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丰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鬼泣的异世悠闲生活 > 章节目录 第四十一章 断裂的联系
    路西菲尔被整个人投掷到了正在崩塌的学园岛的废墟之中,被砸到了正在塌陷的泥土之中。虽然这些泥土和瓦砾并没有办法对现在的路西菲尔造成什么伤害,但是毫无疑问的,却会对他的视野造成很大的影响。路西菲尔心念微动之间,将自己周围的碎石和泥土全部清除!

    在路西菲尔的身边,是围绕着路西菲尔进行旋转的叛逆之刃,叛逆之刃绕着大圈将路西菲尔保护在其中,任何靠近过来的碎石全部都会被叛逆之刃清除个干净,路西菲尔以这样的方式保持自己视野。但是,这并不是目的,只不过是手段而已,当终于稳定了下来之后,路西菲尔没有任何迟疑的,重新冲了上去

    路西法并没有乘胜追击路西菲尔没有一点点奇怪,毕竟要是调换位置的话,他也不会紧接着追击,因为从一开始,两者的目的就不一样,两个人并不是以打倒对方为目的进行战斗的。

    几乎是顷刻间,路西菲尔就重新冲上了正在坠落的学院岛的地面,但是正如他所想的一样,就算只是顷刻的时间也太过于漫长了,路西法已经站在了世界树的脚下。没错,这就是路西法为什么不乘胜追击的原因,他想要的,只是争取时间而已,争取那个他能够抵达世界树脚下的时间。其余的,都是不是他会投以过多的时间去关注的事情。

    “休想!”路西菲尔刺目欲裂,毫不犹豫的将叛逆之刃举起,在自己的身前划出了一个大圈,因为速度实在是过快,路西菲尔画出来的这个圈布满了叛逆之刃的残影……不,那些并不是残影,那些全部都是剑的影子!这些剑影停留在路西菲尔的面前,等待着路西菲尔的号令!

    路西菲尔挥手之间,这些剑影毫不留情的朝着路西法疾驰而去!如同斩击般的劲风,剑影以一条直线穿越了并不漫长的距离,朝着路西法而去!

    割裂空气,释放出冲击波,等到周围传出震耳轰响的时候,那阵劲风早就已经吹过去了。路西菲尔发射出来的这些剑影,没有任何的道理,也没有任何的逻辑,从被他挥动发射出来开始就不会减速,更不会降低高度,以违反物理法则的方式如同激光般向前突进。

    这就是魔神的力量,只要他们想要的话,他们就可以遵循某种定则,将那个定则发挥出最顶尖最无敌的能量,要是他们不想遵循定则的话,那么他们随时可以破坏掉可以破坏的一切,发挥出全新全异的力量!

    剑影的移动几乎无法被看见,因为速度过快反倒是像是从空气之中隐形了一般的。

    然而,虽然无法观测到剑影本身,但是却依旧可以波捉到其轨迹,剑影掠过的轨迹,冲击波略过整个地区,将正在崩坏的地面之上勾犁出巨大的沟壑,位于剑影冲击轨迹下方的所有物体都纷纷在声音的冲击中碎裂飞散。

    一旦遭到这种东西的直击,不管是何种存在都不可能平安无事吧。不管是魔神还是天使长都是一样。无数的剑影笔直地朝着目标飞去。那是站在了世界树下的路西法,那是还没有才刚刚发现了路西菲尔冲出了地面的路西法。

    本来注视着世界树的路西法,忽然转眼间看向路西菲尔的方向,紧接着落入他的眼睛的就是几十个在地面之上犁出了巨大轨迹的什么东西朝着他迎面而来!

    目标是头部,目标是心脏,目标是咽喉,目标是肺部只要是能够被称之为是目标的,只要是能够直接或者是间接致死的部位,都有着一柄剑影锁定,并且毫不留情的给予必要的打击

    当感觉到风吹拂起了自己的头发的那一瞬时,就已经迟了。死亡压缩为一点急速迫近。

    虽然对于魔神来说并没有死亡这个概念,但是要是承受了这样的攻击的话,短时间内,同样的,就算是路西法也不能在继续行动了,他就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路西菲尔将世界树斩断,然后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计划失败,谋划了千年时间的计划失败!

