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丰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黑帆信条 > 正文卷 第540章
    讲台上面一群男生女生混杂的队伍,正在跳着跳着欢快的舞蹈,下面的人则为他们大声叫好。

    这些枫叶丹林学生看到罗博进来,都吹起口哨或者鼓起掌来,大叫着:“罗博大人好。感谢大人带我们发财。”

    罗博走过热情的人群,接过一大杯酒走上礼堂的讲台,看着下面黑压压的人群,大声喊道:“弟兄们,同学们,我想说的是,能和大家在枫叶丹林的城墙上并肩战斗,能和大家在阿尔摩哈德的土地上纵横驰骋,能和你们这样一群痞子们一起名留青史,我感到由衷的自豪。”

    下面的学生们大声的叫好起来,有人大声喊道:“跟着大人打仗,抢东西,我们也十分自豪。”

    “对啊,就是,罗博万岁。”

    “罗博万岁。”

    罗博举起酒杯,大声喊道:“从今天直到世界末日,所有人都会记得我们这样一支兄弟般的队伍,干杯,为了我们枫叶丹林人。”

    “干杯,枫叶丹林万岁。”

    罗博举起酒杯一饮而尽,走下讲台,旁边的学生们涌过来,举着酒杯和罗博问好,众人杂乱的说着“全靠罗博大人,我们几年的学费都有了。”

    “就是,全靠罗博大人的英明知道,咱们这些穷学生们才能发家致富。”

    “为了罗博大人干杯,没有大人就没有鼓鼓的钱包。”

    罗博大笑着说道:“合着我就是个山大王,带着大伙抢钱去了。”

    众人都大笑了起来,一个家伙大叫:“为枫叶丹林强盗团干杯。见鬼,那些老**都没有我们挣的多。”

    “为枫叶丹林强盗团干杯。”

    “为我们罗博首领。”

    莱因哈特看来是极喜欢这里,蹲在前排一手烤肉一手酒杯的,吃吃喝喝、吵吵闹闹玩的痛快。

    罗博也是放开怀抱,和下面这些学生们一起,在跳舞的女生每次挑起大腿的时候大声怪叫。

    罗博回到了自己原来的住所,来到了房中,看着那张熟悉的椅子,突然想起了一句话:男人喜欢自己的椅子,就像是女人喜欢自己的大床一样。

    他不禁很是感慨了一下,然后赶紧在那椅子上坐了下来。然后习惯性地一伸手,从了桌边拿起了一份文件,展开一看,却原来还是自己当初没有做的寒假作业。

    罗博翻开了那作业,看着那空白的纸面,很是唏嘘了一下。这才过去了不到半年的时间,再看这些东西就已经有些生疏,拿惯了刀剑的手,再握起笔来,也是很有一些使不上力的感觉。

    就在他感叹的空当,就听门外传来了一声轻响。

    罗博不由一怔,然后走了过去,开门一看,却见安妮罗丝那张似喜似怨的俏脸出现在了眼前。

    她美眸流转了一下,百媚横生地白了罗博一眼,然后娇嗔道:“你个混蛋,一下子就看不到了人影,我还以为你在宴会上喝醉了呢。”

    说着,一举手中的瓷碗,道:“我给你端了一碗醒酒草药汤来。快喝了吧,对身体有好处的。”

    然后玉腕一伸,将那瓷碗递了过去。

    罗博当下心中极是感动,连看也不看,然后举起来就是一饮而尽。立时被那汤水给烫的一阵乱蹦。

    尤其是那股**辣的感觉从喉咙直入心肺时,就像是被个烧红的铁钎给毫不留情地狠插了进去一样。

    痛的他举着手来,对着自己的喉咙一阵乱挠。

    安妮罗丝看了,不由低低地惊呼了一声,道:“你看也不看,就一下子全灌进去了?”

    说着,却也是着急了起来,急忙冲进了房中,从桌子上抄起了水罐,递了过去。

    罗博急忙接过,狠灌了几口,感受到了清凉的液体顺了喉咙下去,略略地解除了一些炽烫的感觉,不禁长长地出了一口气,这才缓了过来。

    安妮罗丝伸手接过了水罐,美眸一瞥,很是白了他一眼,然后嗔怪地道:“你怎么这么不小心啊?”

    罗博不禁讪然地揉了揉鼻子,道:“猛然间看你变的这么温柔,很不习惯,感动的了?”

    安妮罗丝当下一滞,然后反应了过来,从牙缝里挤出了声音,道:“你说什么?我以前就是很不温柔吗?”

