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丰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逍遥小神农 > 章节目录 第1205章 李氏一族
    昏暗之中,后背被摸,对廖凡这等练武之人来说,是最忌惮的事情。

    因为这样就相当于把后背留给敌人,所以廖凡反应很激烈。

    他的手忽的一下,宛如游丝,攥住玉手朝前方就是一掰。

    啊。

    痛苦声传来。

    廖凡听到是女人声音,而且从女人手骨上传出的力道来看,对方俨然没任何武功底子。

    他连忙松手,“你没事吧?”

    “你好n啊。”

    廖凡抬眼一看,看到春兰媚眼如丝,脸若红桃正瞅着她。

    只是她的眼中带着一层水汽,楚楚动人。

    廖凡尴尬的摸了下鼻子,“你还好吧?”

    “能好到哪里去,都肿了。”春兰带着哭腔。

    廖凡叹了口气,“你这是自找苦吃,懂吧?”

    他把春兰手腕拿住,发现她手腕红晕了。

    不由得很有歉意,帮忙揉捏两下。

    “还疼吗?”廖凡低头一边揉一边道。

    春兰杏眼却一直都在看着她,杏眼大胆,咯咯咯的忽然笑起来了。

    她笑的很开心。

    廖凡抬头,一脸迷茫,“笑什么?”

    “你知不知道自己专心做事情的时候,非常帅?”春兰笑着认真道。

    “这都被你发现了?”廖凡松开她的手,在她脑袋上敲了一下。

    “好了,我要去上厕所。”

    “要不要我一起去?”春兰调笑道。

    “还是不要了。”廖凡婉拒。

    春兰顿觉挫败,若是其他人,她这么说的话,估计都上赶着说快呀快呀。

    廖凡倒好,有些嫌弃的意思。

    这让春兰心中征服感变得强烈无比。

    “春兰,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上赶着了?”

    “我可没见你对我这么腻歪。”

    这时候一道呵呵冷笑传来,笑声中更掺杂一丝妒忌不甘。

    廖凡顺着昏黄灯光看去,看到走廊内出现一个扎着辫子的胖子。

    胖子手里拎着一瓶酒,身上酒味浓郁,显然喝了不少酒。

    “孙小胖,我的事你管不着。”春兰看到来人顿时脸色微变。

    “哼,我怎么管不着,你可是老子的女人。”孙小胖冷哼一声,朝着春兰走了过来。

    “我现在跟你没任何关系。”春兰眼神带着一抹慌乱,言辞严厉道。

    “你说没有就没有?老子可是你的男人,别以为”

    孙小胖走到春兰身边,吐着酒气,一脸猥琐笑意,手更朝春兰身上乱摸。

    啪。

    春兰性子刚烈,她虽然在廖凡面前显得有些随便,可在其他人面前,她不会这样。

    她只会对她喜欢的男人随便,旁人,那是绝对不能随便占她便宜。

    顿时一巴掌打在孙小胖脸上,清脆声响宛如晴天爆竹。

    “我们已经离婚了,你走你独木桥,我走我阳关道,你最好别太过分。”

    “臭表子,你敢打老子,哼,老子弄死你。”

    孙小胖眼睛一瞪,拿着酒瓶对着春兰脑袋就要打来。

    春兰以前跟孙小胖在一起的时候,就时常遭受他毒打。

    在春兰眼中,孙小胖喝酒赌博,没什么大志向,还整天花她的钱,喝多了,会拿她撒气。

    她给过孙小胖好多次机会,可,孙小胖自己不争气。

    最后无奈之下,春兰彻底死心,便离婚了。

    但,孙小胖一直不依不饶的来扰乱她生活。

    见孙小胖举瓶要砸自己,春兰连忙朝廖凡身边躲过去。

    “臭婆娘,你敢找小白脸来挡我的路,哼,我照打不误。”孙小胖眼中散发凶光。

    “小白脸,给我滚开,老子要教训我自己的女人,跟你没关系。”

    他话说着,手中酒瓶朝廖凡脑门砸来。

    廖凡本不想管这件事,但这孙小胖没事找事。

    那就怪不得自己了。

    他手嗖的一下伸出。

    孙小胖呆立当场,一脸懵逼的盯着他自己的手。

    “我的我的酒瓶呢?”

    “混蛋,我的酒瓶在哪里!”

    他朝廖凡吼道。

    嘭。

    啪啦一声,酒瓶碎裂,砸在他脑袋上。

    廖凡一脸狞笑,“在这里呢。”

    孙小胖被砸的瞬间脑袋清醒,鲜血从他额头上流淌。

    他一脸慌张,眼神恐惧的盯着廖凡。

    “你你打我?”

    “我跟你拼了。”

    孙小胖跟泼妇一般,朝廖凡挥打。

    可,他哪是廖凡对手。

    廖凡三下五除二便让他鼻青脸肿。

    孙小胖捂着脑袋,“别别打了,我错了,我真的错了。”

    “滚,下次再让我看见你来欺负春兰,我剁碎了你。”

    廖凡此刻表现的宛如道上恶汉,一下子震慑住了孙小胖。

    孙小胖连忙爬起来,连滚带爬跑了。

    春兰咬着嘴唇,“谢谢你。”

    “没事,任谁遇到这事情都会出手。”廖凡笑着安慰,他那温暖厚重安全的手在春兰肩膀上微微拍了拍。

    春兰忽的踮起脚尖,对着廖凡嘴唇上吻了起来。

    廖凡没想到她居然这么主动,顿时有些不知所措。

    不过,半晌,廖凡镇定之后,便推开了春兰。

    春兰诧异,眼中有哀伤,甚至有慌乱。

    “你你是不是嫌弃我”

