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Too many connections in D:\wwwroot\www.lufeng.gd.cn\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4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D:\wwwroot\www.lufeng.gd.cn\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47
正文 第一百四十二章 他忘不了初恋_溺宠绝品医妃_陆丰小说网
陆丰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溺宠绝品医妃 > 正文 第一百四十二章 他忘不了初恋

正文 第一百四十二章 他忘不了初恋

 热门推荐:
    萧聿没有直接回答,而是道:那她和芸香为何要同时分散你我的注意?

    踏封一怔,明白了,苏染蓁这根本就是打着多重心思,一方面,苏染蓁害怕红鸢去送信被他们发现,所以让芸香去找踏封,而她自己则来找萧聿,但苏染蓁仍然不放心,所以让红鸢送了两封,一封用飞鸽传信,一封由人送去,而那两封信中,多半只有一封是真的。

    不得不说,苏染蓁这注意打得很是巧妙而聪明。

    只可惜,在她现在防的是萧聿,即便她再怎么考虑周到,一举一动还有她的心思,又怎么逃得过萧聿的眼睛?

    从苏染蓁那天晚上杀了宋将军,第一次见到他的那一刻,她就无时无刻不掌握在他的手中,只要萧聿有心想知道,她的任何一个举动,打着什么主意,他都可以知道得清清楚楚。

    可王爷为什么要让那信被送去,难道王爷就不担心踏封很是担忧的道。

    苏染蓁这个时候写信给太子,就算他不知道原因,也能猜到多半不是什么好事,而他最为担心的是会对王爷不利,这一次边关之行,本就是皇帝父子设的计,而萧聿则是将计就计,虽然萧聿从不做没把握的事情,但踏封作为下属,依旧无不担心会从苏染蓁这里出现意外。

    而就算那两封信不会威胁到萧聿,难道他就不想看看,苏染蓁给太子的信中,写的都是什么?

    用这么小心翼翼的方式送过去,想必里面的内容也不会无关紧要。

    萧聿却是勾了勾嘴角,并没有在笑,道:即便不去看她给太子送的信中写的是什么,只要这几日看着她的举动,本王也能知道想她做什么。

    踏封拧着眉,想要说什么,最终还是欲言又止。

    默了一会之后,踏封才又问道:那幽城那边,王爷打算怎么办?

    这一次蓝夏国练兵,以及对沧澜的偷袭,都不过是蓝夏国与沧澜皇帝萧云天合谋设的一场计划,目的便是为了达到共同的利益而合力除掉萧聿,让萧聿来支援边关,不过是让他来此送死罢了。

    但他们尽管再怎么高估萧聿,最终还是低估了他,边关的一举一动,以及蓝夏国近来的动态,萧聿心底比他们还要清楚,怎么会不明白其中猫腻?

    而这次太子萧景轩秘密先抵达幽城,一来是为了与蓝夏国表示诚意合作,更重要的一点却是想亲眼看到萧聿死去,以防发生意外。

    但对方大概怎么也不会料到,从这场阴谋一开始,萧聿就已经看穿了。

    萧聿的目光变得有些辽远,没有回答踏封的问题,而是吩咐道:让人密切关注太子还有他身边的人最近的行动。

    踏封知道萧聿了解太子的行动不仅仅是想要清楚对方的举动,还有是因为苏染蓁,眉上染上凝重,回道:属下会让那边的人注意。

    萧聿没有再说话,深远的目光望着前方,却仿佛看到了很远的地方以及很多东西。

    另一间房间里,苏染蓁一回房没多久,芸香就回来了。

    王妃,我刚才全从踏封统领那里帮你打听到了王爷的喜好!芸香兴奋的道,像是难得这么好心情。

    哦。苏染蓁虽然目的并不在此,但也不想表现的太淡漠,于是随口问道:踏封都和你说了些什么?

    芸香嘿嘿笑了一声,暧昧的看着苏染蓁,眼睛里十足的八卦趣味。

    苏染蓁显得淡定多了,其实以前她从来没想过要去了解萧聿喜好什么,但既然芸香打听到了,看着她兴奋的模样,苏染蓁的心中也不由升起了一丝好奇,她倒是想听听,萧聿那种变态的口味是不是比起常人来也比较特别?

    然而事实证明,萧聿的口味确实和她不一样

    芸香从踏封那里问来了萧聿平时喜欢吃什么,然而结果却是令人意外的,因为苏染蓁发现,先前几次和萧聿一起吃饭时点的菜,都并不在对方的喜好范围内。

    而且她发现萧聿这人还真没什么爱好!

    难道说,第一次,萧聿点的菜都是为了她?而昨天她点的那些菜,萧聿也什么都没说,就那么陪她吃了。

    难怪他每次都吃那么少,感情她喜欢吃的菜压根就不在他的喜好范围内!

    可萧聿为什么要这样?

    苏染蓁的心底微微泛起一股奇异的感觉萧聿这厮不会是有自虐倾向吧?