    罗博立时就像是汉奸甫志高一样没了骨头,急忙改口,道:“哈哈,没什么了。我只是说,你给我端来的,哪怕是毒药,我也绝对是连看也不看,一口喝下去的。”

    安妮罗丝听了,当下媚眼如丝,水汪汪地横了他一眼,啐了一口,道:“少在那里说了疯话骗人。我还不知道你这个死混蛋的底细吗?”

    众人吃过了早餐,从家里出来。在枫叶丹林那千古不变的悠扬钟声当中向着学院赶去。

    他刚刚走进了枫堡的大门,就听旁边一个娇美的声音叫道:“就是他,就是他,快把他给我抓起来!”

    罗博一愣,转头看去,只见一个脸上带着几点俏皮的雀斑,身材娇小的少女正一手叉着腰,一手点指着自己。

    她的身上穿着的一身学院纠察队的黑衣,翘着秀巧的小鼻子,神彩飞扬看着自己。

    罗博一想到被关到了小黑屋里面之后的情况,立时就觉得一阵头皮发麻,腿发软。

    他刚要说话,这时,旁边的一名身材高大的纠察队员帮他解了围。

    那人看着罗博,犹豫了一下,然后道:“师姐,他可是罗博伯爵,枫军的高级指挥官,咱们不太好抓他吧?”

    那少女当即勃然大怒,她抬起头来看了看那个大个子,然后道:“我说抓就抓,我的话都不听了,是不是想死啊!”

    说着,双脚用力,高高地跳了起来,紧接着抬起手来在那人的脑袋上狠敲了一下。

    听到了那‘梆’地一声脆响,周围的人都不禁吓的一缩子,心有戚戚然,但是那个身材高大的队员却是摸着自己的脑袋,憨憨地呲牙一笑。

    那少女看了他的模样气的不禁又有些手痒,抬了几次的手,但最后却还是放了下来。恨恨地又接着说道:“告诉你,在学院里面咱们纠查队才是老大。就算是枫军的指挥官,那又怎么?姑娘我照样切他的生猪肉!”

    旁边的众人听了她的话,当下全都不禁冒了一头的冷汗。

    艾碧儿看了旁边围观的众人,冷哼了一声,然后高声叫道:“你们不去上课,围在这里想干什么?信不信我把了你们也全都抓回去,喝咖啡啊!”

    说着,一手叉腰,另一手伸出,扮了一个经典的茶壶状,点指着众人,道:“你,你,你,还有你,快走,不然我可要抓你进黑楼里去,协助调查啊!”

    围观的众人当下一阵胆寒,看到她的手指指了过来,当下纷纷躲避了开去,唯恐被那个飞扬跋扈的少女给请进小黑屋里面,切了自己的生猪肉去。

    罗博看了那少女,苦笑道:“艾碧儿,几个月不见,你现在真是比以前厉害了许多了啊!”

    那少女不是别人,正是以前希尔梅莉娅的同党艾碧儿。

    那纯真的少女听了希尔梅莉娅的话,为了帮师姐出气,以前可是没少了抓罗博,将他关到了牢房当中。

    不过她却并不知道,她的那师姐却是明修栈道,暗渡陈仓。借着机会和了罗博两个人暗通款渠,打的火热。

    后来在战争当中,她因为年纪青,经验少和其他的种种关系,留在了学院当中,没有去参加那一场远征阿尔摩哈德的战争。

    罗博顿了一下,然后看着艾碧儿高高挺起的小胸脯,不禁很是惋惜地摇了摇头,道:“我还以为你长大了呢,没想到居然还是和以前一样的小。”

    艾碧儿一愣,道:“谁说的,没看到我已经升职,成了纠察分队长了……”

    她说到这里,这才发觉了罗博的眼光停留在什么地方,立时明白了过来。紧接着,火冒了三丈!

    她用双手将了自己像是飞机场一样平坦的胸膛掩住,然后气急败坏地叫道:“混……混蛋!你这狗眼睛看向了哪儿啊!信不信我现在就给你抠了下来,当泡儿踩!”

    罗博当下一耸肩,移开了目光。

    艾碧儿当下深吸了一口气,强压下了怒火,刚要说话。

    罗博看了,一指她身边那个身材魁梧的年青人,道:“你男朋友啊?眼光不错嘛。虽然比我还是差了一点儿,但是乍一眼就知道已经是一个很不错的青年了。”

    艾碧儿立时如被利箭射中了心脏一般,身体一僵,结结巴巴地道:“你……你……你胡……胡说什么啊。男……男朋友什么的最讨厌了!”

    罗博嘿嘿窃笑了两声,然后轻声说道:“一个女人要是太不懂得温柔了,可是会把人给吓跑的。你可一定要小心啊!”

