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Too many connections in D:\wwwroot\www.lufeng.gd.cn\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4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D:\wwwroot\www.lufeng.gd.cn\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47
正文 鬼也不放过_女鬼易养,男配倾城_陆丰小说网
陆丰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女鬼易养,男配倾城 > 正文 鬼也不放过

正文 鬼也不放过

 热门推荐:
    秦述走后。容琚很有深意的环视了房间一圈,未了,出了去,太子遇刺,他怎么可能不出去。

    这个世界真的是玄幻了,她苏青稞本身就是一个邪乎的存在,没想道居然大到楠竹,小到婢女,都能感应到她的存在,这还让不让鬼活了!

    苏青稞猜得没错,扮成刺客得人意被抓住便咬破了齿逢间得毒药自杀了,或许每一个作者都是偏心儿子和干儿子的,都把最好的留给了儿子和干儿子,而不相干的人,就是用来给楠竹女主虐的,间锐得长相和性格都是注定成未炮灰级的人物,长得不差,可一和他得皇弟还有容琚比起来,简直就是云泥之别。

    容锐本就是个残暴的人,自己遇刺,肯定是要迁怒他人,正下令把自己的近身侍卫拉进大牢中大刑伺候,容琚就进来了,太子,万万不可。

    秦恪阴郁的看向容琚,他并不否人容琚的才华,但仅此,若要干预他的事,想都别想,眯着眼危险的注视着一派从容的容琚,容琚,怎么?你也想干预本宫的事?

    容琚轻笑一声,道太子何不听一下容琚的话。

    那一个表情,说不出的诚恳。

    秦恪虽然残暴,也不至于事完全不讲道理的,点了点头示意容琚解释他的用意。

    太子,此次行刺您伤得重不重?

    秦恪皱眉,眼里蕴含了怒火,废话,若本宫伤得重,启还会坐在这里!

    那么殿下觉得刺客的武功如何?

    秦恪微微一闪,回答自是高深莫测。

    既然是高深莫测,那为何只是伤了陛下的一条手臂容琚后面的话,其实已经不言而喻了。

    你是说有人故意这样做,其目的不是为刺杀本宫,而是要离本宫和下属,削弱本宫的势力?

    秦恪这个炮灰不敌楠竹男配聪明,但好歹是在勾心斗角的西祁皇宫长大的,当然也笨不到哪去,早在容琚问他刺客武功高不高,就已经想出了一丝的头绪。

    容琚颔首,不得不说,他有把人引向歧途得本事。

    那你说谁最有可能?

    就算是突发情况,有利还是无利的,容琚都有办法变为最有利的,殿下你想想,你的势力意削弱,对谁最有好处?

    秦璋。秦恪几乎是脱口而出,秦璋,同父异母的小弟,现今十岁,表面是个天真的孩子,私地下他比谁都清楚秦璋的本性,秦璋和他是同类人,他在秦璋这个年纪的时候就懂得了怎么去陷害前太子,他秦璋人小,心倒是不小,竟敢与他碰上!

    秦述这个人,秦恪连想都没有想,毕竟秦述十最不受父王宠爱的,即便他真的是遭受了什么不测,那王位还轮不到他,还有父王最宠爱的秦璋,西祁长幼有序可不是那么的严明。

    秦述在秦恪的眼里,就是一个成不了气候的废物。

    恰恰是他眼里的废物,在不久后能让他求生欲死。

    容琚眼中的算计微不可察,谁会想到温润如玉的西祁第一公子竟是个间谍!

    秦恪谁说没有把近身的四个武功极厉害的侍卫扣进大牢,却还是免不了一顿仗打,饶是如此,四个侍卫对容琚多了份敬重,若不是容琚,他们这几个只要进了秦恪的大牢,就决活不过三天,做微秦恪的下属,对秦恪变态折磨人的方法再也清楚不过。

    其实这几个侍卫也是及其的无辜,秦恪是个好色之人,寻得了几个出众的美人,便谴开了侍卫,在温池中玩四劈虾米的,一玩,结果一放松之下,刺客就来了。

    容琚的几句话,效果其实满大的,让秦恪和秦璋两人相斗,两虎相斗,必有一死一伤,到时西祁王又是那么一蹬双腿,朝中大臣肯定偏向势力大的一方,对秦述也是极有利

    在以后容琚也收得了四个武功极高且极忠心的下属,这是后话。

    要是苏青稞也瞧见了这一幕,把不得立刻扑入容琚的怀中,腹黑美男神马的她最喜欢了

    容琚回了房中,未点烛火,就坐在了那桌柜前,拉出了抽屉,把装着玉坠的锦盒拿了出来,开了锦盒,一枚精巧的玉坠就放在其中。

    苏青稞默默的留了两行泪,终于把她记起来了但她一点也不想让他在这个时候想起来!像容琚这样的人也信鬼神之说,这绝壁的不科学!

