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丰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汉末贤人 > 章节目录 第六章 司隶
    三人一路游山玩水,不出一旬便已来到雒阳。一路上,许褚颇为兴奋,玩了之心止之不了。陈容郭嘉二人也懒得管他。

    来到雒阳的郭嘉与陈容拜访此地名士,中途因盘缠用完,不得已求于家中,幸好陈登派人赶忙送来,不然几人就要流落街头了。

    就这样,大半年的时间过去,二人日日求学,而许褚忍受不了此等生活,便先辞别二人,独自闯荡。陈容起初并不同意,后在其苦说之下,陈容也知其不能像他二人一样,便在让其承诺不惹事的情况下答应他了,还嘱咐他一定要在年关之前赶回来。

    大半年的求学,雒阳士人也都知陈容郭嘉之才,纷纷征诏,二人已学业为重的理由都推脱了。

    今日,在客栈读书的二人听到门外传来一大笑声,甚疑惑,便起身开门。不料门外却站着一个人,只见其身材短小,面部黝黑。郭嘉正欲发问,其却开口道:“恭喜二位,今大将军见二位聪慧过人,便派孟德前来招揽,不知二位意下如何。”

    郭嘉正要拒绝,便听陈容出声道:“且进房再说。”

    郭嘉心下大疑,从前有人来此,都是一律拒绝,怎今日大哥转性?

    三人跪坐好,陈容问道:“不知大将军从何知道我二人?”

    曹操笑道:“昔有钟繇钟文常曾举荐二人,但大将军因事务繁忙便忘记此事。今又有多位名士赞于二位,故才想起此事,特命在下前来。”

    “原来如此,但想必孟德也知道,我二人现在心不在此,还望孟德回去后向大将军言明。不过如有事我等能助于大将军,我等必尽心尽力。”

    “如此,也好。”

    “说完正事,我也有点私事。”

    “耀邦有何事,尽管言明。”

    “无他,只为昔日孟德所行之事感到敬佩而已。昔日孟德以法正名,笞者更是宦官亲戚,此乃大勇与大忠。孟德虽非出世家,但此义举却非世家之人敢为,我钦佩不已啊。”

    “耀邦谬赞,孟德只想为国家出力而已。无其他所想。”

    “如此,更是令我等钦佩啊。今日有缘一见,我等当浮一大白。”

    于是几人便在宴席之上纵情交谈,好不快活。

    晚上,郭嘉问及陈容,为何前几日前来征召之人兄长见也见不见,今日为何却见曹操。陈容回道:“我观此人,必位及人臣也。”郭嘉不信道:“兄长莫要诓骗我,难道兄长也知识人之术?”陈容大笑道:“贤弟所言不错。”郭嘉也笑道:“既如此,兄长且看看我。”“你,有兄长在侧,还能让你默默无闻,”陈容回道。

    不知不觉已临近中平六年,陈容知乱世将启,便决定先行离开漩涡中心。许褚也于前日返回客栈。于是便宴请曹操与钟繇等人,向他们说明离别之意。曹操问及将前往何方,陈容说想去冀州看看。几人又是一番告别。陈容道:“今日即将远行,离别之伤更甚,今日我等不醉不归。”

    翌日,即将出门的陈容被曹操喊住,说道:“耀邦慢走一步。”

    “不知何事,”陈容问道。

    “今日大将军问及你等离开之事,我便如实相告。然大将军却托我先阻止二位,说有事相托。我这才来此。”

    “原来如此,但不知何事。”

    “大将军说,叫住耀邦后,直接带来府上即可。”

    “既如此,孟德请带路,”陈容又向郭嘉许褚说道:“你等且在此等候,我去去就回。”

    行到大将军府门前,早有人在此等候。于是便引着二人来到客厅。一进客厅,便见一人跪坐于正中,还有一人,身着戎装,站在一侧。曹操与陈容见过何进后,何进大笑道:“尔等不必如此。耀邦莫怪老夫,老夫乃是有要事相托。”

    “大将军有何事,只管言明。耀邦若能办到,必尽心尽力。”

    “如此便好。我先向你介绍一人,”说完便向身旁的人招手道,“文远过来吧。”

    听到何进口中的名字,陈容内心充满疑惑,如若真是我想那人,怎会来此。陈容正想着,便听那人说道,“在下张辽张文远,见过耀邦。”

    陈容强压内心疑惑,回道:“见过文远,”然后看向何进。

    何进笑道:“耀邦,这便是我所求之事。我欲派文远前往冀州募兵,听孟德说你也将前往冀州,故想你二人一同前往,也好有所照应。”

    “原来是此事,容谨遵大将军之命。”

    “如此,你二人快快启程,莫要误了时辰。”

    陈容与张辽便退出大将军府,约定在城门外相见。

    此时,在何进身侧的曹操问道:“大将军此事孟德不懂。”

    何进笑道:“我听你及朝内诸位都称赞于他,我便生爱才之心。奈何其志不在此,于是便借文远募兵一事,让文远与他联络感情,更是让文远多听耀邦的话。如此,不管耀邦如何,天下便见时耀邦在替我募兵,则必视耀邦为我的人,岂不妙哉。”

    “大将军好想法!”

    城门外,陈容与张辽碰面,相互客套一番,便踏上行程。一路上,因张辽被何进嘱咐要多多亲近陈容,更是要多听陈容的意见,而陈容也存拉拢张辽之心,故二人相谈甚是愉悦。而且因陈容郭嘉并非迂腐之人,且陈容有武艺在身,二人对待随张辽而来的将士也是礼待有加,故与将士的关系也十分融洽。许褚自是更不用谈。军中本就敬重有本事之人,许褚之武艺,更是胜于张辽,张辽也不是腹量狭小之人,由此许褚与张辽等人的关系甚为友好。

    这日,走在路上的陈容问道:“不知文远来自哪里?”

    张辽回道:“辽本是并州雁门郡人,被丁刺史举为从事,后被派到司隶,在大将军麾下做事。”

    “原来如此,”陈容道:“不知文远此行有何计划?”

    “辽在出府前便被大将军嘱咐要多听耀邦的意见,故想问耀邦有何想法。”

    此时的陈容才明白为何何进偏偏要让自己陪张辽去募兵。此时陈容心想:你何进计划虽妙,但现在已临近中平六年。倒时我陈容你得不到,张辽怕也悬了。如此也好,人才越多,乱世才能更早结束。这不就是身为穿越者的愿望吗?

    “耀邦可想好?”

    “啊,”被叫醒的陈容答道:“自古燕赵之地多豪杰,只要我等表明来意,从军者必不会少。”

    “耀邦言之有理。”

    临近年关,陈容等人便来到了魏郡。几人便先行来到太守府,表面来意,太守也因年关将近,便对陈容等人盛情邀请。陈容等人也见将士有所疲惫,便答应了太守,准备等过了年再行招兵之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