    说着,若无其事地迈步从艾碧儿的身边轻轻地走过。然后又道:“你想要抓我也行,不过总得等到今天联军解散仪式之后吧。我现在好歹也是高级军官,这点儿面子你总还是要给的吧?”

    说完,向了她一挤眼睛,随后扬长而去。

    艾碧儿愣愣地看着罗博的背影,过了好一会儿这才反应了过来。

    她一挥拳头,高声叫道:“我……我现在心情好,暂……暂时放你一马。等开完了会,你……你看……看我怎么抓你!”

    罗博也不回头,只是摆了摆手,算是表示自己已经知道了。然后就消失在了城堡当中。

    艾碧儿又大喊了几句,感到自己好像是赢了一仗一样,心情渐渐地平静了下来。但是一回头,却发现身边那个身材魁梧的年青人正定定地看着自己,不禁心中一跳,立时又回想起了罗博刚刚说过的话。

    艾碧儿咬了咬自己的嘴唇,然后硬着头皮,继续凶巴巴地叫道:“看什么看!没见过吗?”

    那年青人憨憨地一笑,然后又急忙低下了头去。

    艾碧儿不禁又是好气,又是好笑。

    她狠狠地瞪了那人一眼,道:“走了!没看到所有人都已经全进学院去了,就咱们两个还戳这里等着晒太阳吗?”

    说着,将自己长长的头发向了身后一甩,当先一步,像后面有条恶狼撵着一样,飞快地向了城中走去。

    那名年青人看了,不禁又是一笑,然后跟在了她的身后。他却并不知道,艾碧儿在前面走着,是绝不敢回过头来的。因为此时她的脸上已经红的几乎快要滴出了血来……

    罗博混杂在来来往往的人流中,悠然的向着学院内部走去。

    现在还可以看到昨天狂欢的影子,路上都是些没睡醒的醉鬼,互相搀扶着东倒西歪的在路上晃着。

    一边大声唱着歌,一边向经过的女生口花花,女孩子都惊慌的在人群里跑过,留下一路香风和悦耳的笑声。

    路上来往的行人还在谈论着昨天的狂欢,和女生们的约会,或者那些联军中流传的古怪故事,大家的欢喜之情溢于言表,空气中都飘着欢乐的味道。

    卸下了所以包袱,不能再操心那些打生打死的事情,还有安妮罗丝和阿黛儿无微不至的照顾,希尔梅莉娅饱含深情的眼神,更何况还是地下室里的那些装满黄金珠宝的箱子,罗博觉得自己这辈子已经没有追求了。

    完全可以回家去过自己梦寐以求的土财主的生活了,每天和自己的女人玩玩心肝宝贝的游戏,再要么出去打打猎,旅旅游,抢抢良家妇女,到了晚上了安妮罗丝捶背,阿黛儿跳舞,希尔梅莉娅暖被窝,这种日子,给个神格都不换。

    世界上的人要去当那么大的官,打那么多的仗,还不就是为了老婆孩子热炕头啊,罗博大爷现在除了孩子还不打算有之外,其他的都不缺了。

    现在的结果就是罗博对什么事情都是兴趣寡寡的,想当初为了逃兵役,免得自己这个没钱没关系的破落贵族被人扔到战场上去送死,这才想尽了办法折腾进了枫叶丹林学院。

    到了学院还不算,用罗博当初自己的话说,就是自己还是委培加成教的,整个一个三等公民。

    雷斯特跟个黄世仁一样,追着罗博屁股后要学费,这还是看着夏亚大公和安妮罗丝的面子上的。

    要不是为了那笔在当初的罗博看来是天文数字的学费,罗博大可不必在枫叶丹林学院内使劲折腾。

    别看和现在的罗博比起来,那笔学费不算什么,现在的罗博大爷,高兴了就可以在枫叶丹林读个三百年、五百年的。

    但是当初,罗博将自己的城堡扫空了,也找不出十几个金币,要不是讹了雷斯特那一笔钱,罗博连薇拉都养不起,她一个小丫头就吃光了罗博的存粮。

    要是没有薇拉这样一个娇俏可爱的小女仆跟着,就罗博当初出门都用牛车的破落样子,敢说自己是贵族,都得被抓起来送去劳改。

    现在终于好了,罗博搞到的那些战利品里面,最不值钱的就是黄金了,罗博也不再想着从枫叶丹林这个名校毕业后,去分配一个好工作了,当初罗博设想的最佳状况,也不过是首都哪个部门的办公室职位,地方上哪个部门的小官。