    “没有。”廖凡摇头。

    “你没必要如此,我们之间也没必要走到这一步。”

    “你是个好女人,可我已经有女朋友了。”

    廖凡并没有跟春兰继续发展下去的想法。

    他来这里,只是为了陪老领导潇洒一下,找一下当普通人的感觉。

    不想跟其他人发生暧昧关系。

    春兰盯着廖凡看了好一会,半晌之后,她拢了下耳畔发丝,“是我唐突了。”

    “那个,你不要介意,我只是一时间冲动了。”

    廖凡笑了笑,“没关系,好了,我要上厕所了,不过,以后有困难的话,你可以打这个电话,到时候会有人帮你处理好的,尤其刚才这种人。”

    廖凡拍了拍春兰香肩,便走了进去。

    等他出来的时候,春兰已经不再了,只是在一旁垃圾箱上,却放了廖凡刚才给她的名片。

    上面还留下谢谢两个字,并有一个口红印。

    廖凡把名片收起来,眼睛看着走廊出口看了一会儿,抬起脚步,朝着习军走了过去。

    看到习军和蓝蝶谈话的一幕,廖凡眼前一亮。

    因为两人谈的很开心,好像是忘年之交。

    廖凡看了下腕表,时间也不晚了,他走到习军身边。

    “走,我带你去休息休息。”

    他给蓝蝶一个眼色。

    蓝蝶很知趣的离开。

    习军坐在酒吧三楼一个贵宾豪华包间里,看着包间的环境,一时间再次紧张起来。

    笃笃。

    门被敲响。

    吱呀一声,一个穿着军装少女装扮的女人走了进来。

    正是蓝蝶。

    看到蓝蝶这一身装扮,习军赫然有些惊呆了。

    惊艳,没错,就是这种感觉。

    蓝蝶脸颊微红,她还是很羞涩。

    毕竟今天是要把最珍贵的东西给眼前的男人。

    “请坐。”习军露出温和笑容。

    看的出来,他年轻时候一定很帅,哪怕是现在,蓝蝶也觉得很不错。

    “还是先不坐了。”

    蓝蝶走到床边,轻轻褪下衣服。

    “是你先洗澡,还是我先去?”蓝蝶盈盈一笑。

    习军额了一下,现在他觉得自己有些对不起家里的老婆了。

    可,如果不发生点什么,貌似又觉得很亏。

    毕竟廖凡花了不少钱。

    习军叹了口气,摇摇手,“你先把衣服穿起来。”

    蓝蝶的衣服已经脱了一半。

    被习军这么一说,倒是有些讶然。

    “穿上?”

    “对,穿上。”习军道。

    “可是,你花了那么多钱。”蓝蝶不解。

    “这与你无关。”习军笑了笑,示意蓝蝶不要多想。

    他看了看腕表,“这样吧,你给我弹一首歌曲吧。”

    “你的吉他我听着蛮不错的。”

    “弹吉他?就这些?”蓝蝶杏眼微睁。

    “嗯,去吧,我等你。”习军温和笑道。

    蓝蝶哦了声,很快回来了,她手里抱着了一把民谣吉他。

    “这是我自己年轻时候创作的歌曲,不过,只做了一半,下半阙你可以帮忙做一下。”

    廖凡没有在看到春兰,或许她是有意避开自己。

    廖凡站在酒吧门口,靠在柱子边,抽着香烟,他在等习军。

    “小廖。”

    廖凡转身看到了习军。

    习军一脸笑色走到他身边,廖凡笑道:“可以啊,身体很棒,这都一个小时了,促膝长谈。”

    “你小子,想的倒是挺多。”习军没有解释太多。

    廖凡也没有深问,有些事情,他觉得还是不知道为好。

    坐在车上,习军抽着香烟。

    “小廖啊,我今天很开心。”

    “开心就好。”廖凡笑道。

    “千金难买开心。”

    “哈哈,你倒是浪漫。”习军道。

    “听说你要去太平洋那边了,那边可是风起云涌,这样吧,我给你一张名片。”

    “你一定要收下,不然的话,我会觉得不安,毕竟你小子今天可为我一掷千金,两千多万呢。”习军一脸正色。

    廖凡笑道:“你都这么说了,我还能拒绝吗?再说了,这件事肯定对我也有好处。”

    “自然是有好处的。”习军嗯的点头,拿出了一张黑色名片。

    “你知道海外咱们华夏最的名头最响亮吗?”习军拨开车窗,没有看廖凡,欣赏着眼前风拂过的街道风景。

    “这个倒是不太清楚。”廖凡摇头。

    “李家。”习军道。

    “你应该也听说过,李家第一代创始人,创造出来的截拳道,在国外风靡不已,我们华夏的武术,虽然以武当少林为主,但,这等门派武功基本上只是内传,在华夏很有名,在国际上,倒是名气不大。”

    “而真正让华夏武术传闻海外,就是因为李家李三脚,他的截拳道注重力道连击,有不少门徒。”

    “只是天妒英才,他走的太早,不然的话,华夏武术声誉一定还会更上一层楼。”

    “他的儿子也不幸离开,但,李家的传承,并没有断掉。”

    “他的义子继续在海外传扬华夏文化,守护者海外不少华人。”

    “有什么问题,直接去给他电话就成,他会卖我一个面子的,还有,你是要去那个地方?”习军道。

    “曼哈顿。”廖凡道。

    “那最好不过,这个李一航就在曼哈顿。”习军笑道。

    风吹的他那黑白斑驳的头发,疏忽卷起,随风摇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