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Too many connections in D:\wwwroot\www.lufeng.gd.cn\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4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D:\wwwroot\www.lufeng.gd.cn\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47
谁主沉浮 第389章 不负韶华_奋斗在大汉_陆丰小说网
陆丰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奋斗在大汉 > 谁主沉浮 第389章 不负韶华

谁主沉浮 第389章 不负韶华

 热门推荐:
    思思与着袁天师对视一眼后,就知道对方不是在跟自己开玩笑的,她不无的细细思躇着,自己该如何回答对方的话呢!

    袁天师看着思思没有回话,倒是没有丝毫的着急,他浅浅一笑,然后就将着目光看向着秦丰,这一看不打紧,他本来一脸轻松的神色立马变得凝重起来!

    秦丰看着对方脸色一变,还以为他身体有恙呢,不无的出声询问道“老师傅,你可是身体有恙,需要我帮你一把吗?”

    袁天师闻言后,摇了摇头道“虎步龙行,有诸于内,形之于外!我可担待不起这样的礼遇!”

    秦丰怎么会听不出来,对于话里中的赞许之意呢,他笑声道“老先生这话谬赞了,我不过是一介白身,没有你口中说的那般厉害!”

    见秦丰并没有实话相告,袁天师也就没有继续出言相问!他转而看着思思问道“怎么了,没有什么要问的吗?”

    见着对方再次问及着自己,思思脑海之中瞬间蹦出来一个想法,她黠促一笑道“那好,老师傅,既然你要为我算,那……我想问问,我的姻缘?”

    众所周知,凤舞剑门内长大的女子,尤其是圣女,是决不允许嫁人的!既然袁天师是自己师父的朋友,他焉能不知道这件事?

    圣女不能嫁人,这就意味着思思要求算姻缘的这个请求是没有结果的,在秦丰听来,也不无的对思思的这个问法称赞,不愧有着“古灵精怪”之称的“妖女”!

    不过,袁天师在听到这话后,不无的仰天大笑起来道“我当你要问比较玄乎又玄的东西呢,原来是问这个问题啊!”

    思思看着对方松了一口气,仿佛自己的这个问题问的十分愚蠢似的,她不无的接话道“怎么,既然你这么说了,那你倒是给我说出答案啊!”

    袁天师浅然一笑,然后手指着近在面前的古树道“这棵古树,既能求平安又能求姻缘,适才你跟这位公子,两个人所有的吉符扔的最高,难道还要我多说什么吗?”

    有些东西,早已是上天注定好的,你挣脱的再厉害,也摆脱不掉命运的轨道!

    思思闻言之后,顿时笑了起来道“哈哈,老师傅,怕是你忘了吧,我可是凤舞剑门的圣女,我可是终生不能婚嫁的,你这么算,根本就不符实际嘛!算了,我也不多问了,就此告辞!我回师门后,自会跟我师傅言及此事的!”

    说完这话后,思思就转身准备离开,不过,袁天师却是一跃来到他们的面前笑道“本是天意不可说,不过,看你是挚友徒弟的份上,我就送你一言不要拘泥于这世间繁琐的礼仪,要知道当初凤舞剑门创建之初,可是为了大秦皇室服务的!”

    秦丰内心一凛,冷声道“袁师傅似乎是有备而来!”

    袁天师顿时摇着头笑道“老夫如今已经是半个身子在地下之人了,我能有什么想法不成,只不过是想在有生之年,看到天下一统罢了!天下已经乱战数百年了,需要一个大一统的国家了!”

    思思拉了下秦丰的手臂来,很显然,她不知道秦丰怎么突然之间跟着袁天师对问起来,不知接下来该如何收场了!

    看着思思的表现,似乎是印证了袁天师的预言,他没有继续多言,就直接哈哈一笑的从着枫江楼飘然离去,留下一脸懵懂的思思与秦丰!

    过了片刻后,思思不无的问声道“他……就这么离去,是什么意思?”

    秦丰也是摇着头道“我也不知道,只是觉得此人说话之间,阴阳怪气的,不像是什么好人!”