    可,他嘴角含笑时怎么回事?明明她才是鬼,为毛她有种胆寒的错觉?

    第二天,苏青稞明白了种胆寒的感觉是从那来了!

    这容琚居然拿玉坠来耍猫?尼玛,竟还是一只黑猫!我靠,你以为你在玩黑猫警长!

    在以前的时候,苏青稞也是养过猫,可素!这个时候她已经不是人了!她一见到黑猫就浑身发抖!难怪鬼片里面斗喜欢用黑猫来避邪现在不是回忆的时候!谁来把这猫给领走。

    它一直盯着她看,这是要闹哪样!她飘到哪,哪琥珀色的眼睛就转到哪,好像随时都有可能挣脱容琚的怀,扑上她。

    我告诉你,我可不怕你!苏青稞距离着玉坠的两米边缘,正对着黑猫的对面,瞪着大眼,一脸的凶相。

    可是那一直在发抖的灵体,出卖了她害怕的情绪。

    喵喵

    仅几声猫叫,吓得苏青稞拼命的往后退,我退,我退退退,tat奈何位置始终没变过。

    乖。容琚带笑捋着黑猫的毛发。

    一个如玉的男子怀中抱着一只黑猫,左手拿着一块精致的玉坠,站在房中央,怎么看都像是闲情逸致的在斗小猫玩玩你妹!

    这是在玩鬼好不好!

    黑猫显然对拿玉坠没有什么兴趣,而是大有兴趣的往而是某个方向注视,容琚顺着往去,笑意更浓。

    与美男对视,苏青稞是很乐意的,但前提是她不是鬼,也不是在这么诡异的气氛下。

    容琚朝着黑猫看去的方向露出了一抹笑,那一笑足以让万物失色,苏青稞也看傻了,以至于没有注意到他手上的动作,等反应过来的时候,那黑猫已经像她扑来了,喵!

    妈丫!苏青稞一闪,惊魂的躲过了黑猫的扑击,你别别追我呀!

    黑猫围着容琚和苏青稞玩起了转圈圈

    多圈下来,容琚执起玉坠,平于视线,眼中闪过一抹了然,把玉坠收回了怀中,从桌案上取了一尾小鱼,小猫,来。

    黑猫似听懂了人话,屁颠屁颠的向着容琚手中的鱼跑去。

    喵。黑猫满足的叼着小鱼,视线还是停留在松了一口气的苏青稞身上,大有再战的意思。

    苏青稞已经欲哭无泪了,尼玛,什么来无踪去无影,全特么是骗鬼的!

    吃完再继续,好不好?容琚在问黑猫,可视线却是和那黑猫一样。

    苏青稞瞪大了眼睛,还继续!我察,再继续她就要灰飞烟灭了!他是在摆明逼她现身,泪中她也想现身好不!

    容琚是站在房的中央,离那平时做为临时书桌的桌子也近,迫不得已,苏青稞飘到了书桌前,对着那宣纸使劲的吹,顿是那被压的宣纸被吹得丝丝做响,她玩不过,她认输行不?

    她终于明白了鬼的阴风是做啥子的了,做保命用的!

    容琚很满意自己造成的结果,唤了一声淸虹,小丫鬟进来后就让把黑猫带下去,少了黑猫,苏青稞直接瘫痪在地上。

    听说黑狗血能避邪,就是不知真假。容琚淡定的拉开椅子,坐下,唇边噙着笑,像是在自言自语。

    还来!容琚你这个你这个死变态,居然连鬼都不放过!

    为了保鬼命,某鬼不得不妥协,又是使劲的吹起那宣纸

    一阵阴风吹过,如玉男子面前的宣纸在封闭的室内诡异的浮动。</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