    这个想法一冒出,苏染蓁马上就否定了,与其说他有自虐倾向,不如说他有虐人倾向。

    她完全没看出萧聿那种人会自虐,也没觉得他会体贴的这么伟大。

    可他为什么要专门点她喜欢吃的菜,还和她一起吃,以及昨天的那碗鸽子汤,苏染蓁想起来就觉得怪怪的。

    芸香没注意到苏染蓁表情奇怪,又继续和她说着从踏封那里打听来的,基本上,说了都和没说似的。

    因为像萧聿那种凶残的人,估计唯一的爱好就是折磨人了,而踏封长年在萧聿身边,给他办的多半也是些凶残的事情,芸香问了这么久,踏封回答的基本也都是些废话!

    可芸香并不认为这一趟自己白问了,还笑眯眯的冲苏染蓁道:我还听说王爷向来不近女色,可唯独对王妃不同!

    苏染蓁翻个白眼,刚想说什么,脑中却忽然冒出一张美艳的脸,苏染蓁不知怎么,心底忽然不舒服了一下,语气淡然的回道:那可能是他忘不了初恋也不一定!

    啊?芸香一下子没听清楚。

    苏染蓁却不想再说了,正要转移话题,红鸢却在这时候回房了,瞧见芸香也在房间里,红鸢什么都没说,只是看了苏染蓁一眼,后者一看就明白红鸢这事情多半是干完了,而且应该也没出什么意外,心中也放了下来。

    从这里到幽城正常的速度是三天的时间,但如果快马加鞭飞鸽传书的话,消息一天就足够传递到了,只不过,和萧景轩那种人打交道并且相互利用,苏染蓁需要小心了再小心,所以在写信的时候,她趁着红鸢不注意,在信上做了点手脚。

    既然事情已经办好了,苏染蓁和红鸢都心照不宣的没当着芸香的面表现出什么意外,依旧该干嘛干嘛。

    下午,苏染蓁却是趁着红鸢不在的时候,问了芸香一句:你上午去问踏封的时候,有没有提到王爷为什么这两天都待在这里不走了,到底什么时候去幽城?

    萧聿在打的什么主意,她还不是很清楚,可她总觉得,幽城迟早是要去的,他和萧景轩之间的纷争,也迟早要解决。

    萧景轩恐怕是做好了十足的准备才来到这里,心中定然有着很大的把握除去萧聿,但萧聿比对方还精明,早就熟知了一切,这叔侄俩各怀鬼胎,恐怕这次的事情没这么简单,她必须尽早脱身,免得被牵扯其中无辜当了炮灰。

    芸香却是摇摇头,道:我光顾着问王爷喜欢什么,没想到这事。

    苏染蓁无奈,她就知道是这样。

    而且问题是,她也没从踏封那里问出萧聿真正喜欢什么,更没有问到其他什么有价值的东西,也就是纯粹的吸引走了踏封的注意力。

    芸香不知道苏染蓁心中所想,但她其实也有些好奇为什么呢这两天不走,问道:这事王爷没和您说吗?

    苏染蓁摇头,翻着白眼道:他那人爱装逼,喜欢吊人胃口,我越想知道,他就越不会告诉我。

    芸香思索了一会,才犹豫道:要不,我再去问问踏封吧?

    苏染蓁继续摇头,道:算了吧,反正也不是什么重要的事情。

    主要是,踏封和萧聿就是一伙的,萧聿都不说,踏封怎么可能会泄露机密,万一被对方看出什么端倪来,告诉了萧聿,恐怕到时候麻烦的还是她。

    她若是反复执着这个问题,还让芸香去问,踏封肯定会把这事告诉萧聿,而萧聿那种心思缜密细腻的人,肯定会往多方面想,万一被他知道了什么,只怕那叔侄俩之间的战斗还没开始,她就要先悲催了。

    见苏染蓁好像并不是很在意这事,芸香也就没再继续,不敢路,能够停下来住客栈,她当然乐得休息。

    而萧景轩那边,两封信都传得很快,当天晚上,萧景轩便拿到了信。

    一封信里面只有七个字:看此信者为傻逼!

    萧景轩先打开了这封,瞧见里面的内容时脸色黑了黑,虽然每个字都看得懂,但他不明白傻逼的意思,可既然里面有一个傻字,多半是骂人的,而且极有可能是骂他蠢的词。

    萧景轩气得脸都绿了,这信是红鸢传来的,可对方给他送封信竟是为了骂他,萧景轩怎么都觉得不可思议。

    难道她已经暴露了,这信其实是萧聿送过来挑衅他的?

    萧景轩心中冒着火,几乎想要用眼睛里的火焰将这封信一把烧了,可他又多看了几眼,发现这字迹与以往有些不同,既不是红鸢的,更不会是萧聿的字迹。

    这字看起来就像是不经常动笔的人写出来的,虽然字还算端正,但很是生涩,就好像初学写毛笔字的人所写出来的。

    萧景轩皱了皱眉,不知想到了什么,又打开了另一封信。

    l;kg</div>