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丰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都市神级强者 > 章节目录 第一千三百一十章 孔大人
    所以津木望在看到近谷悠马突然出现在这里,显得十分惊讶。

    “近谷大人”津木望主动上前行礼。

    怎知对方目光阴冷地瞪了津木望一眼,随后与津木望擦肩而过,脚底速度并未放缓。

    津木望愕然,完全不明白发生了什么。

    为何津木望会用那种眼神看自己,给津木望的感觉,近谷悠马就像在看待死人一般。

    而下一刻,津木望终于明白了其中缘由。

    只见近谷悠马径直走到了孔晨面前,在所有人惊骇的目光之中,低下头去。

    “孔大人,月鬼大人请您移步过去一趟。”近谷悠马低声说道。

    更加让人惊异的是孔晨接下来的回答,“让他自己滚过来!”

    听到这句话,津木望只觉自己的思维一时半会儿转不过来。

    首先是近谷悠马对孔晨的称呼:孔大人?

    这是什么意思?

    近谷悠马是月鬼神祇的人,能让他称之为大人的,也只有月鬼神祇的高层才有资格。

    而近谷悠马口中的月鬼大人,如果津木望没猜的话,近谷悠马说的正是当前月鬼神祇的首领,月鬼大人。

    月鬼大人请孔晨移步过去一趟,二者之间的关系,绝对不简单。

    最让津木望惊恐的是,孔晨居然说出了让月鬼大人自己滚过来的这句话,这是如何大逆不道之事!

    可孔晨话音刚落,大厅之中,却凭空出现了几个黑袍身影。

    为首的那名男子面戴一个白色哭鬼面具。

    近谷悠马连忙对其行礼,“月鬼大人!”

    津木望见状,赶紧躬身行礼,“津木望见过月鬼大人!”

    大厅之中的其他人这才反应过来,诸如石垣拓哉之流,纷纷躬身行礼,“见过月鬼大人!”

    此时此刻,大厅之中,除了孔晨一行人,理查兹几人,都已低着头,面相惶恐。

    噗通

    这是什么声音?

    这是双膝与地面相碰,发出的清脆响声。

    简单的说,这就是下跪的声音。

    是谁在下跪?

    本着好奇心驱使,津木望众人下意识微微抬头。

    在看到面前一幕,他们只觉自己整个世界观都要崩塌了。

    下跪的人,竟然是月鬼大人!

    而月鬼大人跪拜的人,竟然是孔晨!

    这不是做梦吧?

    这确定不是在开玩笑?

    月鬼大人是何等的高贵!

    月鬼大人是何等的神秘!

    月鬼大人是何等的伟大!

    但此时此刻,他居然在对其他人下跪。

    众人只觉得这一切是那么的不真切,却又实实在在发生着。

    “孔大人,我”宇田僚身体微颤,以至于说话的声音都有些颤抖。

    宇田僚能坐上月鬼这个位置,全都是孔晨的功劳。

    人宇田僚能够当前力压群雄的实力,也是因为孔晨当初提点了他一下,让他在今后的修炼之中,进步神速。

    可以说,没有孔晨,就没有今天的月鬼大人,没有孔晨,就没有今天的宇田僚。

    由此,宇田僚对孔晨还是抱着万分崇敬的。

    却听孔晨冷漠说道,“宇田僚,坐上月鬼的位置,你倒是学能耐了。”

    “孔大人,请不要误会,我只是,我只是”宇田僚支支吾吾,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先前他请孔晨移步过去,并不是说在摆架子。

    而是他们月鬼神祇的人一向不便在普通场合露面,他身为月鬼大人,更是如此。

    所以想让请孔晨移步一下,怎知会将孔晨得罪。

    要是早知如此,他就直接过来了。

    “这里的事情,你看如何处理。”孔晨语气淡漠,面无表情,看不出他此时是何种心情,

    但宇田僚能够感觉到,孔晨此时应该是相当生气。

    “孔大人,此事是我们处理不当,我一定会给孔大人一个满意的答复。”

    “满意的答复?”孔晨看了石垣拓哉一眼,摇了摇头,“我现在已经对你们的人失去了信任。”

    面具下,宇田僚大汗淋漓,其他人也许不知道,但他可是深知面前这位大人的恐怖,就算他们月鬼神祇所有人加起来,都不是对方的对手。

    更何况他也不是那种忘恩负义之人,孔晨给了他今日的成就,他早就想找机会报答孔晨了。

    而后,只见宇田僚再次对孔晨行了一礼。

    “来人,把米国的这些人,全都关押起来!听候发落。”

    宇田僚话音刚落,却见理查兹几人身后,凭空出现了几个身穿黑袍戴着面具的男子,将他们控制起来。

    理查兹见状,吓得魂飞魄散,“津木先生救命,津木先生,快救救我们!”

    津木望闻言,咬了咬牙,颤颤巍巍走到宇田僚面前,“月鬼大人,理查兹他们都是我们日国的友人,这么做,可能会有伤国际和气,津木望恳请月鬼大人放过他们。”

    却见津木望转身就是一巴掌。

    啪!!

    这一巴掌,将津木望扇得不知东西南北,高唱爱的魔力转圈圈,随后哀嚎倒地。

    “我还没找你算账,你却蹭鼻子上脸了,什么国际友人,谁敢不服,让他来找我!”宇田僚指着津木望,怒不可遏吼道。

    津木望趴在地上,只觉心里万般委屈,嘴巴一瘪,开始哽咽起来。

    他只是担心引起国际纠纷,又不是因为自身利益去求的情,但还是挨了一顿揍。

    津木望真想大呼冤枉,七月飞雪!

    “以后你这个月鬼部部长,也不必再做了,滚回你的老家吃屎吧!”

    宇田僚一句话,就相当于判了津木望死刑。

    他们月鬼部有个规矩,就是一旦被解雇,就永不会再录用,而是像是他这种因为犯事被强制性解雇的,还会遭受万人唾弃。

    宇田僚让他滚回老家吃屎,言外之意,他是再也没法出他老家那个小圈子,再也无法出人头地。

    这对于爱慕虚荣的津木望来说,无疑是比杀了他还要痛苦。

    理查兹、希拉几人看到这里,不由自主地缩了缩脖子。

    他们原本还想让津木望救救他们,但现在才发现,津木望也是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

    而后,宇田僚突然转身,瞪向石垣拓哉。石垣拓哉虽然无法看清宇田僚面容,但从他的眼睛就可以感受到,那万千怒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