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丰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地狱穿梭 > 章节目录 第七十二章 树灵神荼
    如今泥鳅在大多的时候都在沉睡,现在的他实在太弱小了,因为知道若自己再不长大一点,它真的无法保护十九,甚至还会拖累了她,所以总在十九的袖里安静地睡着。十九也一直带着他,在她心里,其实泥鳅也早成为自己的家人了,家人应该是在一起的,这次去上面也是一样。

    但毕竟这是他去世以来第一次回到上界,泥鳅却不怎么激动,依然睡得天昏地暗的。

    十九也没有叫他,泥鳅在现世没有什么美好的记忆,就随他去吧!

    她最近也习惯了称呼神荼为哥,神荼对这个称呼也没有拒绝,一个字令二人都感到亲切。

    他们都是孤独的人!

    “哥,你说我们上次在山丘见到的嘉敏,那么久了她还会留在墓前吗?”想到那个在死寂的山中孤零零饱受煎熬的游魂,十九不忍。

    她们终究是血脉相连的姊妹,从前她不记得一切,还可以对嘉敏漠然,如今她就是周蔷,嘉敏就算做了坏事,她也是自己一母同胞的妹妹啊!这句话,从前嘉敏说的是对的,在对神荼的询问里,十九也没有发现隐隐地还是包含了对她的关心。

    “她不留在山中,她又能去哪里呢?”神荼反问,嘉敏是害了十九的恶鬼,神荼对他没有一点好意。对待陌生人,他亦是冷漠,周嘉敏,一个没有寄托的游魂,挣不脱羁绊,也逃不过心罚,除了魂归阿鼻,何处都不容她。既然她不敢来地狱,那就注定她哪里也去不了。

    “是吧?她还在哪里。”十九的心中一阵酸涩,尽是不忍。

    “走吧!”

    两人来到从前的那座山包,明明时间也没有过去很久,但这里却是完全不一样了。十九还记得从前这里的树都低矮,朝着同一个方向畸形地生长,匍匐在某种意识的脚下,每一片树叶都透露着悲哀。

    可是现在却不一样了,所有的树木似乎一下子都活过来了,在短短的时间里,尽可能地向上伸展,浓密而且茂盛,把这座矮小的山包衬得生机勃勃,有些巍峨的意思来了。可是尽一眼望去,枝叶太过茂密,树间的空隙都是昏黑的,十九在山脚倾听,林间窸窸窣窣摇曳着声响,混杂着环境,此处真是让人浓郁得让人生畏,谁知道那不见天日的密林里是什么?

    再细看,十九发现自己找不到去往山墓的路了。

    发生了那么大的变化,嘉敏真的还在这里吗?就算十九对神荼的说法笃定不疑,可眼前的事实不得不让人犹豫起来。

    “这是怎么回事?”十九问身边的神荼。

    神荼不答,这样的环境总让他追忆起过去。不过是密林而已,这里的树倒是长得不错,但到底比不上从前的云山,神荼心里却很开心,难得现世还能有这样的密林。

    “丫头,”神荼很久没有这样叫十九了,听得出来,他的确很高兴,“你知道我原是什么吗?”

    这是什么问题?十九满腹狐疑,他现在是鬼帝,是阴使,属于地狱的自然是鬼嘛!鬼,那便是从人来的。但是听说神荼来地狱很久了,久到大概也只有地藏王和鬼王无毒知道吧!十九拍拍脑袋,对了,鬼王他现在已经是财首菩萨了。

    神荼没有听到十九的回答,若是他知道这丫头思维跑得那么偏,一定免不了自己一顿敲打。他自顾自地说道:“我从前不属于人,”他也不知道怎么就会说起那蛮荒时代发生的事了,可能因为倾听的人是十九吧!可能自己今天真的很高兴,自己许久没有体会过这样的乐趣了。

    山林啊!从前那是自己的家,神荼回忆起初生,“我是树灵,千树之木在云翳下将花叶茎枝年年月月所汲取的霜、露、云、雨的恩泽汇在一起,落地成形,化而为人,才造就的我,是很久远的事了。”

    原来从前可以化灵?十九第一次听到神荼讲起他的过去,讲起那个久远的时代,惊喜,也诧异于他的身份,可是他连人都不是吗?

    “人有什么好的?”神荼就像是听到了十九的心事一样,突然正色地反问,语气里夹杂着愤懑。

    十九心慌慌,怎么会,他应该是听不到自己的心声的啊!

    神荼又冷静地默默一叹,“人,从前是最腌臜的存在,但是也比仙要好上那么一点。”

    神荼说到生气之处,不欲多言,走到十九的前面,特意拉住了她的手。

    他生气了!

    直行而上,十九乖乖跟紧,大概怎么也想不到,那些明明植根于深土里的大树,径自为神荼的前进让出一条宽敞的大道来,甚至那条让出来的路上,连落叶都没有一片,土壤软硬适中,踩上去就像走在羽毛里。

    树竟然会移动?

    神荼像是又一次听到了十九的疑问一样,“傻丫头,树本就该是移动的。”可是她知道,神荼没有听到,他大概只是对这个问题揣摩得足够久了吧,只要是关于从前的事,他都能预想到人们所有的疑问。

    毕竟过去的万年,他能回忆的过去只有一段,可他的存在依旧很长。

    越往上走,越是冰凉,空气似乎刚刚哭过,它的泪水已经可以濡湿行人的衣裤。可是渐渐到了山顶,那些大树就像是听了谁的命令一样,自动地围成了一个攻不破的圆圈,自然不是神荼的命令。树林中间是赫然一尘不染的白瓦,依旧棱角分明地刻着:南唐周后墓。

    “原来是因为你!”神荼轻轻说了一句,风声太大,十九没有听到。

    墓前,瘦弱的嘉敏笔挺地跪在墓前,一动不动。

    十九走近她,想起了周蔷的记忆后,自己到底是变了,做不到对亲妹的现状熟视无睹,而且她说得对,生前死后她赎罪了那么多年,的确是已经够了。她决定原谅嘉敏,就当是自己帮她放过她自己吧!

    “嘉敏,”十九轻轻唤道,“你果然还在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