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丰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重生军嫂在瓷都 > 章节目录 第六百四十二章 父子相生相克
    “老公,你醒醒,你的眼睛怎么了?”蓝佳佳看钟栤司似乎不对劲,她立即把他扶到一旁,坐下来。

    钟栤司缓缓地摇了摇手,安慰道:“老婆,别急,我可能真的中了巨毒!”

    “不,老公,我们都赢了,我们胜利了,你可以回家了!”蓝佳佳拼命的呼唤着他,无不担心,“你可不能再丢下我,你知道吗?这一次丢下我,无论天堂还是地狱,我绝对不会放过你……”

    “傻瓜,我只是有点累,休息会就好,再说你刚才用吊坠给我解了毒,我感觉没有那种刺痛感,但这只左眼还是睁不开,别急,死不了!”

    钟栤司让阿布带人把周靖文抬到里面的会议厅里放着。

    蓝佳佳扶着钟栤司,两人一起跟了过来。

    “哎哟疼,好疼!”

    钟栤司额上的汗一汩汩流下。

    “老公,这可怎么办?你坐下,我让小精灵再帮忙你治,一定要治!”

    蓝佳佳攥着那个小瓷器吊坠,把它按在钟栤司的眼睛上。

    冰,一股凉的冰丝之感传过来。

    周栤司感觉好了些。

    “佳佳,估计小精灵吊坠也治不了这种毒,可能要找到解药才行!”

    “解药?对,一定要找到解药!”

    蓝佳佳内心到了崩溃的边缘。

    她四周看了看,目光所及之处,都是一些藤椅之酒瓶,摆设等。

    “解药,肯定会有的!”

    蓝佳佳突然跑到周靖文的身旁,她扒开他的衣服,从内到外,不断地摸索起来。

    没有,什么都没有!

    蓝佳佳急得哭了起来,钟栤司很难受,“小精灵”估计也治不了。

    看着钟栤司用手捂着的那只眼睛,蓝佳佳不相信治不好。

    她嘟囔着,“怎么可能呢?怎么就会没有解药?”

    钟栤司静静地坐在那里,脸上带着一如既往的平静。

    他波澜不惊地端坐着,眼里带着带淡然,“佳佳,别急,多少生死我们都过来了,没事的,至少你老公我还活着!”

    活着,真好!

    钟栤司吸了吸空中新鲜的气息,美美地享受着此时的闲暇与宁静。

    无论如何,他总算把组强给灭了,这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

    “不可能,怎么会没有呢?”蓝佳佳发了疯般地撕扯着周靖文的衣服,

    “撕拉”

    一声布帛发出的声音,周靖文的衬衣被她扯破了,一幅精细妙曼的图画展现在她的眼前,蓝佳佳傻眼了。

    “老公,老公你快点来!”蓝佳佳惊叫起来。

    “怎么了?老婆!”钟栤司站起来,大步走了过来。

    那是一幅有山有水有木有鸟的山水图,画工精致,栩栩如生。

    钟栤司一手捂着一只眼睛,另一只眼透着一丝淡淡的光,看着那幅精致的图画。

    “看,老公,这里还有诗!”蓝佳佳把着那幅松林图下的石刻,念叨着:“明月松间照,清泉石上流!”

    这两句诗的意思钟栤司明白,蓝佳佳也明白。

    “老公,是不是在松树下?”蓝佳佳盯着那幅图,瞪大眼睛,仔细地瞧着。

    “不会这么简单的,我再仔细看看!”

    “阿布,阿布”

    钟栤司大声叫嚷起来。

    “来了,周公子!”阿布快步跑过来。

    “请问你跟你们老板有多长时间了?”

    “十五年了!”阿布恭敬地回答道。

    “阿布,你知道有没有一条小溪?溪旁有松树,还有石子的,你过来看看,这样的”

    钟栤司让阿布来看周靖文背上那一幅图画,“疑?我知道了?这…这不是那个叫什么?风林院的小溪吗?”

    阿布瞪着大眼睛,看着图画。

    “是的,周公子,这里就是风林院!”

    钟栤司抓着他的肩膀,问道:“离这里远吗?”

    “远,我们曾经住过的地方!”

    “轰隆隆”

    头顶飘过一架银色的飞机,不一会儿,一朵朵“蘑菇云”从头顶飘落下来。

    “这里…这里…”

    漂亮的“蘑菇云”帅气的男兵。

    一个一个……

    “这里,周卫国,冷队长,我们在这里!”

    “队长,队长”

    “队长”

    “队长”

    士兵们疯跑过来,大家激动冲上前,与钟栤司紧紧相拥……

    战友情,兄弟爱。

    浓浓的情谊在静静地流淌。

    “我就知道你没有死,兄弟!”

    冷锋把钟栤司紧紧地抱在怀里,眼里有晶莹的东西在滚动。

    “兄弟,看到你们,我太高兴了,我做梦都想回家!”

    “钟队长,你受伤了?”

    冷锋看着他紧闭的那只左眼,眼角泛着青色,还带着淡淡的青紫色,还有血丝往外渗出。

    “不碍事,小伤!”

    钟栤司看到昔日的战友,激动地与他们紧紧相抱。

    “队长,我们可想你了,你知道这四年多时间,我们日思夜想,兄弟们不说,是怕说了更难受,大家知道,我们从成为一名合格的战士那天起,我们就没有了选择的权力和自由,大家都把各人生死置之度外,可是…队长,我们就接受不了你死的这个事实!”

    “是,队长,我们都无法接受!”

    士兵们围着钟栤司,七嘴八舌,议论纷纷。

    “对不起,兄弟们,我让大家失望了,我原本是可以早些归队,早些回家的,只是我失忆了……我不知道自己要做什么…”

    钟栤司失忆三年,白白地耽误了三年青春,甚至连姚海臻,都以为他死了!

    钟栤司把这几年的情况跟大家简约地说了一遍,蓝佳佳随着他的情绪起起伏伏,时而高兴,时而忧伤,哭得唏哩哗啦。

    “佳佳,恭喜啊,终于守得云开见月明!”冷锋微笑着,真诚地对蓝佳佳说。

    “谢谢冷队长,如果不是兄弟们的支持,我想我坚持不到现在!”

    蓝佳佳抹了把激动的眼泪,不知是哭还是笑了。

    “你怎么还哭上了?你应该高兴才对啊?”冷锋面露戏谑的神色,看着他,嘴角上扬。

    “我……我觉得自己真的太幸运了,我感觉自己就是世界是最幸福的人!”蓝佳佳唏嘘不已。

    “冷队长,请借几名士兵给我,我们一起去风林院,那里可能有藏宝图!”

    钟栤司捂着眼珠,声音高亢。还带着一丝丝沸腾的热血!

    “钟队长,我们都听你的,你要谁,只要点名就是了,不必那么客气!”

    冷锋微笑着说,看到钟栤司,他内心无比震掠。

    冷锋上前,轻轻地拍了拍他的肩膀,“钟队长,回来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