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丰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多面谍王 > 章节目录 第73章 又走狗屎运了
    特别满香堂!

    这是一个连白武洲都没预料到的香堂规格。

    按照青帮的规矩,正式收徒是要开香堂昭告同门和天下的。

    师父身份的不同,以及对新徒弟重视程度的不同,这香堂的规格也不同。

    从规格上来说,香堂分大小两种,再细分的话,共有五种不同档次的规格,分别如下:

    1临时小香堂。

    这是最为简便的收徒香堂仪式,仪式举行时,不论香堂大小和徒弟人数的多寡,可以随时随地举行,只要用香烛一份,上供三家祖师牌位一座,按规矩行礼把流程走足就行。

    当然,因为仪式太为简单,收下的徒弟也只能是记名弟子。

    这种规格的香堂仪式往往是在比较紧急的特殊情况下采用。

    2正式小香堂。

    和临时小香堂相比,正式小香堂组织略具规模,香堂开启时,除了有师父在,还须有引进、传道两师在场,然后照规定仪式举行。

    正式小香堂收的也还是记名弟子,徒弟暂时还不具备收徒资格。

    3正式大香堂。

    这种规格的香堂组织规模宏大、布置庄严,执事人员也多,乃为帮中大典。

    通常来说,具备一定身份和资历的青帮重量级级人物收徒,就会采取这种非常正式的香堂仪式。

    4特别大香堂

    组织与正式大香堂略同,所不同的仅仅是多设几炉香,多供几位祖师,多行几次参礼,多用几位执事,多唱几次歌词。

    与正式大香堂不同的是,有资格开特别大香堂的,必定是青帮名扬一方的大佬级人物,香堂开启时,也会有很多重量级人物来见礼。

    5特别满香堂

    顾名思义,这是一种其组织规模极为夸张、极尽辅张之能事的超级大香堂。

    首先,香堂设有如下12个执事:当家师,讲经师,陪堂师,执法师,护法师,巡堂师,执堂师,散香师,抱香师,福德师,知客师,站堂师。

    其次,香堂开启时会有极其隆重的拜祖仪式,拜祭的祖师牌位包含了达摩始祖、历代佛祖、慧可祖师、僧璨祖师、道信祖师、慧能祖师、金祖、罗超、陈祖、林祖、陆祖、翁祖、钱祖、潘祖等所有与青帮有关的祖宗前辈。

    可以说,特别满香堂是整个青帮最大的仪式,这种香堂的开启,也只有白云生这个级别的人才有资格,香堂开启时,所有能来的青帮重要人士都必须到场,除此之外还有很多帮外重要嘉宾来捧场。

    按照白武洲原本的估计,白云生这次收杨啸为徒,能开特别大香堂就已经很了不得了,谁知他开的竟然是规格最高的特别满香堂。

    这也太隆重了一点吧?

    在白武洲的印象中,白云生来天津后,似乎还没开过特别满香堂吧?

    “杨老弟,还不快谢谢白老?特别满香堂,这可不是一般人能担当得起的高规格哦!”

    白武洲及时提醒了还在发愣的杨啸。

    杨啸反应过来,立即站了起来,抱拳一躬身:“谢谢师父。”

    白云生却装作不以为意地摆了摆手:“不必多礼,师父老了,再也没精力收徒了,不如把你收为关门弟子,隆重地来一次吧。”

    这逼格又有点高了。

    白武洲再一次震惊。

    关门弟子!

    竟然是关门弟子,难怪要开特别满香堂,如此看来,白云生这是准备把最后的宝都往杨啸身上压了吗?

    他准备培养第二个褚玉璞?

    在这一刻,白武洲终于摸清了白云生的真正用意。

    说实在的,他现在又有点羡慕杨啸了。

    这个年轻的家伙,菊田先生对其是如此重视,现在白云生也对他如此重视,这家伙是在走狗屎运吗?

    杨啸确实又走狗屎运了。

    不过这狗屎运走得其实是有因果关系的。

    因为他在菊田面前的出色表现,让菊田开始赏识他,准备把他当成重要棋子。

    因为菊田的赏识,白武洲开始卖力在白云生面前推荐他。

    为了推荐杨啸,白武洲还把吴佩孚抬了出来,刚才又把菊田的身份之高透露了出来。

    ……

    在白云生看来,杨啸既是有格局有能力的富家子,还有吴佩孚以及位高权重的日本人当靠山,这样的徒弟他还不高规格对待的话,他何时能再碰上一个这么值得投资的徒弟?

    因此,白云生准备赌他人生的最后一把,希望倾全力来打造第二个褚玉璞。

    白云生确实准备倾全力了。

    在做了开特别满香堂的承诺之后,他又细问起来:“啸儿,在人手这一块,你手头现在有可用之人吗?”

    “在谋略方面,白兄已答应做我的顾问。”

    杨啸先指了指白武洲。

    这一句,又让白云生内心起了波澜。

    他在想,这白武洲虽然下野了,可他毕竟曾经是吴大帅的幕僚啊,现在竟然给杨啸当起幕僚来了?

    看来自己这个新徒弟的图谋果然不小啊!

    如此看来,自己这一把真的赌对了!

    白云生看了一眼白武洲,开始沾沾自喜。

    杨啸继续说道:“在其他人手方面,我已安排人去招揽一些枪法好的旧军人,以及一些身手好的练家子,等这些人到位后,算是有些可用之人了吧。”

    他又把景成春这一块稍稍透露了一点。

    “枪法好的军人?”

    白云生又惊讶地问道。

    在天津这边混帮派,枪可不是一般人敢随便玩的,就算是在他现有的那些徒弟中,也只有死去的徐文德因为和日本人合作经营鸦片,手下才有一批持有枪证的枪手,其他就算是袁卫东,手下也没几个有枪证之人,就算有,那也是枪法业余的帮众。

    现在听杨啸的意思,他是准备养专业的枪手?

    他这是准备玩多大?

    杨啸点了点头,又拍了拍腰间的勃朗宁:“嗯,我可以从日本人手里弄到枪证,所以准备弄点有真本事的人来以防万一。”

    白云生又是赫然。

    枪证。

    他竟然能从日本人手里轻松弄到枪证!

    如此看来,他确实是图谋盛大!

    这个徒弟确实值得他白云生来豪赌人生的最后一把!

    白云生兴奋了,立即说道:“啸儿,你放心大胆去干,我这边也帮你物色一些可用之人,交给你去使唤。”

    这又是一个让白武洲很感惊讶的承诺。

    可想而知,以白云生的身份,他所安排的人,一定是熟知天津、在青帮很有人脉之人,这等有分量的人交给杨啸去使唤,杨啸岂不是如虎添翼?

    这家伙确实走狗屎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