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丰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重塑原始时代 > 正文卷 第205章 危机又起
    陈栋既然起了要造字的心思了便马上开始着手准备起来,在这几日反正各个部落都在着手建造房子的事情,余留下来的那些废旧木料很多,正好可以用在造纸之上。

    现在有了这几个部落的加入,等到了秋日他们的粮食产量会大大的提升的,然后再把墨汁弄出来,纸张和墨汁都有了,那陈国便就又可以距离文明更进一步了。

    陈栋在鼓捣纸张之时也只能是从陈家军自己亲力亲为了,陈国的人都帮着各个部落建造房子或者布置机关去了,这个事情虽说不是现在最紧要的事情,但却关系到各个部落冬日能否避寒了。

    这个时候的房子若是建造不起来的话,那在冬日之时也会给陈栋带来无穷无尽的麻烦的,若是因为天寒而导致一个两个人因此丧命的话,那陈栋自然是更过意不去了,因而陈栋在造纸的事情之上也就只能是自己去做了。

    陈栋就在陈国架起了一个大铁锅,根据自己脑袋之中所储存的那个有关于造纸的事情仔细研究,虽说有完整的工序作为指引,但当实际操作起来之后总是出现各式各样的错误,根本就不能够一下子就完成。

    现在陈栋也没事可干,这个事情也算是打发一下陈栋的无聊的,因而即便是失败几次,陈栋也不着急,每天建造房子所剩下的一些边角料都被源源不断的运送到了陈国本部,不知道的人还以为陈国本部也在盖房子呢。

    大概过了个把月的时间,各部落的房子还没有建造起来,陈栋所造的纸便已经有了效果,虽然有些发黄,但相对于在兽皮上书写的时代,这也已经是极为不错的事情了。

    只是一个月时间过去了降雨量少的可怜,如此稀少的降水量使得庄稼的生长有些乏力,而且近几日看那天气也不像是要下雨的节奏,看来灌溉的问题得马上提上议程了。

    蚌把陈栋汇报给陈栋之后,陈栋也是不敢有丝毫的耽搁,立马便招来了几个部落的酋长开始着手商量此事。

    五谷种植的事情是所有部落的头等大事,即便是现在先放弃掉建造房子的事情也得立马得着手把灌溉的事情给解决了。

    黑水部酋长早就与陈栋要求了,要让陈栋把他们也当做是一家人,那陈栋自然是不会客气了,何况灌溉庄稼的事情也就只有蚌一人了解的清楚,此事自然该一切都听他的了。

    “地里面的五谷长势有些乏力了,虽还不至于到了干旱的地步,但也的马上灌溉了,如若不然肯定是会影响到秋日的收成的,各个部落也得马上开始着手准备此事了,幸好,几个部落早就已经开始修渠了,现在就只是把流河的水引过来就行了,也不需要出多少人手,每个部落配备二十人着手准备此事就行了。”

    陈栋对种植五谷的事情并没有蚌清楚,既然蚌说需要二十人便够了,那自然是一切都依照他所言了,“在种植五谷的事情之上蚌精通的很,各个部落便都听他之言行事吧,要尽早的把灌溉庄稼的事情都落实下去,以免影响到秋天的丰收。”

    那几个部落酋长自然是不会多说什么的,他们清楚的很蚌在这个事情之上那是熟悉的很,在这个事情之上也就只有听蚌的了。

    “建造房子之事可以暂时停歇一下,但种植五谷的事情却是一刻都不能耽搁了,你们也不要在我这里浪费时间了,马上便开始着手去准备吧。”陈栋道。

    陈栋的一声命令之下各个部落的酋长便也马上都去准备了,其实在这几日的时间当中,各个部落都派出了人手专门忙着种植五谷的事情的,时不时的都需要去除草什么,因而各个部落在灌溉的事情之上也只是再派出几人而已。

    虽然灌溉庄稼的事情是完全交给了蚌的,但陈栋也必须得经常到各个部落之中好生的督促一下这个事情的,他那里造纸的事情反正也算是告一段落了,而且别看灌溉庄稼的事情看起来简单的很,但实际操作起来却也并非是一件容易之事。

    最关键的一点儿就是该灌溉多少必须得有一个合适的量,若是把流河的水引的多了把整个部落给淹了那可就是得不偿失了。

    这个问题不用陈栋特意交代,这些原始人类也清楚,无论是水还是火对于他们来讲那都是敬而远之的东西,若不是非得与火烤肉吃,用水灌溉庄稼的话,他们宁愿永远都不与这些东西做过多的接触的。

    由于是所有的部落男女老少都行动种下的这些庄稼,因而各个部落庄稼的面积都不少,因而在灌溉起来的时候便得费些力气。

    蚌带着各个部落的人也就是用了三天时间便就把流河的水引到各个部落当中去了,可用了差不多有五日时间也还没有把浇灌的事情完成,这么久没有降雨了,庄稼也都渴坏了,总是要让它们都喝饱的。

    已经浇灌了五日即便是还需几日才能把所有庄稼浇完,但此时基本上也没有什么危险了,陈栋的心也算是安定了不少,但却就是在此刻又发生了需要陈国齐心协力应对的一个巨大危机。

    陈栋在他家中正睡着呢,外面突然响了了一片吵杂,还有人边喊边朝这个方向跑了过来,陈栋就知晓外面肯定是出了大事,翻身起来正准备往外面走的时候,一陈家军人跑了进来,此人身上已经有伤了,血迹斑斑的!

    陈栋脑袋转了一圈也没能想到陈栋所面临的这个危机是什么,颇为急切的问道:“这是怎么了?”

    “平王,流河之中不知晓有何种东西,司正发现之后便把主渠道给堵住了,不过在之前便有些进入到各部落的庄稼当中去了,我等怕他们把庄稼给破坏了便抓着她们想扔出去,都被它们咬上了,不过,那东西咬上之后虽痛一些却也不至于致命!”

    那陈家军慌慌张张的跑进来,十万火急的大事情被他汇报的倒是颇为的轻松。

    “那些东西都是从流河来的?”陈栋反问了一句。

    “应该是,只是我等在流河周边也生活了有几年的时间却是从没见过一条这般凶险的,今日这些东西也不知道是哪里串出来的,这些东西若是白日出现的话,也至于让它们跑到庄稼离去,关键是晚上之时负责灌溉的人精神都有些不济了,等发现庄稼里面进了这些东西之时已经有些晚了。

    不过也多亏是最后也还是发现了这东西能够在第一时间堵住,要不然真就完了,那东西的牙齿特别尖锐,咬住就得撕下一片肉来,平王,这些东西得极早处理了,如若不然部落中的人吃水就会成了问题了,我们好不容易才在此处落了脚,若是再迁移的话恐是会有很多人不满的。”

    这个陈家军跟随陈栋的时间长了,倒是能够看清楚一些问题的本质,只是他这般喋喋不休的讲着倒是让陈栋的心中有些烦闷。

    “走,去看看再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