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丰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地狱穿梭 > 章节目录 第一百三十章 魅蛇荒原
    阿傍带上了他的牛,决然加入了这个陌生的组织,这里唯一让他感到自在的就是一个孩子。王包带着他的困惑,迷茫地上了十九的贼船,在那条船上,他最终会成为最幸运的一个。

    一切都是既定,不是巧合。

    现在距离十九心中的目标已经越来越近了,两位阎罗,一位鬼帝联手会造成多大的影响她自然知道。但她不知道此时是否已经到了要最终去寻崔府君的时候,她真的已经做好准备了吗?这是决战的时候了吗,还是需要再好好想想?

    在这个问题上,神荼一直都给十九绝对的信任与尊重,要做这件事是十九心中的一个结,所以决定要交给她来做。默默支持是神荼的信条,他在其中的作用,从始至终都只是无条件的帮助她就可以了。

    十九知道,冷静,还需要冷静。

    而无定面临的,是与十九同样的困惑,坦白来说队伍已经建立起来了,就等他们发号施令。一僧一道,一生一亡,一人一畜,这是绝佳的搭配。

    十九与稳定一样沉重,他们的每一个决定,同样也会葬送掉所有人的可能,因此他们必须得慎重再慎重。

    现在已经很好了,但是要不要更好呢?其实准备还没有完成,要不要再加一层保障呢?于十九和重光而言,他们心目中的人选都还没有完全确定。等待依然是现在最好的方案。

    上万年都过来了,为什么要去争这点细碎的时间呢?

    那么,就再等等吧!

    于十九而言,还有很重要的两个人无常二鬼!

    于无定而言,还有一个最难劝说的对象魅蛇!

    在没有约定的情况下,他们都心照不宣地做出了同样正确的决定。这场决定关乎了最重要的那一派人,关乎了这个地狱所要变成什么样子,更关乎每个人心中最柔软的某个谁。

    所有人汇聚到一起的时候,仲宣指着重光说:“这个叔叔我曾经见过。”在他那破碎的记忆之中,这个人曾经一度占据了他生命中最重要的部分,他很重要,但是仲宣不记得,不认识。

    重光告诉自己,这就是代价。他从前抛弃掉了仲宣的代价,他就算不认自己也没有关系。

    无定和丘机都不说话,只有阿傍,还顺着仲宣指的方向呆呆地望去,“可是我什么也没有看见。”顺着仲宣指的方向,只有茫茫无际的道路,连一个人影都没有。

    当然了,毕竟重光不是人,连鬼都不是。而此时的阿傍,没有头脑。

    丘机问仲宣道:“你能看见吗?”他并不知道重光与仲宣的关系,无定自然也不会主动地告诉他。这个幽幽的男人跟了他们一路,他不信无定不知道,但是无定没有管,丘机也相信自有他的道理,他同样不管。

    仲宣真诚地对他点了点头,指着重光,“他不就在哪里吗?”

    他的确能看见。如今,这个不知道是什么存在的男人,连现世的阿傍都看不见,可仲宣只是一个孩子,他竟然可以看到?

    这是丘机第一次怀疑起仲宣的身份,这个孩子,究竟是谁会拥有这么奇特的力量,无定带上他的理由又是什么?

    但是他不会问。

    无定和一行越来越多的人,再次踏上了他们本该前往的目的地,那个地方在遥远的荒原中。他们要寻找的东西可能就藏在一株荆棘之后,也有可能藏在某个洞穴之下,谁也没有直视他的勇气,在魅蛇面前,连无定都算不得纯洁。

    人的,就是他的武器。

    魅蛇,就是一条瘦小而斑斓的蛇而已,但是外表却并不能定义他的价值,但在所有人眼中,外表却就是等同于价值。

    可笑吗?

    它的悲剧就在于此,地狱宁愿给它无尽的生命,都不愿意把它列入阴帅四兽之中,就因为它的长相丑陋?其实不然,魅蛇知道,是因为他们的恐惧,那些创立地狱之初的人,害怕自己照见他们的,所以他们宁愿讨好。

    但是凭这一点,他们就没有资格否定自己。

    一群虚伪的人创造出来的一个不公平的地狱,有什么资格永远站在所有人的头顶审判他们的一生?

    但是所有人都不敢接触魅蛇,因为没有一个人是干净的。

    无定也不敢,但是他能让自己敢,他的他很清楚,也不怕被所有人知道。他就是一个自私的和尚,他希望借助所有人的力量回到地狱带走王蒋,他不认为自己是错的。

    对魅蛇也是一样,他希望借助魅蛇的力量回去,但对魅蛇而言,又同样不是一次机会吗?

    他常说所有人丑恶,但是它自己的心也不见得会干净。

    同理,对其他人也是一样。重光是要回到仲宣身边,丘机是要故人回到她的身边,阿傍是要寻头,至于魅蛇,他是要寻骄傲。

    说得无情一点,大家都是各取所需,哪里有什么资格去互相贬低?无定可以做到自己最剖心的坦诚,这就是他敢于去面对魅蛇的底气。

    荒原之中,千里茫茫无际,地上蒸腾的热气宣告着此处没有可以存在生命的迹象,连空中都没有,没有飞鸟,没有野禽。走到这里,连阿傍一向乖顺的大牛都在抗拒。

    前方,不能再向前了。

    “你们就到这里吧!”无定转过头,对众人说。“前处未知,既是我引你们前来便由我去探路,你们还不该去。”

    仲宣本想拒绝,却被重光一把拉住,重光知道,前路是死路。但是仲宣是生人,他还是一个孩子,绝对不能去。

    仲宣疑惑地看向这个一路上对自己呵护备至的男人,不解他为什么要放师傅一个人,可是在他转头的时候,他看到了丘机都在对他摇头。

    自己,不该去。他明白了。

    “既如此,烦请各位在此稍后,无论生死,我必回来。”

    合十礼拜,决然离开。

    焦灼的大地上,花蛇盘坐一圈翘首以盼,“和尚,你怎么会死呢?我正在等着你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