    但是

    路西法的嘴角缓缓的勾起了一丝笑意

    刹那间,剑影,所有的剑影在距离路西法大概五十米的位置,突然之间停住了。

    剑影唐突的被停下,雷鸣的巨响响起。炫目的光华闪耀,无数小型的雷电在空中疾走。但是,这所有的一切都像是被什么阻碍了一样的停留在了路西法五十米之外的绝对禁区,无法越雷池一步。不管是怎样的肆虐,不管是怎样的恐惧,只能够停留在那个位置。

    从来都是那个道理,就算是在强大的攻击,只要无法击中敌人的话,就永远是没有用的攻击!

    路西法缓缓的抬起了手,伴随着他的轻轻一握,血红色的斩击线布满了整个看见之中,无数的斩击线毫不留情的切断了剑影,无数的斩击线毫不留情的斩开了耀眼的光华,无数的斩击线毫不留情的分开了疾走的闪电!

    路西菲尔拼尽全力发出了的攻击在这些斩击线之下被毫不留情的斩断,在斩断了路西菲尔的攻击之后,所有的斩击线汇聚在了一处,缓缓的旋转着,那是血色的荆棘体

    没错,在五十米范围外阻挡住了路西菲尔的攻击的,也还是这个荆棘体!是魔人的心脏!

    “既然这样的话……不给予相应的回礼,似乎是本座的不对才是”

    于是,一道光芒出现了,一道光芒被射了出去,一道光芒出现在了路西菲尔的面前!那是箭矢,那是光,那亦是死亡的追影。光芒穿过了电的缝隙,光芒穿过了光的包围朝着路西菲尔飞来。

    光芒的速度超越了人类的极限。但是路西菲尔却也是同样的以超越了极限的速度挥舞手中的剑刃,将这道光芒弹射了出去!

    但是,第二箭紧随其后而来,像是从一开始就看见了路西菲尔能够弹射开第一枚箭矢一般的,第二枚箭矢就在这样的情况下,在路西菲尔将第一枚箭矢弹飞的瞬间刺入到了路西菲尔的身体之中。

    虽然路西菲尔已经以最快的速度进行了反应,他瞬间调动了能力构建防御,他以左手进行阻挡,试图同样的将那支箭拨开。

    悄无声息的,似乎根本就不具备应该拥有的强大威力的,光芒于路西菲尔一错而过,不,应该说是从路西菲尔的身体之中一穿而过

    但是,与它悄无声息的声势相反的是,是被他洞穿了的路西菲尔的身体,路西菲尔的左臂已经完全的消失了……就算是胸膛也消失了将近三分之一的程度,脸颊也暴露出了牙床和骨骼

    本来,路西菲尔的剑影若是能够击中的话,也能够造成这种程度,甚至于远远超过这种程度的破坏力,但是,路西菲尔与路西法两者之间的区别就是,路西菲尔的攻击没有击中路西法,但是路西法的攻击却击中了他!

    当然,这种攻击是无法对魔神致死的,但是正如路西菲尔想对路西法做的那样的,他们现在都不想要花费过长的时间去杀死对方,他们现在只想要阻止对方的行动,只要路西菲尔能够阻止路西法的计划完成,那就是路西菲尔的胜利,要是路西法能够阻止路西菲尔阻拦自己的计划的话,那么就是路西法的胜利。

    而现在,很明显的,是路西法棋高一着!

    虽然自己的身体在被击溃的同一瞬间就开始了恢复,但是恢复也是需要花费时间的,这段时间之内,路西菲尔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路西法去做些什么!

