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丰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地狱穿梭 > 章节目录 第七十九章 找上无常
    十九和神荼一道去了无常小镇,这里还是和她之前见到的情景一样,繁荣的小镇,有商铺旌旗飘飘,贩夫走卒,往来人只,络绎不绝。一切都是单纯而美好,在这里,任谁也不会把这派宁静与地狱的残忍相联系起来,如今的地狱,以刑为乐,早就臭名昭着了。

    “这个地方怎么样啊?”十九偏头问神荼,他养病期间还不能离开地狱,她也依稀记得自己答应过神荼,再也不要上去了。想要在地狱之中寻一处宁静的所在,十九倒是一下子就想到了无常。

    在自己来到地狱的二十年中,最喜欢的大概就是这个地方,从前虽然还很喜欢那个澄澈的鱼池,但自从重光到了那里,她便觉得有什么东西不一样了。

    啊!重光。十九摇摇头,我实在不愿意想起他。

    神荼看着十九,“自然是挺好的,关键是有你就更好了。”从前神荼也来过这里,只是作为无聊时的一个去处,并没有觉察出有什么不同,可是和十九一起,在细看这里的潺潺流水,竟然也看出些超然脱俗的意思来。着实不错!

    贫嘴。十九挥起另一只没有被他拉住的手,绕了个好大的弧度敲打上神荼的脑袋,“难道没有我这里就不好了吗?”

    “自然是没有有你好的。”神荼依然倔强。

    十九低头悄然一笑,能有一个人把自己看得比一切都美好,那是是一种幸福。何其有幸,在存在的日子里,她还可以遇到了这么一个把她视如珍宝的人。

    十九循着记忆的路线找到原来那家无常的小店,还是那个古旧的客栈,檀木红漆,木桌高椅,她挽着神荼,跨过那条高高的门槛,有些不易。神荼毕竟为了救自己散尽了所有的愿力,就算他再厉害,也需要更长的时间去恢复,但十九更愿意相信这小子是故意装得羸弱好靠在自己的身上进去吧!

    店中一如既往的冷清,十九和神荼一道找上那不营业的柜台,“咦,鬼呢?”十九左右搜查不到黑白的身影,柜台之下也是空荡荡的。

    神荼拉住寻找的十九,示意她看着自己,他轻轻在台子上拍出一个大大的声响,“小黑啊!你又在干嘛呢?”

    呃,十九瞪大了眼看着神荼,听他这语气,这个亲近,这个熟悉哟!他怕不是常客吧?哼,还好这无常二鬼是断袖,不然神荼,你就死定了!

    神荼可不知道十九那些怪诞的想法,黑影已应声而至,他来时大概匆忙,黑衣还没有收拾力整,十九诧异地看着这么不修边幅的黑无常,头发散乱,眼神飘离,从前见他可不是这个样子的。难道……十九嘿嘿一笑,神荼的一声叫唤不会是坏了小黑的好事吧!

    “啊!”十九再次被敲,疼得大叫。神荼恶狠狠地警告她,“收起你那些小心思吧!我可都能听得到。”

    哎呀!想得太激动,忘记设屏障了!十九悔恨地敲打自己,居然让他给听见了,好丢脸。

    之后一脸不情愿地小白才慢腾腾地出现,挨到小黑身边,翻着白眼看神荼,“鬼帝大人,您怎么又来了?你说你一个树灵,也没谁记得你。万年都过来了,哪里还有什么供奉,每次来不是吃霸王餐,我们是真的养不起您啊!”

    啊!十九一脸我懂了的表情,抿着嘴笑看神荼,原来这才是人家不欢迎你的原因啊!但十九看这小白生气的样子,先屏蔽住自己的想法,她还是觉得就是神荼搅了别人的好事。

    但十九知道,没有一个人记得神荼,他又有多可怜。

    神荼巴不得一掌拍死这个白,但是十九还在旁边,要温柔,不生气,暴力解决不了问题。最重要的一点是,现在的自己打不过他们。

    原来说的是“黑凶白喜”,十九这才知道,如果触及到黑白自身,会变成“白凶黑喜”的,果然传言不可信,实践出真知啊!

    十九凑上前,毕竟这次神荼是和自己一起来的,他丢脸和自己丢脸也没有什么不同,还是得拯救一下他的颜面,对稍微温和一点的小黑笑着,“这位阴帅,这次鬼帝是和我一起来的,都算到我头上吧!”

    出去玩还要媳妇掏钱,神荼低着头用脚尖摩擦着地面,是真的好丢脸,好丢脸。

    二位无常这才稍微和颜悦色了些,看着十九,猜出她秦广王的身份,但那又任何?连鬼帝在他们这里都行不通的。“名字?”

    十九笑着回答,“周蔷,蔷薇的蔷。”

    出门在外,伸手不打笑脸人嘛!神荼还是太年轻了,十九在心中暗暗决定,要培养,他还得多多培养。

    “周蔷……”小黑念念有词,“啊!我见过你,上次来的时候你还不知道自己的名字呢!是吧?鬼差?”

    上次,哦,十九突然想起来,上次是重光说的,自己还没有恢复记忆。她赶忙对着小黑一个劲地摆手,说不得说不得,神荼少年心性,吃起醋来要死人的,可小黑才不管呢!

    “你的供奉可真是不错的,我还记得似乎是第一次见到地狱的恶鬼里谁还能享受到这样好的待遇,难道是你生前不造恶,还是说谁对你有着亏欠?竟然有这么好的供奉……”

    “哎呀!”小黑一惊一乍,连低头的神荼都被吸引住,“你如今竟然还有这么好的供奉,竟然从来没有断过,太过分了!”

    “怎么会,我都死了二十年了,不可能还有谁记得我吧!”

    “我怎么会骗你?”小黑把鬼札拿到十九面前,指着给她看,“那,还不只一个记着你呢!”

    白纸黑字上,赫然显现着两个名字:周嘉敏,李重光。怎么是他们?

    神荼却一言不发,在十九的生命里,他缺失了太多,她的过去自己什么也不了解,黯然。

    而那个无能的国主,他却对十九知之甚详,到了如今都还没有断过对十九的供奉,至于被自己罚走的人鬼嘉敏,他们对十九到底有什么?

    想到这里,神荼却心下一惊,嘉敏虽是人鬼,但到底在世间,对十九供奉也有这条件。可是李重光,他人在地狱啊!怎么做到的在人间给十九供奉?说不通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