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丰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他们说我是害虫 > 章节目录 第65章 吾心安处
    方寸轻咳了下,对陈采儿道:“林司命所言可信一半,他的目的很明确,就是想要得到我。我觉得你有天纵之姿,只是那些肉眼凡胎看不出你的仙姿而已,不必不开心,我相信你能行!”

    方寸朝她眨了眨眼,用这样的方式逗她开心。

    而且,他说的,也不是无的放矢。

    他虽不知道林道玄为何会觉得陈采儿资质平平,但是,一个可以得到仙兵认可的小丫头,能是资质平平之人吗?

    就算是资质平平,肯定也有不凡之处吧!

    听到方寸这话的其他人,却是险些失笑,堂堂巡天司左司命,十一境大修士,居然被一只小虫子视为肉眼凡胎。

    倒是林道玄不以为意,微笑以对。

    而方寸的认可,让陈采儿觉得心里暖暖的,这种感觉,她很喜欢。从小到在,自她懂事以来,能够让她感觉到温暖的人,并不多。

    陆夫子算一个,她弟弟算一个,林茵茵算一个,现在是方寸。

    他轻咳了下,又道:“至于其他人,他们的话听听就好,当真就不必了!他们连自己的目的都不敢直言,实不可信!”

    这话让那些本想看笑话的大佬们,一个个恨不得掐死这只虫子。

    而陈采儿也听懂了,她是个心思细腻的女孩。

    她有些黯然地垂下脑袋,觉得方寸之前是在安慰她,虽然心里暖暖的,让她很是喜欢,可正是因为这种喜欢,让她觉得自己不能阻碍方寸的发展,他应该有更好的去处。

    于是,她低声问道:“方寸,那你想去神木宗吗?神木宗有茵茵姐在,对你最合适呢!茵茵姐一定会照顾好你的!”

    “我?我哪也不去,就陪着采儿,我们不是说好了,我会保护采儿的吗?”方寸朝她眨起眼来,有些俏皮,有些肉麻。

    可他不得不这么说,这些大佬都是居心叵测之辈,或许也就只有那个左司命林道玄比较光明磊落一些。

    其他人的目的,无非就是想要得到他这只小虫子罢了。

    到手后,是培养还是一刀宰了下锅,还不是他们一句话的事?

    到时,他如何反抗?

    至于神木宗,那就更加去不得了,去了那里,铁定是要成为林茵茵的妖宠的,虽然这位女豪侠应该是能养得起他。

    可是,身而为龙,怎可与人为奴?

    我方寸,难道不要面子的吗?

    至于跟着这小丫头,方寸觉得,到时他还是有机会反客为主,让她当人宠的。嗯,就是这样!

    此时,陆夫子的那只枯瘦老手放在了陈采儿的脑袋上,一脸慈祥地微笑问道:“采儿丫头,可愿随夫子读书做学问?”

    陈采儿抬着头,有些呆呆地看着陆夫子。

    渐渐的,她的眸中升起了一层水雾,“愿,愿意,我愿意!”

    她喜极而泣,幸福来得太突然,差点闪到她的小蛮腰。

    听到陆夫子这话,方寸终于松了口气。

    千般算计没用上,但他依然很欣喜。

    原本他就计划着,借这位陆夫子的虎皮来扯扯。

    听林茵茵说,这位陆夫子修为了得,连她大伯林道玄都不敌。

    又听陈采儿在和林茵茵闲聊之时,提起陆夫子教她为人处事的道理,待她极好,方寸就觉得此计可行性超过六成。

    那么,如何扯这张虎皮,就需要好好计较一番了。

    方寸的办法是和老夫子讲道理,毕竟夫子是读书人,大部分读书人都是喜欢讲道理的。

    即便是文人中的流氓,也有他们的道理。虽然那些道理有时候能够气死人,但也是道理,或者说歪理。

    儒家讲规矩,讲道理,那是出了名的。

    虽说林茵茵说陆夫子其实很不要脸,但方寸觉得,身为一个教书育人的夫子,总不至于对一个七岁大的小女娃不要脸吧!

    在那些山上宗派眼里,他方寸是个移动宝藏,也是只十恶不赦的害虫,但他这只害虫,让青溪镇所有子弟都得了好处啊!

    这简直就是损他一个人,幸福千万家的最佳模范了。

    众宗门之仇寇,不正是你青溪镇之英雄吗?

    面对这个英雄,还有陈采儿的道理,这条小命,你救是不救?

    当然,除此之外,还有陈采儿的悲情攻势,林茵茵的推波助澜。

    林茵茵一开始激了陆夫子一句,就是方寸教的,最后打所有宗门大佬的脸那些话,也是方寸教的。

    至于那句承认是她教陈采儿的话,则是她自己加进去的。方寸之前还担心林茵茵会说不好,因为林茵茵说她从未说过谎。

    但现在看来,他的担心完全就是多余的。

    只是他怎么也没有想到,林道玄居然来了次神助攻。把所有大佬都架到火架上下不来台了。

    至于陆夫子一心想把问题的矛盾从陈采儿引到他的身上来,从而点化他,让他能口吐人言,这就是方寸所没有预料到的了。

    这算得上是意外中的意外之喜。

    虽说过程变化有些大,让他提心吊胆,但结果却是非常喜人。

    陆夫子收下陈采儿当学生,那就等于是替他方寸背书了。

    他现在可是陈采儿的伙伴啊!

    其他宗派大佬们,这个时候完全被方寸这只虫子恶心到了。

    继续找他麻烦吧!实在拉不下那张脸来,也打不过陆夫子那臭不要脸的老头。

    可不找他麻烦吧!又咽不下那口气,还有对不起他身上的宝贝。

    那种吐不出来又咽不下去的感觉,确实有够考验他们的心性。

    在答应成为陆夫子的学生之后,陈采儿便坐到陆夫子的身后,捧着方寸在那傻笑,像只偷吃了蜜饯的小狐狸,星眸都笑成了月牙儿。

    “方寸,你是打哪来的呢?”她将他捧在手心,轻声问。

    那副我们来说悄悄话的神情,让方寸有些无言以对,他很想告诉她,丫头,在座的都是大佬,你就是用聚音成线,心湖传音,他们要是想听的话,你也挡不住他们的窃听,实在不必这样!

    但想了想,他还是懒得说了,回道:“四海为家,居无定所。”

    陈采儿听了,顿时就同情起他来,道:“原本我觉得我已经够可怜了,没想到方寸你比我还可怜”

    方寸:“”

    我就是一只虫子啊!

    家什么的,不是很可笑吗?

    他心里吐槽着,但看女孩这副同情心泛滥的样子,方寸便不由有些舍不得说她,她还是孩子,有同情心,不是很正常吗?

    所有小女孩,不都是谪落人间的小天使吗?

    于是,他笑了起来,道:“采儿有听说过那句话吗?”

    “哪句话?”

    “吾心安处即吾家,四海为家处处家!”

    陈采儿听了,不由赞道:“方寸,你真厉害!”

    坐在前方的陆夫子,不由回首看了他一眼,而后若有所思。

    :求票票,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