    现在,罗博大爷的胃口可不一样了,在本次联军中,罗博率领的枫叶丹林学员军可以有满满的八千名士兵的,还都是装备精良的精锐部队,这可是实实在的两个军团的规模。

    放到地方上,这也是和一省的总督平起平坐的位子。

    没有了要挣钱养家的紧迫感,也没有了在战场上的紧张气氛,罗博早上从阿黛儿怀抱当中费力爬起来的时候,都迷茫了好一会时间,才想起了自己今天要做什么。

    枫叶丹林联军完成了自己的历史使命,痛痛快快的为自己报了个仇,三两枪挑翻了一个庞大的帝国,在魔族之战的千年之后,重塑了自己的声威,彻底的竖立起了自己流氓老大的身份。

    现在,所有的队伍都已经撤回到了出发地,国联也成功的成立了,枫叶丹林的联军是时候解散,让士兵们回家了。

    罗博走进议事厅的时候,三位院长还都没有到,这里还只有寥寥数个人在打着瞌睡,看到罗博进来后,纷纷过来和罗博打个招呼。

    罗博看着他们几个的黑眼圈,还有一身酒气,笑着说道:“大家昨天玩的很过瘾吧。”

    这几个人都呲牙咧嘴,暧昧地笑了起来,对罗博说道:“罗博伯爵身上的香水味也很不错吗。”

    “那是,那是,我们昨天只能喝喝酒,过过眼瘾,伯爵家里可是有佳人相候那。我们比不了啊。”

    “说实话,我特羡慕罗博伯爵,年少多金,风流倜傥,可就是一点,伯爵的老丈人太难对付了。”

    这几个都哈哈笑了起来,罗博无奈的耸耸肩。

    一个人接着说道:“要让夏亚大公知道你说他坏话,看你怎么死去吧。”

    “切,过了今天。老子就回家了,然后就一辈子不出门。那个杀人魔王再厉害也不会追到我家里去吧。”

    “那可难说。”

    “……”

    “话说回来了,这一趟买卖可是不少挣啊,以后真可以舒舒服服的当寓公了。”

    这几个人愉快地点点头。

    随后,越来越多的人走进了议事大厅,不过各个也都是没睡醒的样子,众人走进来之后,懒洋洋的互相打着招呼,然后就缩到座位上打起了瞌睡。

    随后雷斯特精神百倍的走了进来,看着议事厅里众人好像参加政府大会的样子,不满的哼了一声。

    然后雷斯特看到现场唯一精神着的罗博,又重重的哼了一声,瞪了罗博一眼,走上了自己的座位。

    奥巴赫姆由希尔梅莉娅搀扶着,也揉着脑门,哼哼吆吆的走进了会场内,有气无力的抬起手和众人打个招呼,说道:“大家早啊。”

    “早啊。”

    “主教大人早,干吗现在开会啊,等明天多好。”

    瓦巴多尔将军瞪着血红的眼睛走了进来,大声说道:“昨天你们就吧枫叶丹林所有的存酒都喝光了,还等明天?开会,开会,再不把你们这些家伙赶走,老头子我手里就没存货了。”

    奥巴赫姆这时提醒他们说道:“我们下面还有国联的大会那。”

    “啊?”瓦巴多尔将军愣了一下说道:“你不说我都忘了。”

    听到奥巴赫姆的话,众人也是哀鸿一片,纷纷叫嚷着:“这见鬼的会议怎么开起来没完了。”

    瓦巴多尔将军坐上座位,敲敲桌子,说道:“好了,别吵了,咱们把事情早点办完,早点睡觉去。”

    下面的众人都摇摇头,拍拍脸,努力的让自己清醒了起来。

    瓦巴多尔将军坐直身体,肃容说道:“诸位,我们枫叶丹林联军在四个多月前成立,经过数场大战,取得了辉煌的胜利。

    我们这支联军里,有枫叶丹林的在校学生,有已经毕业的枫叶丹林人,有基于义愤公理而来的志愿者,有骑士团的骑士,有海军的将士,我们来自四面八方,为了惩罚阿尔摩哈德帝国对枫叶丹林神圣性的侵犯而来。

    并且最终,我们达到了自己的目的。

    现在枫叶丹林联军完成了它的使命。

    在此,我以枫叶丹林联军总司令的身份,向诸位将军发布最后一条命令,枫叶丹林联军解散。”

    瓦巴多尔将军接着道:“在过去几个月的战斗中,能和大家并肩站在一起,我感到由衷的自豪。感谢诸位,你们是我所见过的最杰出的军人。”

    瓦巴多尔将军站了起来,举起手向着下面的众人敬了一礼。

    罗博和这些联军的高官们也立刻站了起来,皮靴的鞋跟在大理石的地板上碰出啪啪的声音,向瓦巴多尔将军还礼,大声说道:“能在将军麾下战斗,我们感到万分自豪。”

    瓦巴多尔将军点点头,说道:“解散。”

    </br>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