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丰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地狱穿梭 > 章节目录 第十章 客居无常店(上)
    “泥鳅,你觉得地狱怎么样?”十九认为地狱已经病态了,却不敢告诉任何人自己作为一个新任鬼差的疯狂想法,只能先问问别人怎么看,首先便是身边的泥鳅重光。

    “再也不想来了。”泥鳅回答。

    “就是说这里的刑罚确实震慑住你了吗?”十九不愿意搞得太严肃,便用戏谑的口吻问道:“是吗?恶鬼。”十九拍拍泥鳅的肩。

    “我就不懂我怎么就恶了。”泥鳅抱怨说:“自我来了这里,都说我是恶鬼,我到底是食肉饮血了,还是凶面獠牙了?”

    “大概,”重光难得主动插话,十九和泥鳅都把他看着,“你们都看我做什么。我想,大概是我们生前害人了吧!”

    十九认同地点点头,这的确是一个原因。可泥鳅的问题也并不是没有道理,尽管已经走过了五个罚恶地狱,可是他都连自己到底恶在哪里都不知道。

    听了重光的话,泥鳅又不同意了,“那明明你害的人更多,为什么我比你恶呢?”看来日游夜游对泥鳅的阴影很深了,连他们的讨论都记得。

    “这个,”重光也疑惑,“我也不知道。”

    十九也不知道,所谓“恶”,到底是这么评定的,又是由谁来判定的呢?

    问题留在这里,可他们要走的路还是不能停下。

    此地是一个热闹的集市,若非十九确定自己身处地狱,都要怀疑这只是一个人间繁荣的小镇,有市面商铺旌旗飘飘,有贩夫走卒挑筐叫卖,有络绎行人往来有序……这里,难道是桃源吗?

    重光也惊异了,这便是他向往的生活啊!街边有池塘,堤上有垂柳,桥上有独钓人,此生未曾想还能再见这一番儿时梦中的景象。

    一棹春风一叶舟,一纶茧缕一轻钩。

    花满渚,酒满瓯,万顷波中得自由。

    泥鳅也惊异了,这也是他要停留的所在啊!饿极有酒馆,冷极有绸庄,若自己是这样地方的一农夫,一小贩,即便是一牵牛马的伙计,也不至于流浪一生,害人钱财吧!

    美好总比罪恶给人更深刻的震撼。

    十九看着二人陶醉深思的情景,也倒不着急立马上路了,既然是难得的,何不停一停呢?

    “住店吧!我们在这里呆几天怎么样?”十九问二鬼。

    “好啊好啊!”泥鳅欢快地蹦跶起来。

    “好。”重光淡淡地回答,那嘴角一抹的微笑却暴露了他欢舞的雀跃。

    “好啊!”十九也觉畅快,心里堵塞了这么些天,这地方就全当游历吧!

    是古旧的客栈,檀木红漆,木桌高椅,那纸窗已泛了微黄,显示着这店年迈的高龄。门槛很高,十九一直将身体斜到门边才能勉强从正中跨进去,泥鳅倒是灵活,重光在过门时便显得很用力了,他生前身体大概不是很好。

    没有热情地伙计前来招呼,十九便自己去了柜台,柜台是空的,没有酒,也没有招牌。

    “有鬼吗?”十九第一次这样问,十分别扭。

    “干嘛?”一个黑黑的身影从柜台下冒出来,不耐烦地对十九呵斥。虽然态度不怎么样,长相倒是不错,一身黑衣也力整精炼。

    “看什么看,滚蛋。”对方感受到十九的目光,毫不客气地呵到。

    “干嘛呢!”一个柔和的男声似娇嗔地抱怨着,十九便看到一袭白衣的男子幽幽地冒了出来。“女的?”白衣对黑衣好像愠怒地问道。

    “啊啊……女的。”十九不满意地打断二人的眼神交流。“我是鬼差,这个店怎么个吃法。”

    “哦,新来的。”白衣才渐渐站直身,勉强像一个老板一样的解释说:“看你死后得了些什么供奉吧!”

    “供奉?”十九纳闷了,“这个怎么算?”

    白衣比较耐心些,眼看黑衣就要发怒了。“那两鬼你带的吧?”白衣指着泥鳅重光问道。

    “对啊!”

    “什么名字?”

    名字,十九只知道泥鳅是叫泥鳅,可重光应该由姓吧!便拉长了声音问道:“重光,你姓什么?”

    这一问,店中所有的鬼都立住把他们看着,黑衣摇摇头,也表示很无奈。“哦,李。”重光不习惯被许多人望着,只对着十九低低地做着口型。

    “你们啊!不要随便报阳间的姓氏。”白衣一边查着什么,一边对十九说:“若是别人报了你们的名字,阳间的供奉他们就可以享用了。”

    十九这才明白过来,还好刚刚重光只对自己做了口型,应该没多少人听到,便要拉住白衣男子感激。“干嘛呢?”又是黑衣男不耐烦的声音,还是同一句话,他还截住了十九正要感激相握的双手。

    “我,谢谢他啊。”

    “不用你谢,离远点。”

    白衣一记冷冷的眼光扫过黑衣截住十九的手,也渐渐对十九显出不耐烦来,“没有。两个鬼都什么都没有。”

    “哦。”十九也渐渐发现了二人之间不同寻常的关系,地狱真的是一个复杂的地方。转念一想,,也是,千年的孤寂,怎么也能把鬼熬弯了。

    “那我的呢?”十九不放弃地问道,泥鳅重光两个穷鬼,死后也没个人献祭什么的。

    “名字。”白衣也不怎么搭理十九起来。

    名字是什么,十九突然呆住,自己叫十九是因为死于十九岁,可活着是时候总不会的这个名字啊!那自己到底叫什么啊?

    “周蔷。”重光不知何时走到这里,一把拉过陷入冥想中的十九,轻轻的对白衣说道。

    周蔷是谁?

    十九回过神来时,桌上已经摆满了山珍海味,泥鳅正吃得满嘴油光,重光也慢条斯理地吃着。面前这些菜,好像自己的胃很喜欢呢!

    看来自己真的忘得太多了,她听到了一个名字,可她不想深究。现在很确定重光一定认识过去的自己,可她不想问。

    重光偷眼看十九的时候,十九正呆呆地望着自己,无比熟悉。曾经那么多次的同饭一餐,今生居然还能坐在一起。

    重光低下头,心中泛起浓浓的苦涩。原来自己给她献的祭,一起吃起来是这么难吃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