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丰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他们说我是害虫 > 章节目录 第63章 方寸很方
    龙墓外,那些在青溪镇休息了一个月,并寻找资质出众的小镇少年子弟为弟子的各宗强大修士们,终于再一次于龙墓入口重聚。

    这两天已经陆续有修士从龙墓中出来。

    方寸以为提早一日便能避免被其他修士出卖,可他怎么也没想到,许多人早就出来了。

    龙墓里面机缘很大,灵药很多。但经过他们这两三百人近一个月的祸害之后,灵药基本上已经被采摘一空。

    至于那些仙兵,能否得到它们的认可,基本上只需要在山洞外一站就行。绝大多数人,都是才刚走进洞口就直接被赶走的。

    像林茵茵他们这样的幸运儿,实在是少数。

    也因此,方寸这只虫子在龙墓里所做过的那些丰功伟绩,这个时候,早就已经在各大宗门之中传开。

    来自流云宗的惊虹仙子柳虹,以及香草峰大师兄钱树等人,怎么也没有想到,当初那只小虫子,如今居然已成长到这地步。

    那只虫精的狡猾之处,他们早就知道,香草峰的许多灵药就是被它给祸祸掉的,钱树甚至还亲自参与过捕捉它。

    谁想,如今它居然能够在这龙墓之中卷起这样一阵龙卷风。

    简直难以相信。

    而像天阳宗等一些知道方寸拥有方寸之物的宗门,对方寸也是志在必得。虽然那颗神通果实可能早就已经被他吃掉,但谁又知道它的方寸之物之中,是否还藏有其他宝贝?

    天阳宗众人就都知道,那只虫精藏有一朵宝花火芝兰,这可是价值连城的宝贝,是修士铸金身之用的至宝。

    不过,他什么时候会出来,谁也说不准。

    反倒是林道玄有些意外,因为他也听说了,自己的侄女和那条害虫搅到了一起,也不知那害虫是否成为他侄女的妖宠?

    就在这些前辈修士们心里头琢磨着这个事情时,一骑红白身影从那座门户中闪身而出,四五十双目光朝他们看去。

    这四五十双目光之中,单是那些高阶修士就占了近半。

    那些大佬们的目光,有如实质般,朝他们扫来,面对云集于此的各方大佬,方寸紧紧贴在陈采儿胸前,瑟瑟发抖,不敢轻易露头。

    即便没有与这些大佬们对视,可他依然还是感觉到了那股压迫感。

    陈采儿仿佛能够感觉到方寸此刻的忧虑似的,伸手轻轻拍了拍自己的胸口,无声地安慰着他,仿佛像是安慰着自己。

    从某个角度来看,她和方寸的命运,确实有些像。

    “茵茵,这边!”林道玄见是自家侄女出来,便招呼道。

    林茵茵看了眼自家大伯,“大伯先等会!”

    她说着,骑着小白驴,将陈采儿送到了陆夫子身前,“夫子,采儿之前在里面受人欺负,我现在送她回来,你能保护好她吗?”

    陆夫子闻言,胡子微微轻颤了下。

    其他人闻言,则是哈哈大笑。

    有人更是出言打趣道:“堂堂陆夫子,居然被一个小女娃给置疑了,有趣,有趣,哈哈要是无法保护,我们倒是乐于助人。”

    陆夫子佝偻着身子,捋着灰白的胡子,轻咳了下,道:“小女娃且放宽心,有老夫在,定不会再让人欺负了采儿!”

    林茵茵将陈采儿扶下小白驴,而后微笑着按着她的小脑袋,“采儿,回头姐姐再找你,我去和我家大伯说说那个事情”

    “嗯!谢谢姐姐!”

    林茵茵揉了揉她的脑袋,转身走向林道玄,小白驴在她身后,亦步亦趋,有些焦躁,似乎感觉到气氛有些不太对劲。

    不少人的目光看向林茵茵腰间的银色小葫芦。

    有人问询道:“道玄兄,这位便是令弟林玄叶之女么?果真是凤骨天生,雏凤之姿啊!”

    “林侄女,你可在龙墓中得到了两柄仙兵?”有人直接问。

    一听这话,林茵茵的脸上便露出了骄傲之色。

    但又听有人问道:“不知林侄女可否在其中找到神通果实?”

    结果林茵茵本来很自豪的小脸就黑了下来,哪壶不开提哪壶!

    藏身陈采儿胸前的方寸静静趴着,心里头默默祈祷,“谁也看不到我,谁也看不到我,谁也看不到我”

    可惜,老天爷似乎并未听到他的虔诚祈祷,依然还是有人注意到了他这微不足道的存在。

    有个中年修士笑眯眯地看向陈采儿,道:“小女娃,把你胸前藏的那只小虫子拿出来吧!现在许多人都恨不得它死呢!不过我不是那种人,我用符玉钱和你买,我们天阳宗,最喜欢这种小精怪了。”

    在这位中年修士的身边,站着两位年轻修士,这两人陈采儿其实还记得。他们就是那天追着方寸跑,后来又加入进去抢神通果实,最终却被方寸暗地里捡了便宜的那几个少年。

    她知道,这些人是冲着方寸身上的宝贝去的。

    “哈哈玉符真人真会说笑,要说喜欢小精怪,谁人能比得上我驭兽宗?”一位须发灰白的老人哈哈大笑起来。

    此人正是驭兽宗大长老杨兴诚,林在行的师父,和稀泥高手。

    藏身陈采儿胸前的方寸闻言,心下一咯噔,暗骂这两老贼无耻之极,居然用神识往人家小姑娘身上扫探,卑鄙下流!

    他暗暗呼了口气,自我安慰起来,“没事的没事的,这种情况我之前早就已经猜到了,没什么大不了的。”

    他正这么想着,陈采儿便已伸手入怀,将趴在她怀里取暖的方寸抓了出来,“老爷爷,您说的是它吗?”

    顿了下,她又道:“可是,它已经是我的伙伴了哎!夫子,茵茵姐姐说,伙伴如手足,为利而自断手足者蠢极,是这样么?”

    “小姑娘,你可知它犯下何错?”有人说道:“其罪百死难恕!”

    陈采儿视若未闻,只是静静看着陆夫子。

    陆夫子轻咳了下,随手一指,朝着方寸的脑袋就点了过去。

    方寸见此,想要闪避,却发现,自己根本逃无可逃,只能眼睁睁看着那只手指在自己眼中放大,放大

    他不由在心中咆哮:“果然是计划赶不上变化!我命休矣!戏子无义,表子无情,文人无耻,老文人无耻之极啊!”

    ps:求个票票,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