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丰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佛系战国 > 章节目录 第460章 露陷了
    “叽叽叽!”

    “叽叽!”

    小雏鸟扑腾着,苏秦手被拧在身后,疼的一个激灵,手一松,小雏鸟就要掉在地上。

    钟离眼疾手快,一把抱住小鸟。

    齐太子一阵惊讶,道:“这……这……”

    苏秦被齐太子拧着手臂,一面疼的抽气,无法反抗,一面道:“太子,为何突然袭击于秦?秦实在不知做错了什么事情,惹得太子不快了?”

    齐太子一听,有些左右为难,钟离就道:“先松手罢。”

    齐太子这才松开手,虽有些不情不愿。

    苏秦被松开手,他之前胳膊就脱臼了,如今这一拧,差点又脱臼,疼的实在不行,捂着手臂,一脸茫然的道:“这……太子,师兄,半夜三更的二位如何在此处呢?”

    齐太子冷着脸,见苏秦一脸无辜,就冷笑道:“这话儿,不该是我们问你么?半夜三更的,苏先生一个人,往这偏僻之所而来,所谓何事,怕不是要夜会什么人罢?”

    苏秦一听有些了然,随即笑了笑,也没有因为齐太子的怀疑而生气,道:“原是这样……”

    他说着,赶紧解释道:“实不相瞒,秦是来夜观星象的。”

    “夜观星象?”

    齐太子一阵诧异,道:“三更半夜,看什么星象?”

    苏秦笑了笑,好脾性的道:“观星象,自然是三更半夜,若是白日,想要看星象,凭借秦这肉眼凡胎的,也看不见不是么?”

    齐太子被苏秦噎了一句,只觉他油嘴滑舌,不可相信。

    齐太子道:“辟疆是问苏先生,观星的确是需晚上,但也不至于这般深夜,苏先生一个人又不会武艺,为何不带从者?倘或旁人不知的,还以为我齐国苛待了先生。”

    苏秦态度良好,对答如流,不见一点磕巴,道:“的确是秦的不是,秦白日睡下,这半夜才醒,一时又睡不着,便准备出来走走,念及身边从者都已睡下,一时没忍,便自己出来了。”

    苏秦说的头头是道儿,反而是齐太子看起来咄咄逼人似的。

    齐太子刚要说话,钟离就阻止了他,笑道:“师弟下次再观星的时候,不知可否叫上我一起?钟离不才,虽对这方面并无甚么研究,但是着实想向师弟请教一二。”

    “自然可以。”

    苏秦笑着道:“谁不知师兄大才,是秦献丑才是,还请师兄不要嫌弃。”

    两个人客套了一番,就准备回去了,钟离把小鸟还给苏秦,道:“既然是师弟救得小鸟,那师弟便好人做到底,养着罢。”

    齐太子见他往回走,便追上去,道:“先生,怎的不揭穿他?辟疆说的无错,他必是细作无疑,行为如此诡怪。”

    钟离走了一阵,十分无奈的对齐太子道:“你都露馅儿了,还不知道?”

    齐太子惊讶的道:“露馅儿?”

    钟离道:“可不是?你没看到苏秦被你抓到之后,脸上并无惊讶神色么?你三更半夜来鬼压床,我都吓得要死,这荒郊野岭的,你突然冲出去抓他,他跟你对答如流,可能么?太子你早就露馅儿了,苏秦怕是故意引你来的。”

    “这……”

    齐太子恍然大悟,道:“这可如何是好?”

    钟离眯了眯眼睛,道:“已经打草惊蛇,苏秦这好小子,精明的紧,行事必然更加隐蔽,想要抓住他的把柄,恐怕难了。”

    齐太子有些自责,道:“都怪辟疆,实在鲁莽了。”

    钟离笑道:“倒也不然,越来越有趣儿了。”

    自从齐太子那日跟踪苏秦之后,果然苏秦安分了很多,没在做什么举动,平日里拍拍马屁,其余便再没什么。

    这日齐王便准备驾临会盟营地,齐太子率众迎接。

    齐王早就听说他们做的好事儿了,远远的站在轺车上,便哈哈大笑,看得出来齐王对于他们做侍卫好事儿,甚是欢心。

    齐王不等轺车停稳妥,便拔身跃下。

    众人连忙躬身作礼,道:“拜见王上!”

    齐太子笑着道:“王父!”

    齐王拉住齐太子,笑着道:“疆儿,做的好哇!这次做的甚好!”

    齐太子得到了夸赞,登时有些欣喜,又道:“都是钟离先生的计策。”

    齐王看向钟离,笑道:“钟离先生果然不亏师出鬼谷,计谋若让第二,便无人敢称第一了!不愧是我齐国国相。”

    钟离拱手道:“王上,眼下还有一事,便是那……燕国太后还在营中,不知该如何处置,还请王上示下。”

    燕国太后……

    那可不就是齐王的亲妹妹了?

    齐王听到这里,眯了眯眼睛,道:“寡人略有耳闻,带寡人去看看。”

    齐太子与钟离引着刚刚下了轺车的齐王,便往关押燕太后的营帐而去。

    还没到跟前,就听得燕太后的喊声:“尔等放肆!!汝可知我是何人?!我乃燕国国母!你们齐国王上是我嫡亲的兄长,你们对我这般无礼,我定不会轻饶了你们!!”

    燕国太后大喊着,齐王站在营帐门口,脸色登时就撂了下来,冷冰冰的,有一股风雨欲来之势。

    “哗啦!”

    齐王亲自掀开帐帘子,走了进去。

    “放了我!”

    “我是燕国国母!”

    “你们齐王是我兄……”

    燕太后的话还未说完,登时目瞪口呆,剩下的话全都噎在了嗓子眼儿里,怔怔的看着进来的人。

    “王……王……”

    燕国太后瞬间结巴了,惊诧的道:“王兄?!”

    齐王冷笑一声,道:“你还识得寡人这个王兄?”

    齐王一甩袖袍,阴测测的道:“寡人还以为,你在齐国境内,为非作歹之时,为虎作伥之时,已然忘了寡人这个王兄呢!”

    “我……我……”

    燕国太后吓得面无人色,嘴唇发抖,似乎怕极了齐王田因齐,根本没有燕太后未见齐王之时的嚣张。

    燕太后眼神一转,立刻梨花带雨的哭诉道:“王兄!王兄!我是冤枉的,我是被冤枉的,我不知这些奸臣与您说了什么!我必然是冤枉的,是他!是他!”

    燕太后恶狠狠的看向钟离,道:“是他!王兄,是他欲要强行非礼于我,奈何我宁死不从,便编纂出如此恶言,诋毁与我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