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丰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重生军嫂在瓷都 > 章节目录 第六百四十三章 我就折磨你
    冷锋看着活着的钟栤司,眼里全是真诚和祝福。

    钟栤司在这里过得非常优渥,吃的、用的全是上乘。

    “好,既然冷队长都发了话,那我就不客气了。”钟栤司大声吼叫一句,“周卫国”

    “到”周卫国跑步而来,敬了个庄严的军礼。

    “队长,我们可想死你了!”周卫国抬头挺胸,声音如雷贯耳,气势豪迈。

    “卫国”

    “队长”

    两个大男人紧紧相拥,泣不成声。

    他俩的情岂是一两句就能说得清楚的?从饲养班到侦察连再到猛虎特战队,周卫国跟随钟栤司一路南征北战,他们吃过多少苦受过多少累,这份血浓于水的情岂能用“深”或是“浓”来表白?

    钟栤司拍了拍周卫国的肩膀,赞赏道:“嗯,不错,我不在的这些日子果然没有白白耗费自己的青春!过得特别滋润!”

    周卫国轻轻捶打着钟栤司的胸脯,道:“队长,你也一样,还是那么结实,胸肌又长结实了”

    “好了,废话少说,你给我去挑一些能力强,反应敏捷,作战队能力强的士兵,让他们随我一起去风林院找藏宝图!”钟栤司大声道。

    “是,队长,我们猛虎特战队都一等一高手,随便哪一个拉出去都能以一抵几十,放心!”周卫国大声道,看着身后的那一大排整齐划一的士兵。

    “时刻准备着!”

    “时刻准备着!”

    “时刻准备着!”

    士兵们的声音越来越大,越来越响,他们昂首挺胸,看着钟栤司,脸上带着久违的笑容和真诚。

    “大家不要再叫我队长了,我离队都四年了,我只能算你们过去的队长,现在的队长是冷锋冷队长!”钟栤司虽然眼睛有恙,但锐气和士兵不减,他锵铿有力的声音在某驻地上空飘荡,久久徘徊。

    “您永远是我们的队长,同志们,让我们一起向我们的钟栤司队长敬礼!”冷锋也不甘示弱,缓缓举起手来,向钟栤司敬了一个庄严肃穆的军礼。

    “哗”

    士兵们全部举起右手,目光如炬,神情庄严。

    “出发!”钟栤司大吼一声,率领十几名士兵在阿布的带领下向风林院出发…

    冷锋留下来处理这里的善后工作,这些自愿放下武器的残余被带走…

    蓝佳佳拿着瓷器吊坠不断地给钟栤司治疗眼疾,她无不担忧道:“现在找不到解药,还真不知道这小精灵能不能彻底把你的眼睛给治好,真是担心死我了!”

    在“飞影”上,蓝佳佳紧紧地挨着钟栤司而坐,她一分钟都不想再与他分开了。

    “没事,只是一只眼睛而已,又不是一双,再说就算两只眼睛全瞎,我不是还有手和脚吗?一样可以照顾你!”

    钟栤司安慰着蓝佳佳,轻轻地拍了拍她的手背,满是温柔和怜惜,“受苦了,亲爱的!”

    这一句“亲爱的”叫出来,蓝佳佳眼泪“哗啦啦”不断往下流,特别矫情。

    “我真以为你死了呢,你知道那段时间,我有多难过,整个人都变成了行尸走肉一般,我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挺过来的,如果不是我们的崽崽……对了,你还没见过我们的儿子吧?他好可爱,也挺帅,像你!”

    蓝佳佳语无伦次地说着这些年来的不易和难过。

    “知道了,老婆,以后我们一定要好好的,幸福地活着,快乐开心地过好每一天!”钟栤司把蓝佳佳搂进情里,顾不得四周火辣辣的目光。

    “同志们,大家把眼睛闭上,我要执行义务和行驶权力了!”钟栤司大吼一声,士兵们立即把头歪过去。

    吻,湿润而温存吻,细如三月的雨,密密麻麻落在蓝佳佳干裂的唇上。

    悸动、心颤、惊愕、慌乱……

    蓝佳佳红着脸,瞳眸放大。

    “呃”

    她轻轻地把钟栤司推开,脸红得像秋天的柿子。

    热烈的掌声响彻在“飞影”机舱。

    “他们都看着呢!”蓝佳佳不好意思地躲到他的怀里。

    久违的味道,还是那么好闻。

    “臭小子,不是说叫你们把头转过去吗?”钟栤司品尝着女人嘴边的甜甜味道,如饥似渴,甘甜美味。

    “队长,你只叫我们转过头去,没有叫我们转多久,也没有说不允许我们转回来!”

    周卫国哈哈大笑起来。

    “臭小子,都知道顶嘴了,看来不想活啊!”钟栤司站起来,狠狠地一脚踹过去,周卫国笑着跳开了,没有踹到……

    笑声、掌声不断,机舱里从来没有如此轻松和欢快过。

    阿布也感受到了这种浓浓的爱和真诚,之前的

    在不知不觉的谈笑中,“灰影”降落。

    风林院在一个孤岛上,这里风景优美,四季如春。

    在阿布的带领下,猛虎特战队很快找到了那条小溪那棵松。

    “就这里,钟公子,这就是你图上的地方,你看像不像?”阿布看着那那条小溪旁边的石头,对钟栤司说,“这个大石头还是我和阿宝叫几十个人一起移过来的,我们虽然不知道有何作用,但知道这里肯定有秘密,可惜阿宝…”

    阿布眼圈红红,他想起阿宝,心里就特别难受。

    几十年的兄弟,说没就没有了,如果不是种种事件的累积,阿布是不会背叛同靖文的。

    钟栤司轻轻拍了拍阿布的肩膀,道:“阿布,以后再也不会受制于人了,回家好好过自己的日子吧!”

    毕竟,加入组织的人不并非十恶不赦,有一部分是受制于人,他们也没有想到跟着老板一步一步会走到如此地步。

    阿布悔恨不已,他抹了把眼泪,道:“当初周靖文告诉我们,只是做一些正当的生意,不会违法犯纪,所以我们就…就投奔了……”

    “没事的!”钟栤司轻轻地拍着他,“看看,机关在哪里?”

    “明月松间照,清泉石上流!”

    钟栤司唠叨着这两句,偶尔轻蹙着眉头,在原地走来走去…

    他伸出手来,轻轻地敲打着树干。

    “嘟,嘟嘟嘟…”

    “嘟嘟嘟,嘟……”

    士兵们也不断地寻找着。

    钟栤司感觉那棵松有些不同,树干中间与上下部的声音不同,他用力拉了一颗枝条,“吱嘎”

    果然有名堂!

    居然不机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