    虽然路西菲尔拖着剩下的躯体继续对着路西法发起了冲击,但是那血色的荆棘体也同一时间对着路西菲尔展开了攻击,路西菲尔只能使用单手操控叛逆之刃与那些荆棘体的攻击僵持,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路西法空出手,去做他不愿意看到的事情。

    “本质上来说,我们的目的都是一样的,你想要斩断世界树。而本座却是以另外一种方式利用世界树,不管我们谁从一开始都没有让这颗世界树保全下来的想法。但是,在使用世界树的方法上,我们却有着天差地别的区别,其区别就在于,你只是单纯的破坏,而本座却能够对世界树进行最大限度的利用!”

    像是都有了足以说话的空隙一样的,路西法对着路西菲尔说话的同时,他的手中却有着一颗血色的晶体在缓缓的旋转着。那是荆棘体的其中一枚,魔人的心脏在世界树下供给学园岛飞行的动力千年时间,早就兼具了魔人和世界树双重属性。

    藉由它与世界树产生链接,不是可能发生的事情,而是必然会发生的事情。

    “你或许没有想过吧,世界树作为世界的支撑点,本身应该具有强大的力量,但是却从未有着一颗世界树能够拥有足以摧毁一切的力量,就算是幻灵海的那颗也是。为什么呢?只是因为一个很简单的道理,因为他们是作为世界的支撑点而存在的,作为支撑点的他们,是不可能依靠着自己的意志动摇,依靠着自己的意志行走并且加以破坏什么的,因为那会破坏他们的性质。”

    “你这个混蛋,难道说你想要!”路西菲尔单臂支撑着叛逆之刃,简单的阻挡着轰击在叛逆之刃之上的血色冲击,但是就算是这样,路西法的话还是落在了他的耳中。他不由的回想起了在穿越之处,在世界树这个东西之上埋下的某个重要的关键点

    “没错,你也回想起了吧,那个由你亲手写下的东西,所谓的世界树本身,就是三条支柱,十个原质,四个世界,二十二路径组合起来的东西。树状的存在也只不过是他们展现出来的一种具体的形态而已,参照这条基本定律,我们就可以得到最关键的一点,那就是世界树本身并非是不具备破坏性的力量,而是使用他的方法有问题,我们只需要将世界树调转过来,就足以产生神奇的力量”

    路西菲尔知道,所谓的调转自然不是将世界树的树冠朝下,树根朝上级别的调转。所谓的调转本身,说是一种概念上的操作!

    路西菲尔就算是在疯狂,都没有想到路西法居然涉及到了这个领域,并且想要利用这一点做些什么!

    “给我住手啊,你知道你到底在做些什么吗!你要是真的那么去做了,这个世界就真的没有办法回头了,会被破坏殆尽的,你的目的不只是想要给这个世界引入新的变量从有限变成无限的吗!给我住手啊!”

    “不,你搞错了一点……本座确实是那个目的,但是本座想要达成那个目的的手段……却和你想象的有所不同的”

    路西菲尔还想要在说些什么,但是血色的轰击突然加大了攻击的强度,措不及防之下的他被整个人轰飞了出去,想要说的话也被迫给憋了回去。

    而在世界树下的路西法手中的血色结晶则是缓缓的升上了空中,像是被点燃,又像是阳光照射进棱镜之中折射出光芒一般的,血色的光芒在瞬间绽放而出,笼罩在了整个世界树!从树根到树梢,甚至于每一片树叶都被血色笼罩了起来。

    那一瞬间。

    从废墟之中冲出来的路西菲尔的动作猛地就是一滞,他突然感觉到自己的身体之中似乎有着什么东西被夺走了,在他的心中,有什么东西消失了,变得空缺了起来。

    有什么在消失,被夺走。

    路西菲尔稍微思考了一瞬间就明白了是怎么回事……虽然从未知道有这种事情,但是作为创造这个世界的创世主,就算是被拉入到了这个世界之中,这个世界的支撑点,却还是冥冥之中和他有着联系的……但是现在……

    其中的一个支撑点被夺走了……其中的一个联系就此断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