曹操不解,问之于众人。

    郭嘉回道:“主公,袁术此意是向与主公对耗。豫州等地乃富庶之地,且受战乱影响较小,粮食等物必胜于我,故其想等我军无粮之时,再攻我不迟。”

    “奉孝可有策破之?”

    “主公可修书一封给予刘表,让其出兵断袁术粮道,袁术自会不攻自破。”

    “我与刘表并无联系,其如何肯助我?”

    “主公当陈明厉害,言于刘表,若其一断袁术粮道,则袁术军必乱,到时我军自可攻之。待袁术一败,刘表便可出兵占领南阳,如此喜事,其必会答应。”

    “奉孝所言有理,我这便写信给他。”

    -----------------------

    此时,莱芜城内,满宠向陈容问道:“太守可是已破陶谦大军。”

    “然也。”

    “既如此,公孙瓒军又不攻我,太守率大军来此意欲何为?”

    “伯宁,你看我向那吃亏之人否?”

    “不像。太守之性我有所了解。”

    “如此你还问我,”陈容回道,“袁术联合公孙瓒与陶谦攻我,我必从其身上咬下一块肉来。”

    “不知太守意欲何为?”

    “不多,只是想要半个青州罢了,再多,我可就要吃撑了。”

    陈容说完,便命满宠率一千士卒与民夫在此驻扎,自己则亲领大军六千之数前往北海郡等地,再令黄忠押送粮草。

    青州刺史田楷接到斥候的消息,十分惊讶,怎么陶谦的军队败得如此之快。此时应当速速发兵,以支援郡县。但自己又得防备袁绍,不能动身,可派之人刘备正屯平原,也无法动弹,一时竟无人可用。但又不能不救,于是便命令各郡固守待援,再派一亲信率五千军士前往支援。

    而陈容等人此时以攻下临朐等地,陈容于是便令张辽驻守此地,阻截田楷的援军。自己则率赵云、许褚、黄叙前往北海国。

    青州本就受战乱损毁严重,又加之公孙瓒是刚刚平定青州黄巾,尚未巩固后方。各地长官又是左右逢源之人,故陈容派赵云率骑兵一路前进,所过之地望风而降。北海国转眼间便已只剩下一半。

    陈容见此,知道不宜再攻,于是便令赵云停止进攻,安抚后方。然后派人前往昌邑,让他们派人来接管此地,自己便回到临朐,迎击田楷的援军。

    待陈容到达临朐之时,田楷的援军刚好到达。陈容与戏志才和张辽登上城楼,观其扎营。此时,陈容到:“观其所扎之营,并非惯战之人所扎。田楷难道竟无人可用到如此境地?”

    “将军,辽愿一试。”

    “不多,只要吾麾下五百骑兵便可。”

    “文远如此自信?”

    “非也,末将只是相信吾麾下士兵。自练成之日起,吾便对之毫不怀疑。”

    “既如此,将军便去准备吧,今晚便可一试。我让许褚率我亲兵为将军压阵。”

    “多谢将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