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丰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武行时代 > 章节目录 第37章 杀意
    矮小男子哼笑一声,“你放心,我们不会对你怎么样。不过前提是你听话。不然……”男子拉了个长音,手中的刀又靠近了沈星群的脖子几分,“我就杀了你。”

    沈星群拼命往后缩着头,已经吓哭了。

    矮小男子见状冷笑起来,“不用这么紧张。我说了,只要你听话就什么事都没有。”

    说完,他利落的将刀收进了刀鞘。

    沈星群见状慢慢舒了口气,但眼泪还是控制不住的往下淌。

    “走!”

    男子揪着沈星群的衣领粗暴的把他往前一甩。

    沈星群差点儿被甩地上,稳住身子后赶忙拔腿就跑。

    消瘦的男人见状几步追上,抓住他的后衣领就把人狠狠的扔在了地上!

    沈星群疼的叫了出来,感觉骨头都要错位了。

    他皱着脸睁开眼睛,结果入目就是明晃晃的刀刃!

    消瘦的男人手里握着长刀,刀尖就这么抵在他的额头上。

    男人居高临下的看着他,表情十分阴鸷,整个人都散发着危险的气息。

    “把我们说的话当放屁是吧?信不信我现在就送你去见阎王?!”

    男人表情凶狠的叫着,手上微微使力,刀尖就刺破了沈星群额上的皮肤,血接着就从伤口流了下来。

    沈星群身子猛地一震。他感觉到头上传来了刺痛,也感觉到有血流出来了。

    沈星群红着眼眶怔怔的看着男人,身体止不住的哆嗦。他能感受到男人身上散发出的杀气,这个人真的会杀了自己……

    “高文磊,把刀收起来。”

    矮小男子的声音传了过来。

    高文磊闻言眯起眼睛深深的看了沈星群一眼,缓缓将刀收回了刀鞘。

    “给老子滚起来!”

    高文磊大声喝道。

    沈星群被他这声大吼吓的回神,赶忙哆哆嗦嗦从地上爬起。

    矮小男子慢慢走近,表情阴冷。

    “别以为我是在跟你开玩笑。这次姑且放过你。倘若再敢动逃跑的心思,哪怕仅仅是被我看出来,我也会直接杀了你!”

    沈星群吓得呼吸都不稳了,身体不住的颤抖。

    “赶紧给老子走!”

    高文磊不耐烦的蹙着眉头怒吼,并用力推了沈星群后背一把。

    就这样,三人开始顺着田间小路往西走去。

    经过刚才那一番折腾天已经彻底亮了。金色的阳光撒向大地,新的一天开始了。

    “别说李旭,你这招是真高。那话怎么说来着,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哼,直接捡了一现成便宜,省了我们不少功夫。”

    高文磊夸赞道。

    李旭闻言笑了起来,“难得这么巧被我们碰上,若是不利用利用他们怎么说得过去啊。”

    “唉,不过话虽如此,这一圈下来也够累人的。”

    高文磊活动了几下肩膀,一脸不爽的抱怨。

    李旭抿了抿唇,“是啊。毕竟折腾了大半夜。”

    高文磊哼了一声,“要是出去的时候没被发现就好了。妈的,光被那俩孙子追就追出去十几里,腿都快给我跑断了。而且还扛着这小子。”

    说到这里高文磊狠狠的瞪了沈星群一眼。

    本就还没从刚才差点儿被杀的恐惧里走出来的沈星群接触到这眼神儿,直接吓得一个激灵。

    “那个沉默寡言的家伙武功确实不错。若是两人都是如此水平还真不一定会这么好对付。”

    李旭道。

    高文磊闻言不屑的嗤笑一声,“开玩笑。就算再来上五个这样的我也照样轻松解决掉。”

    矮小男子瞥了他一眼,“你就吹吧。”

    沈星群夹在二人中间,提心吊胆的走着。他的脸皱成一团,心慌的厉害。

    他现在身上连一包毒药都没有,根本就逃不掉啊……到底该怎么办……

    同一时间,咸昌许家村。

    坐落在山脚下的小村庄一如既往的静谧安详。

    村里只有几十户人家。他们每天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日子过的虽然拮据,但是却平淡而又满足。

    在某个略显破败的小院里,一个身着土布长衫的老人手握着有了裂纹的破旧木瓢从桶里舀起一瓢水,慢慢浇灌在脚下的菜田里。

    老人看上去大约有七十多岁,脸上满是皱纹,须发皆已灰白。

    他的穿着十分朴素,气质也相当淡然。但是浓眉下那双有些混浊的眼睛却带着几分凌厉,跟整个人的气质有些格格不入。拥有这样的眼神,怎么看他都跟普通的乡下老人不一样。

    老人家里的院子不很大,但也不是多小。用树枝围起来的院子里种着各式各样的蔬菜,围栏里还养着五六只鸡。

    当老人把蔬菜都浇完水又给鸡喂上食后,太阳已经升的很高了。

    老人直起腰,轻轻抹去额头上的汗,满是皱纹的脸上挂着淡淡的笑。

    这时,门外响起了急促的脚步声,紧接着就传来一道年轻男人的声音。

    “老堡主,我给你送鱼来了!”

    老人闻言望去。

    只见一个身材高大面容俊朗的男子正提着两条鱼站在门外。

    男子看着也就二十岁出头吧。他的皮肤略有些黑,脸上挂着阳光灿烂的笑容,整个人都散发着满满的青春活力。

    “是小毓啊,快进来!”

    老人笑着招呼。

    “哎!”

    男子应了一声,推开才到自己腰的粗树枝制成的简易小门,笑嘻嘻的走了进去。

    男子名叫秦毓,今年二十二岁。

    “老堡主,这是今早刚刚打捞上来的鲈鱼,特新鲜。你看看。”

    说着,秦毓就把两条肥美的鲈鱼提起来给老人看。

    老人见状轻轻点了点头,“是不错。”顿了顿他接着说道,“小毓啊,我在这吃穿不愁,你不用老是来给我送这些东西。”

    “您不会是嫌我烦吧?”

    秦毓笑嘻嘻的问。

    “怎么会呢。”老人慈祥的笑了笑,问道,“吃早饭了吗?”

    秦毓一愣,然后用力点头。

    “早就吃过了。”

    “那进屋来喝点儿水吧。瞧这一脑门儿汗。”

    老人招呼。

    “好。”

    秦毓嘴角咧出一个招牌的灿烂笑容,跟着老人进屋了。

    两人前脚刚进屋,后脚一个年轻女孩儿就朝这走来了。

    秦毓坐在屋里破旧开裂的板凳上,突然听到外面有女人在呼喊。

    “请问有人在吗?”

    秦毓看向门口,“好像有人找。我出去看看。”

    “好。”

    在一旁泡茶的老人点了点头。

    随后秦毓就起身出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