    思思听到这话,顿时白了秦丰一眼道“那你……刚才跟他还争执什么呢?”

    秦丰眼神目视着袁天师离去的背影道“没有什么,只不过突然因为一句而产生了意见分歧罢了!”

    看着秦丰没有细说,思思就没有再问下去,不过想着刚才袁天师说的那一番话,再看着秦丰的面庞,思思不无的有些小鹿乱撞!

    直到秦丰在她面前说了好几遍话后,她才反应过来道“啊,怎么了!”

    秦丰没好气的指着前面道“这寒山寺内着实没什么可看的了,你若是没有什么事情的话,我们现在就下去吧!”

    思思看了一眼身后,就点了点头道“恩,既然已然来过这里了,心愿已了,我们现在就下去吧。哎,对了,你今天出去那么早,是有什么要事吗?”

    秦丰看着周围,压低声音道“我找到明日出去的船只了,明日就要离开这里了!”

    思思半信半疑的看着秦丰道“你就这么出去一趟,就找到了?不会有什么问题吧!”

    秦丰对于思思的关心,一笑声道“绑在一根绳上的两根蚂蚱,有什么可担心的!走吧,放心,没问题!”

    思思见着秦丰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就没有多说什么,随即将赶着回去。不过,就在两人赶回酒楼时,整个酒楼突然被着重兵包围,见到这种情况,秦丰与着思思相互间的看了一眼,不无的一凛,没想到,这般小心之下,还是出问题了!

    思思与着秦丰两人藏在人群之中,听着周围的人叽叽喳喳一通之后,大致情况这才了解道原来查封这里,是因为一个胡族部落的商人调戏仙儿姑娘,被好心人看到之后,报告给官府了!

    不过,因为这个胡人部落商人的地位很特殊,因此,连累到仙儿姑娘,也被抓进监狱里面去了!

    思思看到附近的一个茶楼,然后拉着秦丰过去,小声间的问道“仙儿被抓了,这下可怎么办呢?”

    秦丰叹了一口气道“是我大意了,仙儿姑娘被抓,本来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不过,留在房间内的“太阿剑”也被拿去了,赵慕雨可是知道这把剑的,看来,我是免不了要跟他见上一面的!”

    一听到秦丰要跟赵慕雨见面,思思顿时急道“你怎么能跟他见面呢,别忘了,他能有今日可是拜你所赐,你去找他,岂不是自寻死路!”

    秦丰做出一个无可奈何的表情道“不然能怎么办呢,不管仙儿了?再说了,太阿剑还在这些兵甲的手中,我无论如何也要拿回来的!”

    思思想了一通之后,然后笃定声道“趁现在事情还没有发酵,你现在就出城去,“太阿剑”跟仙儿姑娘我自己想办法,你看怎么样?”

    听到这话,秦丰却是摇着头道“不怎么样,你去找赵慕雨,根本就无济于事!他现在可是不见兔子不撒鹰,没有我去,他根本就不会放人的!”

    思思咬着牙道“那怎么办,总不可能让你真的去搭救仙儿吧,你知道你身上肩负的重任吗?就算我出事,我也要保证你万无一失的回到封地之内!”

    不知怎的,这话从思思的口中说出来时,秦丰有种热泪盈眶的感觉!一直以来,秦丰与着思思的关系,都是一种猎人与猎物的关系,你进一步,她退一步,两人平行,永不相交!

    直到现在,秦丰从着思思的话语中感受到了一种关怀!一切的关系,仿佛水到渠成一般,自然而然!

    秦丰喝了一口茶水,浅然一笑声道“放心吧,我既然能够说出这样的建议,就已然做好万全的准备了,相信我!”

    思思将信将疑的看着秦丰道“你能有什么法子,能让赵慕雨放你一条生路呢?”

    秦丰脸色上的笑意不减道“保密,等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就在秦丰刚说完话后,就有一个小厮模样的人来到秦丰面前说了一句话,然后就匆匆离去!思思见状后,不无的有些奇声问道“那小厮是谁啊,你认识他?”

