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丰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国子监绯闻录 > 章节目录 第壹肆捌章 备科举
    傅衡正专心临摹字帖,听得徐蓝如是说,“噗嗤”笑得手抖,咧着大白牙道:”元稹糊涂,凤九这小身板,怎养得出甚么大鸟来。“

    冯双林倚在床上看书,眼都未抬。

    舜钰脸一红,把手里的砚台直朝徐蓝飞去,咬着唇说狠话:”人不可貌相!当心吓死你们。“

    徐蓝轻松接住砚台,搁至桌上,要笑不笑的,忽一把拽住舜钰的胳臂,另只手朝她腰间探去:”择住不如撞日,让我摸摸看!我怀疑你是个姑娘!“

    要死了!舜钰不管不顾,一口咬上他的手背,用了十足的气力,咯得牙都疼了。

    徐蓝”嘶“一声龇着牙抽回手,看着一圈红深淌血的牙印。

    颊上挠痕未褪,已被同窗明里暗里取笑许久、这竟又添新伤!他还要不要脸。

    还有这爪子及牙口、简直比兵器还好用!面庞终有了愠意,阴沉沉看着舜钰不说话。

    傅衡瞧着气氛不对,过来把舜钰护在身后,搡搡徐蓝的肩,笑道:“是元稹不对,你说凤九鸟小也罢,怎能讽他是个姑娘?若是我,也得与你发急。“

    舜钰用袖抹掉唇边血腥味,从傅衡身后探出头来,气呼呼的:”我还觉得元稹你是个姑娘哩。“

    “我是姑娘?”徐蓝浓眉皱起,简直气笑了,索性要动手解腰带:“我是姑娘,给你看看姑娘身上有这大个?”

    ”勿得再胡闹!扰凤九念书。”冯双林看不下去,扔下书过来阻道:”秋闱科举会搜身,严格的兵吏,会要求解开襴衫或里衣看察,还需元稹你来验凤九的身?更况史上还不曾有女子科考的传闻。莫在此有失仪之举,传出去贻笑大方。“

    他话音才落,舍门即被人猛得撞开。

    闻声随望去,是郝天禄闯了进来,一众吃惊,这厮面黄肌瘦、胡髥未刮,半新不旧的襴衫油花星点,怎憔悴邋遢至此!

    郝天禄朝傅衡横目高喊:”傅衡,你把我娘子藏去哪里?我要寻她!”

    傅衡摇头:“你倒嚣张,不是我不允你夫妻团圆,是芸娘交待若想你、自会来此处寻你,你就耐心反省等着即好。”

    “谁晓你可是鬼话连篇?芸娘人善心软,断做不出抛夫之举,你说出她在哪个府门,我!“郝天禄忽憋红了脸,挣扎着把手至喉前,呛咳几声,哑道:”元稹兄你这是做甚么?“

    “有话外头说去,勿在此吵闹,扰凤九念书。”说话间,徐蓝已拎着他的后颈衣领,大步出得门去。

    傅衡冷笑道:“瞧他这落魄模样,早知如此,又何必当初。”遂追跟出去。

    斋舍复又沉静下来,冯双林从箱笼里拣出本蓝皮子书册,递给舜钰,淡淡道:”你觉得好,可闲中翻阅,觉无用处,还我就是。“

    舜钰翻了两页,甚是惊喜,皆是历来秋闱考题及状元程墨,便晓得是冯双林私藏之物,难得拿出示人的。

    抬头欲感谢,却见他重又倚床上,静静的看起书来。

    转眼已至秋闱科举前夜,渐渐的黄昏,却听凉雨滴打檐沿,暮烟洇深西窗的翠色。

    舜钰已不再念书,只借着橙黄烛光,将明日入场的考具认真整理。

    准备了个四层隔屉的竹篮,下层摆笔墨纸砚、筒盒水壶等,中皆是压饿的白面卷饼、果馅蒸酥等面食、菊花木樨鹅油甜糕等精致细点,还有熏腌卤腊的鸡脯鸭胸火肉等,皆煮熟喷香,白里透胭脂,一片片切得细薄,用油纸整齐排列包着,这便满满当当的占了两层,最上层还摆了米面条、油盐酱醋等可烹食料,似怕她吃不够般。

    再把竹箱揭开,号房无门,得自带油布号帘遮蔽,窗户怕秋霖梢进,得钉上窗帘子,蜡烛备一筒,白皮小炉一个、余的是被褥枕垫等及一些杂物。

    舜钰忽闻有人再隐约呼号,停下手中整理,走至窗前细听,果然有声传来:“鬼神灵怪这边走啊,有冤报冤、有仇报仇啊——!”

    不由变了脸色,开窗朝远眺望,古樟葱笼黑影摇荡,却是一片迷离惝恍。

    “永亭你可听到什么声音?”舜钰转首问正盥洗的冯双林。

    冯双林用棉巾擦拭面庞上的水滴,也走至窗前听会儿,颌首道:“这不稀罕。凡至秋闱儒生入场前夜,试院内要召请”恩仇二鬼“仪式。”觉得有些秋意透骨,遂去拿衣披。

    舜钰关紧窗子,追着他问何是“恩仇二鬼”仪式。

    冯双林继续道:“今夜亥时,主考官及同考官、提调监试等人需穿祭服,摆桌案,需一炉檀香、一对红烛、另瓜果鲜蔬数盆,待备齐即焚香祭拜,召唤各路神鬼而来。”

    “神鬼来路三分,一是天地神明,来助各官员严肃考场秩序,主持公道,这为公。二是应考儒生的祖先魂魄,前来给儿孙坐阵鼓劲。三是恩仇二鬼,与应考儒生及其宗族有恩有仇的鬼怪,也要赶来兴风作浪。“

    ”这便要备下三色旗:天地神明为红旗、祖先魂魄为蓝旗、恩仇二鬼则黑旗,监试官会带兵吏举各色旗子,沿着院试巷道及号舍内,及墙沿边黑暗冥处将旗招摇,还得高声呼号,引领这些神鬼从门外浩荡入内。否则孤魂野鬼迷路在外,便会祸害附近百姓。如此两个时辰后,将三色旗子插在显眼号舍四角,即神鬼均已入内到位。“

    冯双林顿了顿,端起茶盏来吃,看舜钰神情怔忡,扯唇玩笑:”凤九明入场,或许你的号房里、已有先人等候在那了。“

    舜钰抿紧唇摇头,半晌才道:”若真如此倒求之不得,只这阴阳相隔,怎能青天白日交融,我却不信。“

    ”听来或许荒诞,却也不是凭空生造。“冯双林淡淡道:”这年年来无论春闱或秋闱,每场科举下来,总有人疯癫成魔、有人死状蹊跷,若无奇闻怪事,这些考官们为何要费这些力气,做招神鬼之仪。“

    舜钰有些语塞,恰此时,忽听斋舍的门被敲的”嘭嘭“作响,有声传来:”舜钰可在里面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