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丰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汉末贤人 > 章节目录 第十三章 泰山郡
    “大哥,此去泰山郡有何想法?”郭嘉问道。

    “此去泰山,第一为稳定民生,恢复生产;第二为练兵,兵乃我等立足根本,此乃重事;第三为寻找战机,今群雄割据,徐州为富庶之地,丹阳兵更是天下闻名,夺之,则必为主公添一助力。”

    “大哥既已定策,二弟我便不需多言,”郭嘉说完,便向许褚说道:“三弟,某定要听大哥话。”

    “二哥放心,弟必事事询问大哥,你与四弟也要保重。”

    “好了,莫要多言,你我又不是不能相见,”陈容言道,“今时辰不早,我等当速速启程。”

    临近申时,几人便已到达泰山郡,进入奉高,陈容向几人说,“今日已申时,我等刚来,有诸多事要处理,今日便不议事了,尔等前去收拾行李,明日府内议事。”

    翌日,陈容早早便已到达太守府,听取从事赵虎报告旧事。

    陈容问及青州民众之事,赵虎说分到泰山郡的以及全部到位,并已分别租与天地,种子耕牛等物也早已发放完毕。期间不断有人陆续前来,陈容便让他一同听取报告。

    顷刻,陈容见人已全部到齐,便说道:“各位,想必诸位也知道为何只有我一个人能带来诸位能臣,我以向主公保证,不出两年,吾便给他一个新的泰山郡。诸位可要助我!”

    几人笑道,我等必听从太守号令。

    “如此便好,今我等新到此地,尚不熟悉,故我便要麻烦各位,亲自前往各地走一遭,明日再将情况汇报于我,不知诸位可行?”

    “遵太守令。”

    “如此便好,诸位想前往何处,我便不做主了,公等自行选择。我便率满宠前往奉高周围。诸位,我先走一步。”

    今已到秋季,这是种植冬小麦的时候,陈容与满宠二人走在田间,见地里都是热火朝天的,百姓正在为种植冬小麦而准备。

    这时,陈容想到,此时好像尚不知堆肥的重要性,然现在想起也赶不上今年的小麦了,因为堆肥时间并不断,强行堆肥恐怕贻误时间。而且此时厕所只是富贵之家所建,平常百姓尚未修建。如此,接下来便有了一件事需做了。

    同时,现在的耕作方法也较为落后,垄作法等似乎在北齐的《齐民要术》才有所提及。这样看来,农业之事尚有改进之机。

    二人兜兜转转,时辰便已不早,于是便向城内走去。回到城中,二人告别,陈容回到家中,思考明日该有何计划,于是便让许褚带来纸和毛笔。陈容看着这张纸,动手写下八个大字。站在陈容一侧的许褚看到陈容的举动,心道,又开始了,大哥又要写些我不认得的东西。

    这也不怪许褚,若是许褚能看懂,陈容便要问问他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是什么了。

    那么陈容所写的八个字是什么呢,无他,政治经济文化军事八字罢了。这乃是陈容前世最常用的东西,而且十分有用处,便也不想改掉。

    陈容看着这八个大字,心道,今无印刷术,且古籍多藏于士家家中,造纸术虽不如后世,但能在魏晋时期流行于下层的纸又能差到哪里去。总之三项两项不具备,便将之划掉。

    看着政治二字,也不禁摇头,毕竟还未统一,即使要变,也无甚用处,遂准备划掉。刚要划,陈容便想到,体制不能改,定个法律还不行,这不就是向曹操要来满宠的原因吗。遂在一旁写下法律二字。

    现在便只有从经济军事两项入手了。在这个时代,经济无非就是农工商三字。农业今日已提到,一种是施肥法,一种是耕作法,这是需要推广的东西,不急慢慢来。

    至于商业,此时怕是不和时宜,故划掉。工业的话便是工匠的作用了,这可是好东西,提高农业产量,打造军备都需要靠他,也得安排上。

    至于军事,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吗?后世那些方法除了不适宜现在的,那些严明纪律,锻炼体能的方法还是可以用的。陈容于是便列出了一份军士训练计划,看着这些计划,陈容不禁暗笑,心道:待赵云张辽将军队带来后,两人便接替训练,一人一月。

    翌日,那些派出调查的人也都回来,陈容便让他们将情况一个个说明白。在听完几人的汇报后,陈容道:“诸位辛苦,我再此多谢诸位。”

    “我等同为主公效力,不敢言累。”

    “诸公有理,”陈容回道,“在我听完诸位所诉之后,容便有几点想法,还请诸位周正。”

    “不敢,太守请说。”

    “诸位应知我曾游历各地,故从当地得知一些方法,可提高粮食产量。诸位皆知,一亩地可产三石粮食,然当地居民曾言若用此法,亩产可达六石,更有甚者可达八石。”

    “竟有如此方法,还请太守言明。”

    陈容便将堆肥与垄作等耕作方法告知,几人皆半信半疑,陈容见此,也不好说什么,毕竟现在不曾试过。待明年寻一地试之,一切便见分晓。

    接着,陈容又说道:“昔日曹刿论战,曹刿在听及鲁庄公前两给理由时都不予同意,唯有在听及律法之事时在同意;之后更有商鞅君变法,才有秦扫之力,其中律法之事也不用多说。由此可见,律法之重要性。且今天下变乱,若无一法辅之,则必不安生也。故我想让诸位在现有律法之上再议,以附现况。便由伯宁责此事,可好?”

    “伯宁必不负太守厚望。”

    “如此便好,”陈容笑道,“还有一事,此事事关农事及军事。我曾阅一部书,上面记载:无水利灌溉之田,亩产与有水利之田相差可为一倍;同时,兵甲利器乃是我军胜敌之要素。两者都与工匠离不开关系,故尔等传我命令,若有工匠有新法可用水利,或提高军备质量之方法,吾便赐其官职,”陈容见有人表情不对,言道:“我既答应主公还其大治泰山郡,主公又准我便宜从事,诸位遵令便是。”

    “臣等遵令。”

    “诸位可有补充,尽管言之。若无事,便依我所说办理。”

    几人相互看了几眼,言道:“我等告退。”

    “志才,伯宁留下,吾还有事要与二位相商。”

    待几人退下,陈容道:“仲康,你前去守门,没有我的允许,认何人不得进入。”

    “诺。”

    “二位,我有一事,需与二位商量。我意待子龙与文远到达后,予二人六月的时间,从中选出灵敏聪慧之人,组一秘密部队,从事刺探军情,散播谣言等事。二位意下如何?”

    “太守此意大善,如此,我等便能运筹帷幄之中,决胜千里之外。”

    “既如此,我这便上报主公。至于细处,我等慢慢筹划。”

    “善。”

    -------

    “大哥,子龙与文远来了,”许褚在外面喊道。

    “来得正好,请二人速速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