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丰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九圣斩仙图 > 章节目录 第一百七十九章 斩灭焚劫阵
    方文说完,突然感觉到自己说了一句废话,索性不等冥驼子开口,便轻咳了几声,不再言语。

    冥驼子在前,先踏入了那条瀑布,方文紧随其后,也踏了进去。

    又是一阵天旋地转,方文感觉自己仿佛跌入了万丈深渊,没有尽头,紧接着,自己的身体便如同一片鸿毛,在狂风中不分方向的卷动,随风而走。不知道过了多久,方文的双脚终于轻轻踏在了地上,掀起一阵尘埃。

    四周漆黑一片,只有或蓝或绿的幽幽鬼火在闪烁跳跃。仔细看去,脚下是一条崎岖不平的山路,铺了一层厚厚的尘埃。

    突然,方文眼前燃起了一盏青铜灯。那盏灯下,冥驼子的身影忽隐忽现。方文迈步跟了上去。只听冥驼子以腹语传音,叮嘱道:“主人千万小心,万万不可弄出什么声响。此地静极,幽冥兽极易察觉到我们。”

    方文不语,小心的跟在冥驼子身后,二人匆匆迈步,但却极为小心,踏在尘埃之上,不留点滴声响。

    路的一侧,不时的会有些许鬼影闪过,据冥驼子交代,那些都是冥界的守卫。但凡有生人越界,立刻就会被他们抽取生机,喂食幽冥兽。而锁其魂,拖入轮回。阴阳两界之间,是一条悬浮在半空中的河。那条河静静的流淌,仿佛无数尘埃汇集而成。在那些尘埃中,方文仿佛见到了许许多多,变化万千的虚幻景象,仿佛一个人的一生,从生到死,安静的,瞬间略过。

    偶尔也会在路旁发现几株奇异的花,这些花名叫彼岸花。殷红的花瓣,永远似含苞待放一般。在万千尘埃当中,极度诱人。

    不知道走了多远,远处突然现出阵阵水声。冥驼子心中大喜,不由得加快了脚步。

    来到那水声源头,却是八条瀑布,落将下来,落到地面上时,水滴,竟然化作了尘埃,最终都汇入黄泉河内。

    “应该就是这里了!”冥驼子暗中交代,取出空明镜,仔细查验了一阵,找到了生门所在,暗中叮嘱道:

    “主人,生门在此,通过此门,便可以到达西天王府的九幽囚龙阵。”

    正在这时,方文突然觉得背后一阵寒气袭来,不由得打了一个冷颤。身上配饰轻轻的响了一下。冥驼子也是一惊,随即转身,将青铜灯推向远处,却见一对巨大的眸子,燃着幽幽蓝火,缓缓的向着他们靠近。那庞大的身躯,竟然看不出完整的轮廓。

    方文进入南天王府的九幽囚龙阵已近半月。四天王城内的一众修士,却是在极度惊恐之中,渡过了整整半个月的时间。

    这半个月,四天王城内的修士几乎被屠戮殆尽。四位婴劫大能,也踏入城中,准备依照之前的计划,收集一切能带走的修行资源。可就在这时,四根擎天巨柱之上,原本那些密密麻麻的叛军和参与叛乱的名字,逐渐消散,取而代之的,竟然是这些外城侵入的修士的名字。就在这些修士即将临近四根擎天巨柱,准备要将这四天王城的象征,彻底摧毁的时候。四根擎天巨柱突然华光万丈,直冲霄汉。四根柱子彼此相连,更与四天王城的外围城墙上的某些特殊的阵法彼此相通。只在数息之间,便形成了一张巨大的网,将整个四天王城都笼罩在内。四根擎天巨柱内,同时走出了四道身影。他们现出法相,顶天立地,分别立于四天王城的四方。那四个身影,赫然就是四大天王的模样。

    与此同时,刚刚进入四天王城的四婴劫大能突然异口同声的惊呼一声:“婴劫!四天王还在!”

    三位婴劫大能几乎同时意识到了危机的到来。但是他们说什么也不敢相信,四大天王竟然眼睁睁的看着偏净天土崩瓦解,更是眼睁睁的看着四天王城的修士被屠戮殆尽,竟然始终都没有现身。他们分明是在等着四个婴劫大能进城。

    “这是一个圈套!一个诱捕婴劫的圈套!”一位婴劫大能暗叹道。

    “好大的手笔!好狠辣的手段!为了老夫和三位道友,竟然不惜舍弃整个大城和百万修士!”

    “哼哼,原本以为你们几个已经化成了灰飞,没想到,真是没想到。焄珞,塔塔木,你们好算计!”

    “墨封道友,多年不见,难道你就准备这样欢迎老夫么?”

    四个婴劫大能深知大事不妙。但是作为婴劫大能,他们有自己的底蕴。不会惊慌失措。他们叹息的,只是四大天王的城府之深,心机之恨,手段之毒,让他们始料未及。

    “冷道友,久违了。”北天王墨封低沉的说道:“道友可知,我这阵法奥妙么?”

    婴劫大能之间的谈话,纵然相隔万里,也如促膝而谈。只不过,寻常修士听不到罢了。

    那位称呼墨封道友的婴劫老者,沉吟片刻,说道:“此阵刑天法地,隔绝阴阳,自成一界,实在难得。想必城中定然圈养了一头幽冥兽。只是不知此阵究竟有何玄妙?”

    “哈哈哈。。。”东天王焄珞突然大笑,道:“四位道友,想要见识此阵玄妙么?那么,就请看吧。”

    焄珞说罢,向着身后擎天巨柱之上的一个名字一指,口中默念道:“陶青,斩!”

    一言出口,东城之内,一个老者随即惨叫一声,身首直接分离,就连其灵婴,也被斩了一刀,难逃一死。

    “齐恬,灭!”

    话音未落,东城另一个位置,一个中年修士应声倒下,身体瞬间化作尘埃,随风消散。

    “刘元,焚!”

    随着焄珞口中又一个名字出口,还是东城之内,那名叫刘元的修士,立刻一阵哀嚎,他的身体,竟然诡异突兀的燃烧起来,顷刻之间,连同他的六道灵婴,一同化作了灰飞。

    “柳莺,劫!”

    焄珞根本不去理会他人的震惊和惶恐,紧接着念出了第四个名字。言出法随,那名叫柳莺的女修,一声惨叫,在其头顶三尺之处,突然爆出数道劫雷,直接将其肉身连同灵婴,一齐击杀,不留半点痕迹。

    “这。。。这是。。。”一个婴劫大能终于忍不住,目中露出了些许胆怯。

    “这是传说中暗古天魔教的斩灭焚劫阵法!那。。。那应该只是一个传说才对!没想到,你们竟然得了此等逆天之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