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丰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地狱穿梭 > 章节目录 第八十二章 热恼查证(上)
    十九急忙赶回棚亭,去时孟婆正在门外躺椅上小憩,十九只好蹑手蹑脚地走进屋悄悄带上泥鳅离开,这个懒虫,果然还在呼呼大睡。只是大概也是睡得足够的缘故,泥鳅最近已经长大了许多,甚至已经有了自我保护的能量,还算是有些成效。神荼还等着自己,总该快些点为好,十九快速把泥鳅揣到袖子里,再出来时孟婆依然紧闭着双眼。

    到底要不要叫醒婆婆道个别呢?十九站在门边犹豫,看着她一直不动,孟婆是真的睡着了的,自从与十九交过心,她已经能够安然地入睡了。因是十九的影子挡住了绿光,那阴影即使她闭着眼也可以感知到,孟婆知道是她来了。

    发生了这样大的事,她怎么可能不知道,十九有着她自己要走的路,自己也该放手。

    左右思量不出,十九心中着急,还是不愿意打扰孟婆,便打算直接离开了,走出大概两三步的距离,却听到身后孟婆沉郁的声音响起,“他,总不会害你。”就说完这样没头没尾的话,孟婆便再次安详地躺着,就如同她什么都没有说过一样。

    十九回过头,想要细问孟婆却见她已经再次沉睡了,明显是不愿被打扰的样子。十九想不通,他?婆婆说的到底是谁?她自然知道神荼不会害自己,除此之外,还有谁值得婆婆特意来告知自己?

    来不及了,十九见孟婆不欲回答,马上回过头跑向神荼的方向,之后总还有时间回来细问婆婆的。却不想这一耽搁就误了,十九之后才后悔自己做错了事,若是坚持多问婆婆一句,她也不至于这样冤枉了重光。

    而神荼和重光独自呆在一起,两人之间就总不免有一股无名的火腾腾燃烧。这场对弈,他们谁都没有必胜的自信,便谁也不敢先行挑衅,他们只是暗自互相提防着,以一副揣摩坏人的目光去互相审视。

    十九回来得很快,靠近的时候她对面站着的二人,似乎是同时进入了自己的眼中,至于先后,也许有吧,太快了她分不清。对神荼,可能更多的是亲近和愧疚而对重光,她则更多的是好奇与猜测。可无论是对谁的哪种情感,她知道那些对自己而言都还不够那么重要。

    可是她还是率先走向了神荼,至少在现在,她更愿意与神荼站在一起,也是最近相处得很多的缘故吧!她可以完全把自己交到神荼的手上,完全信任的。可是重光,她不确定。

    “好了吗?”神荼低头问她。

    也许是碍着重光在眼前的缘故,十九没有直接回答神荼,只是轻微地点了个头,而在神荼看来,她却根本没有回答自己。

    但是他可以不在乎。“那我们就走吧!”

    神荼领着她走到最前面,重光自然落后,则走到了靠近十九的那一边。从前走在她身边的人都是自己,如今却只能跟在她的身后了,重光也是第一次发现,十九的背影,竟然是那样的自信挺拔,英武更甚,一时间他突然不舍得移开了。

    重光的目光紧紧地贴着十九,太过强烈甚至让前面的二人都感受到了。

    神荼很不开心,就像是属于自己的肉却被另一个馋嘴的饿狼狠狠盯上了一样,不知道什么它就会发起进攻,而那个等待的过程才最是煎熬。但后面还有上百来人,神荼也不能以一个虚妄的眼神去呵斥这位新上任的李府君,只好拉着十九快些走,但似乎没什么用,这眼神就这样跟了一路。

    十九察觉到神荼的怒气,甚至猜测要这目光就是重光故意的,他总是有着让人不得不在意的本事。

    一路不愉快地来到了恬昭罪,十九第一眼便惊讶于此处的混乱,果然的经历过一场大战之后该有的局面,断壁残垣,破瓦横渣,所有的痕迹都还在,而这样的局面,不管前世今生,她都没有遇到过。而重光,他是亡过一个国的国主,更加血腥壮大的场面他都身在其中过神荼则亦然,这情况比之万年前地狱那场大战,简直是小巫见大巫了。所以他们都不像十九表现得这样骇然。

    十九也知道,最该存在于此的那些无辜的牺牲者,就已经泯灭在这肃杀的环境之中,永远永远地消失了。

    同在恬昭罪身在恼闷锅地狱的都市王黄已经在热恼地狱主持事宜了,他是距离此处最近的阎罗,暂时掌管责无旁贷。阴帅鱼鳃和豹尾同在,浩浩荡荡一群鬼在此迎候着王蒋从罗酆山调来的专管阴使,早就听说过是重光,鱼鳃对此倒是不感意外。

    都是旧相识,虽然鬼帝的名头在此最大,但他毕竟只算是观察者,算不上主事,做不了决定。重光一来到此处,就展示出了他过人的天赋,对人有礼,处置有序,陟罚臧否,不偏不倚。

    对待王黄和豹尾,礼貌而不失威仪对待鱼鳃,亲近而注重避嫌对待此处整理的众鬼,甚至他带来的一百号鬼,都关切又同时督责……总之他来了不到半刻钟,已悉数赢得了所有鬼使的尊敬和赞赏,这样的行动力和效率,让神荼都不得不佩服。

    十九也承认,重光在认真起来,就单是他个人的魅力,就已经决定了他能够把整件事最得尽善尽美了。

    现在的一切就还好,她只祈祷这件事之中重光不要是罪魁祸首的那个人。

    现场的一切都很完整,所有的痕迹通通指向了泰山王,而他确确实实反叛了,这一点毋庸置疑。可奇怪的点在于为什么往日以刑为乐的罚恶司紫袍府君会出现在了这里,而且在泰山王的反叛中首当其冲。没有一点线索来解释,紫袍府君脾气不好众所周知,为什么会屈尊降位地来找王董?十九和众鬼不解,她也马上意识到,也许这就是最为关键的一点。

    远远的传来了阴使的声音,就在这最为关键的时候,宗灵七非的王蒋送来了自己的手记,她是唯一一个见证了这场反叛始终的人,也将为他们的疑问送来自己的所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