    秦丰从着位置上起身道“走吧,带你去见个人。”

    听到秦丰的话后,思思倒是没有多言,就直接跟着秦丰走了出去!酒楼之内,经历过官兵的查封,一时之间,人人自危,鲜有人来!

    从着酒楼向前连连转了几个胡同后,这才的来到一个庭院之内!秦丰刚准备敲门,里面就走出一个小厮道“先生,我家管事早已在这里等候多时了!”

    “辛苦了!”

    秦丰说这话,就直接的进入房间之内,等候秦丰的,自是张坚了!他看着秦丰还能出现在这里,不无的舒了一口气道“殿……先生能够出现在这里,当真是让我松了一口气了!”

    秦丰直接的浅笑一声道“罢了,这里也都不是外人,你直接称呼我身份即可!仙儿被抓之后,明日启程之事,不知对管家来说,有没有影响!”

    张坚笃定神色着道“殿下放心,我早已安排的妥妥当当,确保万无一失!等明日清晨,殿下随着我一起离开即可!”

    秦丰点了点头道“有管家这句话,我自是放心。不过,等会儿我有件事还需要出去一下,若是事情没有变化的话,我肯定会准时赶回来的,假如……”

    正在听话的思思,却突然打断声道“没有假如,你肯定能够准时回来的!”

    看着思思的态度,秦丰浅笑一声道“那就借思思姑娘吉言了!”

    张坚对于秦丰与思思的对方,一脸迷糊,他不无的插嘴声问道“殿下,你们在谈论什么事情呢?”

    秦丰浅笑声道“一会儿我要去见赵慕雨一趟!”

    张坚听到这话后,顿时笑了起来道“殿下莫不是在说笑吧,这个玩笑可不好笑啊!”

    秦丰一手摸着自己的鼻间,看着思思问道“我很有说笑的天赋吗,我刚才的那番话,真的是开玩笑的意思?”

    听到这话后,张坚顿时惊呼起来道“殿下,你真的要……”

    秦丰点了点头,去见面赵慕雨,不是秦丰一时头脑发热所做出来的决定!而是他思虑再三,赵慕雨心比天高,他绝不会甘心在水寨的一亩三分地内耀武扬威的,或许自己可以助他一臂之力的!

    “殿下,你这么做太过于冒险了,若是赵慕雨对你藏有杀心怎么办,你起码应该做好万全准备啊!”

    “对他有足够的了解,就是我做的完全准备!”

    ……

    当秦丰出现在赵慕雨府邸的时候,赵慕雨坐在庭院之内,观赏着皎洁的满月,他举起酒盏笑声道“我跟李梁打赌,赌你会不会出现在这里!”

    秦丰缓步走过去,笑声道“那将军是赢了还是输了?”

    “托你的福气,未来一个月,我都将有酒喝了!”

    秦丰这个时候,已经来到赵慕雨的面前,他看着对方旁边还摆着一把胡椅,似乎早就料到他会来这里似的!秦丰不无的笑声道“看来,比自己还要了解自己的人,唯有对手啊!”

    “如此说来,殿下也早就料定我会在这里等你了!”

    秦丰没有接赵慕雨的话,反而是瞧视着周围的景致,笑声道“看来,将军在这里的生活,过的还算惬意!”

    赵慕雨闻言后,点了点头道“与着水寨内,提心吊胆的日子相比,这里着实是个宝地!吴王殿下若是不介意的话,可以在这里生活一段时间,感受下,我在这里的生活!”

    秦丰的目光带着几分向往声道“若是上面真的的有人间仙境的话,那么人间的仙境一定是在这里,我若是有时间的话,一定会来这里的!”

    “这有何难,只要殿下放下手中所拥有的,在这里生活,那还是件事吗?”

    秦丰闻言后,顿时笑道“既然你都说了,我要放下手中所拥有的,才能到这里生活!那我还能剩下什么?与着古代圣贤所说的清贫生活相比,我还是更喜欢纸醉金迷、醉卧美人膝那样的生活,人生当如此,不负韶华!”

    秦丰这般直白的话,让着赵慕雨听后顿时哈哈大笑起来道“看来,吴王殿下着实跟传言说的一样,是个俗人,不过,你这样的性格,我喜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