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丰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地狱穿梭 > 章节目录 第九十一章 士伯归来
    重光对她,到底要失望了。

    十九不知道神荼他们的誓愿,还以为都是一场早已蓄定的阴谋,毕竟在这场大变中,结果对他们每一个都是好的,可唯独消失的王董和前府君,除了给他们扣上反叛活该的帽子,又有谁记得他们数万年勤勤恳恳的功绩?十九不忿。

    总归有人为他们的牺牲买单。重光,至少是你,在这场变故中起了不可或缺的作用,得了不可估量的利益,所以为那消失的两位你要承担起责任。而后,作了恶的,害了事的,谁都逃不掉。

    神荼不知她会这样偏激。而在十九筹谋一切却一筹莫展之时,地狱惊天的变故影响太大,终于还是引来了真正的主事之王,就如王蒋所说的那样,把事情以最快的速度了结就是为了规避这些外力的麻烦。如今那避无可避的外力终于来了。

    这次到来的这个人,强大到足够令地狱众鬼震颤。因为就算是神荼,仅仅听到那个名字,他也急忙地想要带着十九远离,说逃避是面对他最好的办法。以至于这位遇事处变不惊的鬼帝,最近一直心不在焉,惶惶度日。

    当然这对十九而言可是一件好事,此时此刻她又怎么会和神荼走呢?

    那位即将到来的王,他们称之为:士伯。听说他是鸿蒙之初的一代鬼帝,现在的身份是:总殿阎罗。

    名号倒是听说过,地狱之所以会生出十殿十阎王,就算因为当初人间大战,死魂渐多,当时的地狱只有一王,士伯承受不了夜以继日的宵衣旰食,才训练出了十殿来分摊事务。但就算如此,也是十殿相互制约,最终的权利依然还是士伯手中。

    十九知道,也许他就是唯一可以镇压王蒋一干的人物了吧!机会来了,王董叛变之事,还需再次查实。只要她有了士伯的支持,还有谁能阻止?所以,她必须要单独见到他。

    士伯是从桃止山来的,经人间一趟,听说了地狱变故才落脚在了地狱,本该是十殿相迎的局面,如今却只来了九殿阎罗,至于王董,再也不复存在了。

    秦广王蒋为首,依次列站着阎王、阴帅、大小阴使……至于鬼差,排在最末,神荼也陪着十九缩在百鬼之后,希望来的这位总殿不会注意到自己。

    众鬼匍匐。

    他玄衣散发,身高体匀,从登天梯落到地狱的埃土之上,飘飘欲仙。没有谁敢抬头,只能约摸出一个身影,趁着众鬼低头,十九偏着脑袋偷眼观瞧,只见他面目光洁,眉目分明,妆似而立模样。一个犀利的眼神扫过,不好!他发现了。

    十九赶紧低下头。

    来人没有说话,对十九也不在意。他慢慢蹲下,左手执勾魂笔,轻点地狱尘土,顷刻死灵复生,呆滞地排排向轮回井而去。

    大概是王董叛乱时冤去的一干魂灵吧!

    他才站起来,面向众鬼。“祈拜阎罗!”随着王蒋一声令下,万丈高声参拜便响起来,震耳欲聋。明明她还没有反应过来,可跟随着人潮,十九也不自觉双膝一痛,就叩拜面地,和众鬼一起说着惶恐万安的话,虽然不是自己由心而发的崇敬,可十九想想心里竟也无半分不愿。

    大概这就是时间赋予的强大愿力的力量吧!

    “散了吧!”等声音的回音都消失了,士伯才似乎不愿地接受了众鬼的礼拜。他右手一扇,所有的鬼便各自归去。刚刚还众鬼遍地的尘土上,唯留下来士伯、神荼、王蒋、十九四人,这里一下从一场盛大的喧嚣归于无声的沉寂,骇住了十九和神荼。

    十九是不解,为何自己还在此处?难道是刚刚偷看被发现了要惩罚,可一代鬼帝怎么会这样小肚鸡肠呢?十九再冒出一个想法,难道是……可这位阎罗绝不会认识自己这个无名的小小鬼差吧,她竟有幸和他们一起留了下来,就像是士伯早就预见安排下了一样。

    神荼却恨不得马上就消失,最不愿意见到的人,偏偏他把自己留了下来。看来今日是逃不掉了,最好的局面就是被勒令回去。否则,唉!

    只有王蒋一脸坦然,但心中无比忐忑。她是总殿阎罗亲封的宗灵七非殿主,堂堂一殿,直接隶属于他,自然应该留下。可是她犯了错,士伯从来不放过犯错之人。

    从前他那么欣赏王包,就因为他私自放了善鬼还阳,就被降调至了无殿。自己如今的错,可是大出了他许多。

    除了他谁也不敢说话,而士伯的第一句话,就果如神荼所料。他说:“神荼,你该回去了!”

    不听不听!神荼不答,连眼神都不想抬起和他接触,装作他少年的样子没有听见似的,委屈地摩擦着地面。

    他还是这样的性子,人人都说他是装出来的少年模样。可士伯知道,神荼只有在喜欢的人面前才会做这样的形态,他喜欢自己,是亲人的喜欢依赖,这是好事。士伯低笑,不再理他。

    转个弯,“你便是鬼差十九?”谁也没有想到他会问到十九,甚至知道她的名字,就算十九之前代秦广王有一段时间,可她没有作为,又闯了大祸。好名坏名也都没有出名到传到桃止山让士伯知道的程度。

    神荼原本不说话,不理睬,听到士伯将矛头指向了十九,再也不能装作不管不顾了。他下意识地护住十九,警惕地看着士伯。

    神荼的样子可爱,他再次低笑,“我只是问问,你紧张什么?”又望向神荼的身后,再一次向十九,“你就是鬼差十九吗?”

    他为什么会特意问起自己?十九不知缘由,心里打着鼓,但表面还是尽量保持着得体,绕开神荼,恭敬无畏地上前礼拜,“小鬼正是鬼差十九。”

    很好,没有出错。应该是士伯对十九的举动颇为满意,第一印象还是很好的,不会做躲在背后的绵羊。他微笑点头,不住夸赞,眼神意味深长,“好!我记住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